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杀闻人岩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杀闻人岩

    作品:《绝世武神

        寂静、王府空间,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www.lingdiankanshu.com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林枫,那轻狂的身影,目空一切的声音,依旧在他们的耳膜中不断的回荡着。

        果然,林枫如传言中那样,目中无人,无视一切。

        看台上的人群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林枫,这是在挑衅他们,侮辱他们。

        但是却没有人敢回应,生死战,谁敢战。

        早在将近一年前,据说林枫的实力就已经达到灵武境七重八重,轻狂无边,到如今,看林枫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吓退,一股气势,就可以将闻人岩吓倒,此子,很可怕,他们都不敢去和林枫一战。

        因为林枫当初就敢杀段寒,当着天狼王的面杀的,既然如此,林枫,也就敢杀他们。

        他们能做的,只有以势、去压制林枫。

        “林枫,你可知道,你是在和哪些人说话。”段烈神色冰寒,显然没有想到林枫敢如此嚣张。

        “不用你教我,我说了,不服,可以来战,或者,一起上也行。”林枫冷漠的吐出一道话音,让段烈的心中的冷意滔天。

        没有人,能够吓到林枫,这里,无人能压制住他,似乎只有任他猖狂。

        这看起来,似乎有猩笑。

        他段烈,是皇室之人。

        这里,有雪月圣院的天才弟子、有地位尊贵的豪门贵族、还有恐怖的月家和禹家子弟,如此恐怖的一股势力,本该无人敢招惹。

        但却偏偏遇到了林枫,这个轻狂无比的青年,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林枫,谁都不怕,敢藐视所有人,但就是这么一个疯子,实力却比这看台上的优秀青年都要强,而且,还被二皇子殿下看重,让他们不知该如何。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段烈阴沉着脸,对着林枫问道。

        “我想干什么?”林枫笑了,看向闻人岩,道:“闻人岩,昔日,你高高在上,就因为一句话,就要灭我,杀我兄弟,狂妄无比;后来,在生死战台之上,你这被云海宗视为天才的弟子,置我于死地,可惜,却被默默无名的我所击败,然后叛变宗门,无耻至极。”

        “然现在,你竟然还敢站在这里,夸夸其谈,自吹自己是云海宗第一天才,天赋品性无双,你已经没有了廉耻之心,如今我踏上这里,你说我林枫,想要干什么?”

        林枫的话音吐出,让闻人岩的心头一颤,看着林枫眼中的杀意,他的心中泛起一丝丝冷意。

        林枫、想要杀他。

        没错,林枫,肯定是想杀他,当初他与林枫在云海宗,就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他要杀林枫,林枫也想要他的命。

        可以说,只要有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对方,闻人岩只是不敢去想,林枫竟敢在这种场合、杀段烈的女婿,杀他这雪月圣院的天才弟子。

        林枫,难道就不怕?

        闻人岩,他根本就不了解林枫,在林枫的字典中,根本就没有怕这一字。

        此时,站在看台之下的人群,如何会不明白事实如何,闻人岩,刚才被吹捧得天上地下都少有的闻人岩,他怕林枫,在林枫的面前,他连屁都不敢放。

        什么狗屁天才,云海宗最优秀的天才,天赋人品完美,这些都是狗屁,枉他们还以为闻人岩和林枫能够相提并论。

        因为刚才段烈对闻人岩的介绍以及闻人岩自己的出场都太绚了,让人群感觉他很厉害,是真正的天才。

        但当林枫踏上战台之后,两人对比一下,差距,就暴露得如此的彻底,在林枫的面前,闻人岩就显得太卑鄙了,现在他们只看得到林枫的无尽轻狂,以及闻人岩的卑微怯弱,所谓天赋最强的云海宗弟子,他却连直视林枫的勇气都没有。

        在林枫面前,闻人岩显得太渺小了。

        今日,是闻人岩的大婚之日,不过因为林枫的出现,这里,却成为了林枫的舞台,林枫,才是唯一的主角。

        目光转过,林枫的眼眸落在了段玉的身上,从他嘴中,冷漠的吐出一个字:“滚!”

        段玉脸色苍白,身体狠狠的抽搐了下,林枫看着她,要她滚……今天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一天之一,她本该被众星捧月,但林枫,在这里侮辱她的男人,她引以为傲的男人,指着她,骂她滚。

        偏偏,她的男人,却还只能沉默。

        段玉紧咬着嘴唇,苍白的脸色不断的闪烁,冷漠的道:“林枫,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让你滚。”林枫脚步一踏,杀意如潮水般轰出,化作呼啸的飓风,吹打在段玉的身上。

        “蹬、蹬、蹬……”

        段玉的脚步不断的后退着,这股杀意之下,她不得不退,仿佛不退,林枫就会杀了他。

        “林枫,你太猖狂了。”段烈怒喝一声,咆哮之音落下,他的脚步猛然一踏,虚空跨步,滔天的杀意将林枫的身体笼罩,忍无可忍。

        看着空中踏步而来的身影,林枫的嘴角浮现一道冷漠的笑容,一股无形的剑意,在空间中肆虐。

        脚步一跺地面,顿时他的身体直接拔起,飞向虚空,抬起右掌,手掌落下,光芒闪烁而出。

        剑,林枫,用手掌,释放出剑芒,璀璨的剑芒。

        “嗤、嗤……”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出,剑光破开一切,只是瞬间,段烈的嘴中发出一声惨叫,身体止住前行,疯狂的后退,双手紧捂着一条手臂,在那里,一道深深的血痕正不断有着鲜血渗出。

        林枫凌空随意的一剑,就差点斩了段烈的手臂,甚至差点要了他的命。

        “好强!”

