•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血色剑芒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血色剑芒

    作品:《绝世武神

        “让我主动认输,你还真没有那种资格,至少,也要拿出一点实力来试试。www.lingdiankanshu.com”云飞扬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脚步一踏,轰隆之声传出,天地之势汇聚,无比的澎湃,他又一次,借天地之势,那笼罩在他身上的血色八卦图,都微微颤抖了下。

        “既然你不认输,我便送你一程。”禹墨冰冷说道,八卦图案上的血色越来越鲜艳,怒喝一声:“绞杀!”

        话音落下,如血的八卦图案疯狂的旋转了起来,黑白之间的血气冲天而起,绞杀云飞扬,这一次禹墨没有半点的留手,出手就要杀人,要杀了云飞扬,挽回他的面子。

        “天地有大势,任何手段,都不过势,势强,一切的攻击,都是虚妄,将会湮灭。”

        云飞扬冷喝一声,真元之气呼啸,脚步再度往前踏出。

        “轰隆!”地面上的战台滚滚而动,仿佛在颤抖,甚至,生出了裂缝痕迹,那股天地大势,是如此的澎湃,而云飞扬身上的势与气,冲天而起,真元化作气流,疯狂的旋转,要和天地大势融合。

        “玄武境七重巅峰境!”

        人群的瞳孔都是一颤,惊讶的看着云飞扬,隐藏了实力,云飞扬,竟然隐藏了实力,除了拥有那股可怕的天地大势之外,还拥有玄武境七重巅峰修为。

        “这家伙,修炼了什么手段,我们竟然都看不出他隐匿了修为。”林枫的嘴角噙着一丝笑容,云飞扬,和他一样,修炼了隐匿修为的手段。

        禹墨愣了下,随即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难怪云飞扬敢与他战,不怕被他所杀,原来,隐匿了修为。

        “玄武境七重,我照样要你死。”禹墨的脸色阴沉,武魂疯狂的释放,那黑白八卦图案是那么的刺眼妖异,他的瞳孔,也化作黑白的世界。

        “血色八卦,绞杀一切。”

        禹墨闭上眼眸,浑身上下,出现无数八卦图案,疯狂的朝着云飞扬降落,笼罩在云飞扬的身上,顷刻间,云飞扬浑身上下,被可怕的八卦图案漩涡所笼罩,身上的真元力量都被疯狂的绞碎。

        “轰、轰、轰隆!”

        大地疯狂的颤抖了起来,这一次,云飞扬的脚步连续不断的跨出去,没有半点的停止,无穷无尽的天地大势压迫到禹墨的身上,这股汇聚的天地大势仿佛要将禹墨都压垮来,太过沉重。

        “你还不死。”禹墨的眼眸一颤,那双灰白世界的八卦眼,盯着那些八卦图案,图案也随着他的眼眸疯狂的逆旋了起来,扑灭云飞扬的抵挡,要将他身体绞杀死亡。

        “嗯?”林枫眉头一皱,这一次,禹墨动用全部实力,要杀云飞扬,云飞扬似乎有危险了。

        “轰、轰!”

        恐怖的脚步声连续不断的传出,云飞扬踏出的步伐终于到达了禹墨的身前,一股可怕的天地大势汇聚到顶峰,全部朝着禹墨压下,仿佛要将禹墨的身体都压垮。

        “杀!”

        “杀!”

        两人的嘴中一人吐出一道恐怖的喝声,杀意如此的凌厉。

        “轰!”可怕的天地大势携带者一往无前的力量落在了禹墨的身上,即便禹墨比云飞扬要强,但依旧被震飞了出去,嘴角吐出一口鲜血,受伤了,那汇聚云飞扬全部力量的势气将他震伤。

        人群的眼眸都是一僵,显然没有预料到云飞扬能做到这一步。

        “我要你死!”禹墨状若疯狂,双手伸出,无论是他身上还是云飞扬身上的八卦图案再度一起咆哮,云飞扬的身体依旧被八卦图案围剿,已经支撑不住了。

        “我认输。”身形飞速的闪烁退避开来,云飞扬开口道,伤了禹墨再认输,对他而言已经够了。

        “认输我也要杀你,你今日必死。”

        禹墨一脸阴沉的说道,嘴角的鲜血刺激着他的凶性,恐怖的八卦图将云飞扬身上的真元力量吞噬,在虚空当中依旧一道道血色八卦朝着云飞扬笼罩过去。

        认输,也要杀?

