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九十章 悲壮(十六更求鲜花)
  • 正文 第九十章 悲壮(十六更求鲜花)

    作品:《绝世武神

        “林枫,他早就知道?”

        莫邪的身体僵硬在那,只觉浑身冰凉彻骨,刚才,林枫连躲闪都没有,显然是故意引诱他。www.lingdiankanshu.com

        可是,这影子从来都没有出现,林枫,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前辈。”

        莫邪对着那道影子喊了一声,却不敢动,他怕自己一动,那影子会下杀手。

        “宗门有你这种败类长老,是耻辱。”

        一道声音从虚无中传出,随即,碧绿的光华一闪而逝,快若闪电。

        不见人影,只见光芒。

        等到这光芒消散,影子的主人,终于出现。

        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仿佛要将整个人都藏在黑暗当中,此刻的他,手掌中握着一柄碧绿的匕首,而在匕首的尖端,正有着鲜红的血液不断的往下滴落。

        那鲜血,自然是莫邪的。

        此时的莫邪,依旧保持着刚才站立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的目光,睁得大大的,带着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仿佛是不相信,自己连动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抹杀。

        咽喉之中,到此时才有鲜血渗出,到此时,他的身体,才笔直的倒下。

        “没想到这一击,竟然会用在自己的宗门长老身上,真是可悲。”

        黑袍老者喃喃低语,声音中充满了落寞之意。

        “空老。”

        林枫对着这黑袍老者喊了一声,原来那处于虚无中的影子,正是守护在天堑崖的空老。

        “你怎么知道我在?”

        空老对着林枫点了点头,疑惑的问了一声,他拥有影子武魂,使用之时,只有影,没有人,而且,刚才他根本没有暴露,林枫竟然知道他在旁边,故意引诱莫邪。

        “感知。”

        林枫平静的回答道,在释放武魂的情况下,他不是用眼睛看世界,而是用脑袋、用心看世界。

        灰色的世界,全部清晰无比的印在他的脑海当中,仿佛他是这世界的主宰,周围的一切,都清清楚楚。

        空老,虽然只有一道影子,但依旧被他察觉到了。

        他立即明白,上次因他而出现过的影子强者,此时依旧保护在他的身边。

        空老目光闪烁,随即点了点头。

        “林枫,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年轻人,此次若你能活着离开,希望有朝一日,云海宗能重现世间。”

        空老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迟暮之感慨,他身为宗门守护者,云海宗,由他守护,但今日,却要被灭门。

        “若是我活着,将来,一定重建云海宗。”

        林枫重重的点头,这是他对老人的承诺,不过首先,他要能活着走出去。

        段天狼,非杀他不可。

        “斩。”

        上空,一道厉喝之声传来,鲜血飞洒,一名灰衣老者,将云海宗其中一位长老斩杀。

        “空明,我等你很久了。”

        这人脚步一跨,从空中降落,来到空老的面前,战意燃烧。

        空老没有任何话语,身体微颤,化作流光,随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唯有一道影子,依旧印在地面之上。

        而此时,在虚空当中,一道人影目光嗜血,紧紧的盯着地面上莫邪的尸体,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云海宗,我莫沧澜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你们却害死了我唯一的儿子。”

        莫沧澜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疯狂的神色,目光一转,降落在正和段天狼战斗的南宫凌身上,仇恨的火焰疯狂的燃烧。

        “死吧。”莫沧澜心中狂吼,身体虚空一跨,瞬间来到南宫凌的身边,不过全身心投入到与段天狼战斗中的南宫凌根本没有注意到莫邪,更不会想到莫沧澜凶猛而来,目标会是他。

        无比狠毒的一掌直接印在了南宫凌的身上,将他送入了段天狼的剑下。

        剑光闪烁间,鲜血狂涌,南宫凌的左臂,被一剑斩下。

        “莫…沧…澜!”

        身体降落在地,南宫凌看都未曾看一眼自己被斩断的左臂,只是死死的盯着莫沧澜,给他绝命一击的,竟是常伴于左右的大长老。

        “是你们*我的。”莫沧澜看了莫邪的尸体一眼,寒冷说道。

        南宫凌也看到了莫邪尸体,以及他的伤口,还有正在战斗的空老。

        莫邪,死在了一直隐蔽着的空老手中。

        南宫凌当然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杀的好。”

        南宫凌神情冰冷,扫了一眼周围,云海宗的长老,全部处于弱势,而对方,竟还有不少人没有参战,只是在阻拦逃跑的人。

        “云海宗众人听令,全部聚集到我身边来。”

        南宫凌的身体一个纵跃,来到了生死台上,大声喝道。

        听到南宫凌的话,众人都纷纷摆脱对方的纠缠,回到那最高的生死台上,与南宫凌聚集在一起。

        除了南宫凌断去的一臂,其他许多人,身上也全部带伤,他们的目光,嗜血冰寒,已经杀红了眼。

        林枫,静静的站在人群的身后,这充满悲壮的一幕,冲击着他的心灵。

        “知道该怎么做吗?”

