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灭门(十四更求花)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灭门(十四更求花)

    作品:《绝世武神

        “好了,话已至此,我已经给我你们中一些人机会,可惜,你们不知道珍惜,既然如此,那就……。www.lingdiankanshu.com”

        段天狼说到此处微微停顿了下,手臂抬起。

        随着他的动作,弓箭拉开的声响整齐划一,肃杀之气,更浓。

        “要动手了。”

        人群心中暗道一声,然后他们便看到段天狼的手臂挥舞而下,嘴中轻吐一字。

        “灭。”

        这灭之一字,犹如死亡魔音,缭绕在人群心头。

        “咻、咻、咻……”

        恐怖的厉啸之声充斥天地,无尽的箭矢破空,遮天蔽日,峡谷上空,万箭齐落,除了段天狼等人所站立的生死台,其它地方的上空全部被划破苍穹的箭矢覆盖,无穷无尽。

        云海宗,人群看着头顶上空的漆黑箭矢,将天都遮挡住,眼中呈现的是迷茫与绝望。

        这么多的箭矢,避无可避,而且每一支,都若流星般,无比迅猛,赤血铁骑,无一庸碌之辈。

        片刻之后,惨叫之声回荡在空间,一支支箭矢,插在云海宗弟子的头顶、胸膛、肩膀、手臂,鲜红的血液,将峡谷都染成红色。

        唯有那些实力强劲之辈,才能够抵抗这些箭矢之威,幸免于难,但是,这仅仅是第一波的攻击。

        看台之上,南宫凌将头顶上空飞来的箭矢击成粉末,但他的眼眸却痛苦的闭上,他不敢看,那些倒下的身体,一个个全部都是宗门弟子,都曾经朝拜他、敬仰他,但他南宫凌,身为云海宗宗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场屠戮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而无能为力。

        云海宗的众位长老也一个个目赤欲裂,眼中带着嗜血的瞳孔,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宗门大比,云海宗最重要的一天,会成为云海宗毁灭之日。

        第一波的箭矢终于全部坠落,云海宗弟子的鲜血汇聚成一条血河,在峡谷中静静的流淌。

        生死台上,林枫静静的看着那由鲜血汇聚而成的河流,耀眼的阳光倾洒而下,照在林枫的身上,但他却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暖意,只有无尽的凄凉与寒冷。

        峡谷中的弟子,有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有的依旧在垂死挣扎,仰天哭泣,还有的已经疯狂,肆意的吼叫着。

        若是放在前世,以他们的年龄,都应该还在上学。

        他们,有自己的父母、由兄弟,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他们来云海宗,追求实力,是为了能在大陆上活的更好,受人尊敬。

        但是,伴随着段天狼的一声令下,无限的可能化作死亡的丧钟,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倒在了血海之中。

        林枫,他的心,从来没有冷的如此冰凉,冷的如此的刺骨,那些人在不久前还和他一样,有血有肉。

        “呼……”

        仰起头,林枫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与血腥的空气混在一块,他的瞳孔,一片灰色,无情、无欲,深邃无边,仿佛是无底洞一样。

        在强大实力的面前,人的性命,就犹如一页废纸,随意一撕,就碎裂了,随风而散,无影无踪。

        这就是现实,无比残酷的血淋淋的现实,没有强大的实力,你就是蝼蚁,你的性命就如同草芥。

        “放……”

        段天狼的声音再度传出,在空间颤响,那一道道锋利的箭矢,再度发出死亡的魔音,从天而降。

        惨叫之声、疯狂的呐喊之声传出,但都无济于事,云海宗,在这两拨箭矢之下,死亡无数,尤其是年轻的外门弟子,几乎被灭绝。

        “啊……”

        一道尖叫声传出,带着无尽的愧疚以及伤感。

        柳菲蹲在地上,看着那一具具尸体,双手抓着自己的长发,美丽的容颜没有半点的血色,只有苍白。

        杀人的人,是赤血铁骑,她父亲的部下。

        被杀的人,是云海宗子弟,她的同门子弟,同样,也是他父亲的同宗弟子。

        但她和无数人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撕心裂肺,却阻止不了这场惨绝人寰的屠杀发生。

        “段寒,将她带过来。”

        段天狼看了柳菲一眼,淡漠的开口说道。

        段寒微微点头,抬起脚步,朝着柳菲走去。

        不过却在此时,一道身影闪烁,来到他的身前,将柳菲的身体挡在后面,正是林枫。

        “滚开,你想死的话,也不急于一时。”

        段寒语气淡漠,面无表情的说道。

        但林枫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只是盯着他,用那双冰冷无情的灰色瞳孔,静静的盯着这对父子。

        屠杀千万人,云淡风轻,若无其事,该有多么的冷血,才能做到如此的淡然?