        人群的眼眸一颤,这禹墨,真的被云飞扬激怒了,疯狂了,第一场被君莫惜击败,第二场被排名最末的云飞扬击伤,这才一共进行两场战斗。

        于是,禹墨甚至忘记了战斗的规矩。

        “杀、杀、杀!”恐怖的凄厉啸声从禹墨的嘴中吐出,杀,一定要杀云飞扬。

        云飞扬的脸色变了,禹墨真的疯了,他认输竟然还要杀。

        一股旋风在战台上席卷而过,让人群的眼眸突然一凝,血色的光华乍现,人群疯狂看到了一抹如血的残阳在战斗的舞台上绽放。

        “嗯?”

        人群的眼眸一愣,盯着那如血的光华,不对,那似乎,是一道身影。

        “嗤!”

        一道轻微的声响传出,声音不大,残阳如血,一道血色的光华薄如翼,是那么的璀璨锋利,划过虚空,朝着禹墨斩去。

        “滚开。”禹墨怒喝一声,可怕的掌力轰杀出去,然而却只听到一声嗤嗤的声响传出,单薄的血色光华只有无尽的锋利,仿佛将掌力都斩断,顷刻间,禹墨手臂上的衣袖全部碎裂掉,他的手上,一抹鲜血飞洒而出。

        “啊……”禹墨只感觉手臂传来一阵剧痛,恐怖的力量顿时全部朝着身前的血色身影席卷出去,同时他的身体也朝着后面后退。

        “斩!”又是一道血色的光华在虚空中绽放,是那么的妖异,禹墨绽放的恐怖力量仿佛被这妖异的血光直接斩成两段,失去了原有的威力,朝着两旁散去。

        当血光落下,光华不在之时,人群终于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在战斗的舞台上,多出了一道身影,一席白衣,身形略显瘦削,似乎透着几分萧瑟之意,他的手中,如血的剑是那么的妖异、刺眼。

        “林枫!”

        人群的眼眸一颤,竟是林枫出手了,那如血的妖异之剑,好可怕。

        只见此时那后退的禹墨,手臂的衣衫碎裂,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在那里,有一道血之痕迹,受伤了,他被林枫的一剑所伤。

        “好厉害。”人群的眼眸都盯着林枫和禹墨,许多人甚至都站了起来,他们都好奇,林枫的实力若是全部绽放,会有多强,难道他还能战胜玄武境八重巅峰的禹墨不成?

        禹墨的眼眸冰寒刺骨,死死的盯着林枫,又受伤了,他竟然又一次受伤,刚才被云飞扬伤,此刻又被林枫伤,他眼中的蝼蚁,曾经在堕天魔域就差点被他杀了的蝼蚁,如今手持血色长剑,一剑将他的手臂划破。

        “无耻的蝼蚁,竟出手偷袭。”禹墨冰寒的吐出一道声音,将偷袭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似乎是在为自己挽回些颜面。

        “我不是正面对你攻击的?”林枫淡淡的吐出一道声音,手持着如血的剑,淡漠的道:“别忘了,是你违背规则在先。”

        说罢,林枫转过身,走到云飞扬的身边,因为刚才林枫出手,禹墨无暇顾及云飞扬这边,血色的八卦图案已经消失,云飞扬恢复如常。

        “没事吧?”林枫问道。

        “没事,他比我伤的重。”云飞扬嘴角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他不会太执着于输赢,他更看重,是唯心、随性而为,突破自我,他以为,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输赢若是已经注定了,你太过执着,只会影响自身,只要你做到突破自己,做到最好的自己,就够了,就如他刚才击伤禹墨一样,他认为,这就已经够了。

        “既然我伤的比你重,还敢继续吗?”禹墨冰冷的吐出一道声音,盯着云飞扬。

        “不用激我,我认输便是认输。”云飞扬平静的说道,浑然不在乎。

        “继续?”林枫的目光缓缓的抬起来,看着虚空中的雪无常,道:“前辈,他们已经是第二轮的最后一战,接下来又是轮到我战,不知,我能否挑选他,与我一战!”

        林枫的手指指向禹墨,让人群的目光猛的一颤,林枫,这第三轮的第一战,他要战禹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