        南宫凌手中的鲜血不断的往下滴落,目光却无比坚毅,看着前方的段天狼等人。

        云海宗的人群,全部都默默的点头,不需要说,他们也都清楚南宫凌的意思。

        “北老,他就交给你了。”

        南宫凌的目光又转向了北老,目光沉重。

        北老也重重点头,他拥有鹤武魂,人群当中,他的轻功身法最强,速度,最快。

        随即,北老来到了林枫身边,武魂释放,双翼张开,而他的手臂,将林枫紧紧的扣住。

        林枫的瞳孔一阵收缩,他终于明白南宫凌的意思了,他们……

        这些宗门长老的目光一个个都落在林枫的身上,各种复杂的目光,但在这些目光当中,却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希望!

        所有人看林枫的目光,都含有一丝希望,林枫,他代表着他们的希望,代表了云海宗的希望。

        身体如遭受重击,林枫只觉心头无比的沉重,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背上,要将他的身体都压垮来。

        这些宗门强者,是想要用他们的命,去换他林枫的命,用如此多强者的命,换他林枫一条命。

        而且,就算他们成功了,换到了林枫的命,也没有机会知道未来如何,林枫,又会做什么,他们的目光,如何能不复杂,不沉重。

        众人当中,唯有南宫凌没有看林枫,他的目光,始终盯着前方。

        “他人赠我滴水,我还他一片汪洋。”

        对于一能说出这种话的少年,他还能有什么不相信的,他唯一考虑的,就是如何让林枫活着走出去。

        “走。”

        在在这时,南宫凌大喝一声,脚步一跨,凌空虚度。

        云海宗的所有宗门长老,全部在同一时刻动了,紧随着南宫凌跨出,这一跨,就是一生。

        “宗门在我手中而灭,我南宫凌,对不起云海宗。”

        无比澎湃的气息从南宫凌的身上绽放,他的身体,笔直的冲入了阻截的强者当中,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留手,这时倾尽生命的一击。

        “你找死。”

        几道大喝之声传出,耀眼的剑芒吞噬一切,伴随着轰隆的响声响起,南宫凌的身影,化作尘埃,随风湮灭。

        云海宗史上最年轻的宗主,陨!

        没有人惋惜,也没有人呐喊,云海宗的宗门长老都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的身体也同时往前跨,无比强悍的攻击倾吐而出,空间变得无比狂暴,天地都仿佛都在翻滚。

        拦截在前的人面对这些人悍不畏死的攻击,身体都躲闪开来,那些人不要命,但他们却不想死。

        “杀!”

        “杀、杀、杀……”

        凛冽的寒风无比萧瑟,云海宗的长老一个个肃穆,全部的实力在这一刻绽放而出,冲向对方,只有攻击,没有防御,也没有留任何的退路。

        看着一个个杀向对方的宗门长老,挥舞着绝命一击,绽放生命最后的光彩,然后身体无力的从空中跌落,林枫的眼睛甚至没有眨一下,那些往下坠落的生命,在临死之际都会回头看他一眼,林枫,要让他们看清楚自己。

        “走。”

        北老的身体终于动了,不动如山,动则石破天惊,身体宛若一道流光,射向天际。

        闪动的鹤之双翼让空间的气流都无比狂霸,强大的劲风无比的凛冽,吹打在林枫的身上,竟宛若刀割般、有如他的心般疼痛。

        “想走?”

        一道冷哼之声传出,剑气无比锋利,苍穹之上,巨剑散发的光彩夺目无比,正是跟随在段天狼身边老者。

        “绝影——杀。”

        一道轻喝之声从虚无中传出,碧绿的光芒在剑光中极为微小,但那璀璨的光亮没有人忽视。

        影武魂拥有者,为暗杀而生,不动则已,动则夺人性命。

        “你敢。”巨剑老者脸色微变,怒喝一声,无比强盛的剑光与碧绿的光芒碰撞,仿佛瞬间就能将对方吞没掉,但这一剑之后,巨剑的光泽变得黯淡,巨剑老者呼吸沉重,胸前的血洞不断有血液渗出。

        而那虚无中的影子也出现了,手臂与那碧绿的匕首,一齐消失不见。

        北老甚至没有看这边一眼,双翼猛颤,冲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