        “嗯?”

        段寒眉头一皱,随即就便看到了林枫那双瞳孔,无情的灰色瞳孔,带着妖异的气息。

        看到这样一双瞳孔,段寒的身上,竟不自觉的泛起了丝丝冷意。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

        段寒冷喝一声,脸色难看,他竟然会因为看到林枫的眼睛而升起寒意,这是耻辱。

        在他眼中,林枫虽然天赋不错,但也仅此而已,林枫,连和他相比的资格都没有。

        尤其是看到柳菲关心林枫,更让他想要将林枫踩在脚底,让柳菲看看,在他面前,林枫什么都不算。

        强大的剑气从段寒的身上凶猛的扑出,他是剑武魂拥有者,从小修炼剑法剑之武技,对剑无比娴熟,如今,即便不用剑,他也能以手代剑,在他眼中,任何东西,都可以当做剑来使用。

        手掌斩下,一道强大的剑罡成形,如同一柄实质的剑,随意的向林枫斩去。

        这一剑甚至没有使用任何的武技,柳菲说他战胜林枫是占了强大武技的便宜,那么他就轻松斩杀林枫给柳菲看看。

        “破。”

        林枫的身体动了,如风、如影,轻灵飘逸,他手中的剑,斜劈而上,斩在那剑气最薄弱之地。

        凭借此刻的强悍感知力,段寒斩向他的剑在他眼中完全实质化,哪个地方剑气强、哪一地方弱,无比清晰。

        “咔嚓!”

        一声轻响传出,剑气突兀的消散,段寒斩出的剑,重新归于虚幻,消散于无形。

        而林枫手中的剑,却充斥着无情的气息,死亡的气息,继续往上,朝着段寒而去。

        这一幕让段寒神色一凝,右掌微颤,凛冽的剑气在他的手掌中呼啸,往林枫的长剑压迫而去。

        不过剑的威势却没有半刻的停顿,将那股剑气斩乱,死亡之剑,充满了死亡之意,灭杀一切。

        段寒眉头紧皱,他的实力是灵武境四重,比林枫要高两重境界,但此刻,林枫一剑,竟然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双掌再度一颤,阻挡住死亡之剑的威势,段寒的脚尖点地,身体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林枫强悍的一剑。

        “死亡。”

        林枫嘴唇轻动,嘴中吐出一道声音,长剑顺剑势而动,刚才那一剑的余韵还未消散,又有死亡之气焕发而出,由剑而生。

        这一剑,顺势而动、浑然天成,剑气、更加凛冽,剑势,更为浩瀚。

        “怎么可能?”

        段寒看到这一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一剑太完美了,即便是他,也不一定能挥洒出如此完美的剑招。

        快若闪电的剑带着凛冽的死亡气息,他甚至来不及使用强大的实力去抵抗,唯有闪躲,避其锋芒。

        “能将寂灭剑诀第二剑死亡之间运用到如此地步,林枫他在武技方面的天赋,太恐怖了,今日,他绝对不能死。”

        北老的注意力始终在林枫的身上,云海宗,任何人都可以死,唯独林枫,一定不能死。

        并非北老残忍、无情,而且林枫,是宗门的希望,如果说云海宗唯有一人逃出去,那人只能是林枫,即便是他自己,实力强劲,但依旧可以死。

        “影步。”

        段寒轻喝一声,脚步移动,快到不可思议,他的身体就像影子一样,飘忽不定,瞬间就飘荡开来,远离那死亡之剑。

        身体停下,一声撕裂的声响传出,段寒低着头,看了一眼身上裂开的衣衫,目光中闪过一道狰狞之色。

        林枫,竟然差点伤到他了,将他的衣衫都斩裂。

        若是他再慢一步的话,恐怕刚才那一剑,就直接从他的胸口划过了。

        奇耻大辱,灵武境四重修为的他,竟然被灵武境二重的林枫划破了衣衫,而且,还是他刚才侮辱没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的林枫。

        “你运气不错,不过,接下来,我可不会再继续和你玩了。”

        段寒克制住自己的愤怒,保持平静的道,他自然不会承认一个没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的人差点伤到了他,只是说林枫的运气不错。

        “灵武境四重修为,对付我这灵武境二重修为,赢了,是你实力强大,我连和你相比的资格都没有,而此刻被我划破衣衫,就成了我运气不错,你没有认真动手,段寒,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太无耻了吗。”

        林枫嘴角泛着一丝嘲讽的笑容,灰色的瞳孔充满了冰冷的讽刺意味,这话就如同一根刺,直接扎在了段寒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