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置于死地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置于死地

    作品:《绝世武神

        “音波攻击。www.lingdiankanshu.com”

        林枫心神剧烈颤动,手中的剑,已经无法再无坚不摧,破灭一切。

        而且,这狂暴的声音,震得林枫手中的动作也微有了片刻的停顿,这融合了许多意境的必杀一击,如何能够容许这短暂的停滞。

        更何况,林枫面对的还是强大的黑魔,使用秘法到达灵武境七重的黑魔。

        “杀!”

        一道无比狂暴的声音传出,黑魔**的上身,魔纹疯狂的滚动,他的身体绽放出恐怖的毁灭之力。

        “轰!”

        空间猛然一颤,林枫的剑刺入了黑魔的肌肤,不过却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之痕迹,而他的身体,却被那股狂暴之意轰了出去。

        一声轻响,林枫的身体跌落在地上,鲜血从嘴中喷洒而出。

        空间又变得死寂了起来,败了,这一战,终究还是林枫败了吗?

        是林枫实力不如黑魔?显然不是,即便实力强大如黑魔,依旧被林枫那必杀的一剑差点杀死,若没有禹仇的那一声怒吼,恐怕此刻的黑魔,已经是个死人,正如林枫所说的那样,在黑魔怯弱犹豫,没有了一往无前的气势之时,就已经是败了。

        黑魔,不如林枫。

        但是,禹仇竟然擦手了,影响了这场挑战的结局,让一场无比精彩的挑战蒙上了不公的阴影,不过,禹家三爷,谁人敢说他。

        就如禹仇自己说的那样,得罪了他禹家,即便是天一学院,他都敢灭,别说是天一学院的弟子。

        跌倒在地的林枫眼眸缓缓的抬起,落在看台之上,看向禹仇,他的瞳孔,充满了无尽的冷漠和冰冷。

        “好不要脸!”

        林枫目光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机,然而他知道,在禹仇面前,他什么都不是,若是去杀禹仇,只不过自寻死路而已。

        强者为尊的世界就是如此的**,没有什么廉耻可言,我的实力强,我想如何就如何,谁敢说一句。

        梦情的身体一颤,回到了林枫身边,将林枫扶起,淡漠而美丽的眉宇间也带着丝丝冷漠之意,开口道:“你怎么样?”

        “没事。”林枫抹了下嘴角的血迹,那傲然的身躯又一次站了起来,脊梁,依旧挺得笔直。

        “好骄傲的青年。”

        人群看着林枫挺直的身影,心中竟浮现丝丝敬佩之意。

        林枫今日的表现,太让他们震撼了,以灵武境五重的修为,迫得天一学院十大弟子的黑魔动用全力,甚至依靠秘法融合黑莲,将实力提升到灵武境七重,而当梦情想要出手的时候,林枫还制止了,男儿,何惜一战,若败,宁死。

        随即,在所有人认为林枫必败的时候,他,突破了,燃烧的战意,让他的实力突破到灵武境六重,以绝强的姿态,刺出必杀的一击,虽然这一击最终无果,被禹仇所破坏,但林枫,用他的实力、用他的坚韧,引得了人群的尊重。

        即便战死,林枫的脊梁依旧能够傲然挺立。

        黑魔站在那,目光看着林枫,眼神复杂,此刻的他,眼眸中已经没有了那种傲然、不可一世。

        他当然清楚,这一战,实际上是他败了,如果刚才没有禹仇出手的话,林枫的剑,就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要了他性命。

        不过林枫却并没有看他,目光,只是盯着禹仇,仿佛他林枫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他黑魔,这让黑魔心中更是生出一丝自嘲。

        整片空间,都一阵沉寂,很压抑,让人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此时,一道轻笑之声将这沉寂的空间打破来,二皇子看着战台上的几人,开口道:“两位实力都很强,天赋异禀,任何一人战死都是天一学院的损失,也是我雪月的损失,龙院长,这一战,就到此为止吧。”

