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两百四十三章 铁血情
  • 正文 第两百四十三章 铁血情

    作品:《绝世武神

        皇城之中,有一片极其宽阔之地,由青石板铺成。www.lingdiankanshu.com

        这宽阔之地,位居皇城繁华地带,人流量非常之大。

        这片极其宽敞之地的正中,有一处血色阶梯搭建而成的高台,这血色阶梯不知道由什么铸成,怵目惊心。而上面的高台,则是白色,苍白如雪。

        在高台之上,还有一根钢铁铸成的铁索缠绕在一通天石柱之上,这石柱的顶端,是一十字架,十字架的两端都有着一团火焰在燃烧着,而且还有两柄弯曲的利刃钩在那里,怵目惊心,仿佛是用来钩人之手臂。

        这高台,被称为斩将台,凡是在雪月身份显赫之人,若是触怒了龙颜,惹怒了君王,便于此,当中斩杀,以示天下。

        杀完之后,尸体用锁链捆绑,然后悬挂于那石柱的十字架上,双手勾住,尸体暴晒于此,以儆效尤,让天下人畏惧,不得再犯相同之罪。

        此刻,这斩将台的周围,便围满了人群,人山人海、浩浩荡荡。

        至于斩将台的周边,则是雪月的军团围于此,任何人不得靠近。

        “真没有想到,堂堂神箭将军,威名赫赫,声震雪月,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人群中有人叹息,看着那雪白的高台上的身影,赫然正是神箭将军,柳沧澜、此刻的柳沧澜浑身被束缚着,是罪人,要被问斩,但他的头颅,却高昂在那,眼眸不卑不亢。

        他柳沧澜,无罪、无悔。

        人群的前面,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高台上的柳沧澜,目光赤红,泪光闪烁。

        “父亲,你为雪月误了自己的大好年华,将生命都奉献给了雪月,但他们,就是这样回报你的。”

        这漂亮的女人,赫然正是柳菲,与当初在云海宗相比,她的身上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不过此刻,却伤心绝望,孤独无助。

        “菲菲,记住你父亲的话,好好的活着,活着,才有希望复仇。”

        在柳菲的身边,一中年目光平静,但他心中,也同样的恨,尤其是看到在执法之人段天狼,他更是恨不得食其骨肉,饮其鲜血。

        所有的一切,都是段天狼一手制造的,包括几十万将士的死,但他将责任,全部推卸在了柳沧澜身上,包括公主在他营中被擒,竟然也成了柳沧澜的罪,这是何其苦笑,然而现实,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可笑、如此的戏剧。

        “嗯。”

        柳菲重重的点了点头,此仇必报,段天狼不死,她柳菲誓不为人。

        “你父亲一直相信林枫不会有事,将你托付给他,今日之后你就去找他,即便是去摩越。”

        那中年再度开口道,柳菲沉默,林枫,他现在在哪?

        不知道为何,此刻的柳菲,心中竟然很想念、以前没有过的想念。

        女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自己最在乎的人,柳菲,此刻是真的无助,父亲就在面前,要被问斩,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父亲被杀。

        段天狼看了一眼天色,脸上带着一抹灿烂的笑容,这么些年,柳沧澜一直是他的对手,今日,这心腹大患,终于可以铲除了,名正言顺的斩杀,他段天狼,如何能不开心。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

        段天狼淡漠的说了一声,顿时,柳沧澜身上的铁索动了起来,他的身体,直接被铁索勒紧,然后直接悬于空中,四肢,全部被铁索锁住,而那四条铁索,由四位强者拉住。

        柳沧澜没有反抗,任由身体悬空,目光看向天际,眼眸很平静,只恨今生,无法再回头。

        “弓箭手!”

        段天狼又淡漠的说了一声,血色的阶梯之下,许多将士弓箭张开,全部对准了柳沧澜,这八十一张弓箭齐发,柳沧澜断然没有幸免之理。

        肃杀之气,在空中弥漫,一代神箭柳沧澜,就这样死在最擅长的箭矢之下?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吧。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感觉地面微有丝丝颤动,而且越来越强烈,这让他们目光微凝。

        “轰隆隆、轰隆隆……”

        震颤的烈马奔腾之声传出,地面震颤得越来越强烈了,段天狼的目光微微眯起,朝着远处眺望而去,只见远方,身穿铠甲的铁骑奔腾而来,如一阵狂风般,无比的迅猛,而且冲在最前端的那些人,赫然正是赤血铁骑。

        “怎么回事?”