        人群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下,林枫的实力,太强了,他的轻狂与凌天之傲意,是因为天赋,因为他的强大。

        段烈,竟然经受不起林枫的一击,刚才若不是段烈闪避即使,恐怕就已经命丧当场。

        “下次,定斩不饶。”林枫冷漠的吐出一道话音,身体降落,让人群心头又是一颤,定斩不饶,刚才,原来是林枫他故意留手,而不是段烈闪避得及时。

        林枫,说动手就动手,他是真敢杀,一时间,没有人敢再站出来,除非玄武境的强者在这里,否则,谁能震慑住林枫。

        可惜,段烈虽也是王爷,皇室血脉,但却已经偏属旁系,实力不如段天狼、地位也不如段天狼,他这王府虽然在外城中势力庞大,但玄武境的强者,却一个都拿不出来。

        若是有玄武境的强者,也不会跟着他段烈,而是会跟着其它更厉害的皇室王爷。

        堂堂王府,竟只能看着一个青年无比猖狂,可笑至极,但却真正的发生在了眼前。

        林枫没有去理会人群心中的想法,看着闻人岩,他的身上吞吐着杀意,冷漠的道:“今日,我代表云海宗,诛杀叛逆之徒,闻人岩。”

        “闻人岩,今日必死。”

        林枫的话音落下,人群目光一颤,林枫,要诛杀闻人岩。

        闻人岩,必死!

        闻人岩脸上的肌肉抽搐着,随即冰冷的笑道:“代表云海宗诛杀叛逆,可笑,你有什么资格,代表云海宗!”

        “我有什么资格?”林枫笑了,他的手掌举起,在他的食指之上,一枚石戒,是那般的耀眼。

        看到那没石戒,闻人岩的心,又是一颤。

        “南宫宗主离开之时,将掌门石戒托付于我,我林枫,早已经是云海宗的新任宗主,即便如今云海宗凋零,但即便只剩下我林枫一人,云海宗,依旧在,云海宗的宗主,依旧在,便是我,林枫。”

        声音缓缓的从林枫的嘴中吐出,林枫看着闻人岩道:“闻人岩,你说我林枫,有没有资格诛杀你这叛逆,叛师尊、弃宗门的不义之徒。”

        人群目光一阵呆滞,林枫,竟然还是云海宗的宗主。

        可笑,段烈和闻人岩,竟然还都说闻人岩是内定的宗主,林枫,才是真正被宗主看重,定位宗主的人,直到今日,才公诸于众。

        云海宗,还没有灭,因为,宗主还在。

        难怪林枫对段天狼仇深似海了。

        “难怪……”闻人岩的心也颤抖了下,难怪宗门上下全部保林枫一人,原来如此,他们将林枫视为希望,他们将宗主之位都传给了林枫。

        他闻人岩,算什么宗门天才,可笑至极。

        “好了,废话,说的够多了,现在,我林枫以云海宗宗主之名,诛杀叛逆。”

        林枫冷漠的吐出一道话音,杀意无比的凌厉,举起手来,林枫的身上,透着无穷无尽的杀意。

        “你敢?”

        “住手!”

        段烈和段玉同时喊出声来,所有人眼眸都凝固住。

        但心头最震撼的无疑是闻人岩,林枫、真的要杀他了,没有人敢挡、也没有人为他挡。

        感受到那冰寒彻骨的杀意,他的心一阵寒冷,身体颤抖着。

        “杀!”

        滔天的杀意在空中绽放,没有人可以动摇林枫的决心,没有人能阻止林枫诛杀闻人岩。

        恐怖的剑之光束从天空斩下,璀璨、耀眼,让人不敢正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怔怔的看着这柄剑,这由虚无中出现、斩向闻人岩的剑。

        剑影落,空间却依旧寂静无声,无比沉默。

        闻人岩的额头往下、经过眉心、鼻孔,渐渐的,一道血痕,从上到下,不断的蔓延。

        闻人岩的双眸睁得大大的,却再也没有了神采,随即,他的身体,缓缓的往后面倒了下去。

        死,闻人岩,被林枫,当场斩杀!

        一切,恍若梦幻。

        闻人岩与段玉大婚,段烈弄得轰轰烈烈,引外城之人前来膜拜参观,但人群见证到的,却并非是盛世婚礼,而是他女婿,闻人岩的死亡。

        人群见证的是,林枫的绝世轻狂,无人能挡!

        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闻人岩和段玉大婚的日子,林枫,杀了闻人岩,打了段烈一家的脸,打了看台上所有人群的脸!

        ps:郁闷啊,回来后买了个手机和电脑七弄八弄的,又接到大学关系比较好的辅导员电话要结婚,靠,本来还想好好更新一下的,今天困死,两更了,非常抱歉,本来是打算三更的,我明天起个大早更新,争取参加婚礼前后多更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