        段无涯他只是想阻止这场战斗继续下去,却并没有责怪禹仇的干涉,仿佛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是如此的古澜不惊,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龙鼎看了段无涯一眼,目光中微闪过一丝讶异之色,随即他又看了下禹家之人和聂家之人,心中若有所悟,点点头道:“好,这场战斗,到此为止吧。”

        聂家之人没有说什么,到此为止也好,毕竟黑魔胜得并非太光彩,若是乘林枫受伤击杀林枫,反而为人诟病,被人瞧不起,黑魔也抬不起头。

        “呵呵,既然是生死战,岂有中途结束的道理,天一学院的弟子,应该不会是懦夫才是。”

        禹仇又淡淡的说了一声,冷笑的看了龙鼎一眼,让人群目光微凝,禹仇,是想置林枫于死地。

        而且,他还故意说天一学院的弟子不应该是懦夫,想要堵住龙鼎的嘴,好毒辣的人。

        林枫得罪了他,他就百般刁难,非要林枫的命不可,即便是二皇子殿下的面子,他都不给。

        禹仇,禹家之人,果然就是狂。

        龙鼎盯着禹仇,想要说什么,不过他还未开口,就听一道淡漠的声音传出。

        “天一学院之人,当然不会是懦夫,你以为,和你禹家一样。”

        说话之人自然是林枫,只见他的目光依旧凝视着禹仇,声音冷漠,让人群暗叹,这家伙真是疯了,竟还敢得罪禹仇,难道不想活了。

        他们又何尝想过,禹仇,已经想要林枫的命了,无论林枫是否再得罪他,又有何干系。

        “将死之人,也敢狂言。”禹仇的眼睛微微眯起,一缕杀机从目光中绽放,刺向林枫:“我禹家,何时有过懦夫,你有什么资格提起。”

        “我没有资格提起?”林枫冷笑,脚步往前跨出一步,道:“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禹家,实力如何,禹家青年,又如何?”

        “我禹家势力震颤皇城,能够轻易灭了你天一学院,你说,我禹家的实力如何?”禹仇嘲讽的道:“至于我禹家青年,自然都是人中龙凤。”

        “人中龙凤?好不要脸,一群人渣,也该称人中龙凤。”

        林枫冷冷一笑,让禹仇眼眸眯得更加厉害,林枫却毫不在乎,指着禹仇身旁的两名青年道:“他们二人,年龄比我要大吧,我林枫,现在就约战他们两个,生死之战,你禹家的人中龙凤,可敢应战。”

        禹仇以及他身旁的两位青年目光都是一凝,死死的盯着林枫,这家伙,竟敢如此挑衅,偏偏,这两位青年的实力确实不如林枫,看到黑魔都差点被林枫所杀,他们,如何敢应战。

        禹仇也没有想到林枫会来这么一手,目光闪烁了下,随即冷笑道:“我禹家之人,岂是你可以随意挑战的。”

        “懦夫。”禹仇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枫便冷漠的说道:“不敢就不敢,何必要自欺欺人,装得冠冕堂皇;什么人中龙凤,不过是人渣而已,其中一人上次在囚斗场被我狂揍一顿,也不知道伤势好了没有,至于另外一个,也同样被我羞辱过了,自己废物没有资格找我报仇,于是就找了长辈,这样的人中龙凤,真是可笑至极。”

        林枫的话让人群微有些意外,原来林枫竟曾羞辱过两名禹家的青年,难怪禹仇要如此对付林枫了。

        只听林枫继续开口道:“不过我看到你这禹家的长辈,也能够推测到晚辈是些怎样的人,因此也就没有感到多意外,懦弱便也罢了,还厚颜无耻,脸都丢尽了,还在自以为是、洋洋自得,我倒是想要问一问,是否你们禹家的人,都是这么不要脸的?”

        林枫的话让人群都是心头暗颤,为他捏了把汗,而禹仇,则是盯着林枫,杀意,越来越浓。

        “一个如此懦弱且不要脸的家族,一出手偷袭却连承认都不敢、明明卑鄙无耻还洋洋自得的人,竟然还有脸坐在看台上,真不知道你的脸是不是涨在屁股上,太厚。”

        林枫似乎根本就不知道畏惧为何意,声音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