        段天狼目光一凝,赤血铁骑怎么出现了,他们被阻挡在皇城之外,不可能进得了城的。

        “是赤血铁骑,他们进来了。”

        “嗯,鸠叔叔,是赤血铁骑,你的军团。”

        柳菲脸上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鸠赤血扔下赤血军团,由任轻狂带领,而他自己独自踏入了皇城,在他看来,赤血铁骑不应该出现在皇城中才对。

        就在这时,鸠赤血的眼眸落在了一道身影之上,一年轻俊逸的身影。

        一缕笑意,在鸠赤血的眼眸中扩散。

        “菲菲,是林枫,这小子,还真没有什么做不到的,竟然带领赤血铁骑进入了皇城。”

        鸠赤血低声说道,林枫,布局烈火焚城,扭转乾坤,后来又一人独骑,去追杀敌人营救工作,竟然依旧活着回来了,他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

        柳菲的眼眸中也含着一丝泪水,林枫,来得太及时了,有赤血军团这股强大的力量在,一定能护他父亲不死。

        然而,他们似乎依旧低估了段天狼杀柳沧澜的决心。

        “林枫!”

        段天狼的眼眸当中闪过一道阴沉之色,随即喝道:“准备,射杀罪将柳沧澜!”

        “是!”

        一声大喝传出,一道道弓箭拉开,颤动的声响让柳菲和鸠赤血的面色剧变。

        “段天狼你敢?”鸠赤血怒喝一声,身体直接跨越而出,朝着人群奔去。

        “轰隆!”

        一道猛烈的拳头轰杀而出,那些射箭之人瞬间被鸠赤血抹杀几人。

        “放箭。”

        段天狼一声冷笑,弓箭呼啸而出,朝着柳沧澜射杀而去,这一刻,鸠赤血脸色惨白,他的身体,直接跨越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竟一步跨越到了柳沧澜的身前,将柳沧澜的身体丝丝抱住,身上澎湃的元气凶猛无比的释放,整个人身上被一层元气光芒所笼罩。

        “走开。”

        柳沧澜咆哮一声,脸色剧变,然后此刻的他浑身被束缚,而且修为也被禁锢,根本动都动不了,只能任由鸠赤血抱着。

        “鸠叔叔。”

        柳菲惊呼一声,随即嗤嗤的声响传出,一道道箭矢穿透那白色的元气,刺入鸠赤血的身体当中,不过却被鸠赤血的尸体死死的卡住,无法穿透他的身体射中柳沧澜。

        “兄弟!”

        柳沧澜仰天咆哮,脸上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在他的额头之上,竟出现了一扇门,漆黑之门,封印之门,不停的闪烁着,让他无法调动自己的力量。

        “一起去死。”

        段天狼冷喝一声,身体朝前跨出,然后却在此时,一股冰封之意境降临,让他感觉浑身冰凉无比。

        “冰心。”

        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段天狼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回过身,澎湃的真元之力调动,直接对着那袭击而来的无尽冰封之气轰出,瞬间他就感觉浑身冰凉,身体也急速的反弹飞退,再也顾不了柳沧澜。

        “杀!”

        又是一道怒喝之声传出,林枫手持长剑,一道璀璨的剑芒无比的耀眼,那些手握弓箭之人的头颅不断的飞向空中,林枫的身上,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而任轻狂,则是直接杀了那拉着铁索的四人。

        鸠赤血的嘴角中不断有鲜血流出,但他的脸上,却挂着坦然的笑容。

        “将军,我的命换你的命,值了,另外,我死后,赤血统领之位,就交给林枫吧。”

        “吼……”柳沧澜沙哑的怒吼着,眼眶湿润,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与鸠赤血,十几年兄弟情,虽然两人都不善言辞,但他们都将对方当做自己的兄弟、家人,无数次,他们浴血奋战,生死与共。

        然而此刻,鸠赤血,却要替他死。

        “将军,我还有一句要对你说。”鸠赤血身体微微前倾,艰难的靠在了柳沧澜的身上,嘴巴附在柳沧澜的耳边,低语了一声。

        鸠赤血的声音越来越低落,说完,他便又看着柳沧澜,这不苟言笑的统领,此刻他脸上,却始终噙着笑容。

        “将军,十几年了……我一直追随与你,从未喊过用其它称呼喊过将军,今日,请恕赤血有罪,喊一声:兄…弟!”

        兄弟二字,声震九霄,是鸠赤血吼出来的,用尽他最后的力量,吼声落下,他的目光就变得涣散、无神,随即,他的眼眸,缓缓的闭上,安静的躺在了柳沧澜的怀中。

        看着鸠赤血的眼眸闭上,柳沧澜仰头看天,两行热泪,不断的滑下。

        兄弟,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却真的能概括十几年的同生共死吗!

        这铁血男儿,就这么紧紧的躺在了他的怀里,再也不会醒来。

        ps:五更奉上,好晚了,希望有花的兄弟不要舍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