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39章 古寻草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39章 古寻草

    作品:《神医相师

        “没错,我们需要调查一下。www.lingdiankanshu.com”

        李英明说:“小楚,我已经派出人去多方打探,到时候能够收集多少资料,就收集多少,毕竟这种奇门之术,很是难缠。”

        看得出来,李英明和李胜明,因为李乾坤“中邪”的这个事情,而对奇门之术非常忌惮。

        因为奇门之术,本来就是一种无法用惯有性的常识去判断和应对的。

        好在,他们还有楚南。

        而楚南刚才也已经明确的表示,这个暗中的人,很可能是比自己的水平要高的。

        当然了,楚南现在是在明处,那个人是在暗处,根本无法做到知己知彼,所以就使得情况更加的艰难。

        楚南此时却是摆手道:“还是暂时不要打探,没有必要,我想,如果这个人要出现的话,肯定是要针对我而来的,我需要做的,就是不要露出破绽,等待他的出招。”

        “可是……傻等着也不是办法,万一他再来一次该怎么办?”

        听到这话,楚南笑了:“这个就放心了,因为我们这奇门之术,是有伤天和的,在毫无缘由的情况下,单方面的一味进行奇门之术,来对某些世俗的事情过于干扰,是很伤天理的,他不敢的,这一次他对乾坤进行那种神智的影响,已经算是极限了,毕竟,李家的内斗已经是一触即发,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而现在内斗已经爆发,他无法直接将自己的奇门之术利用在这上面,他不敢过多过问的。”

        “真的是这样吗?”

        “是的。所以……他的意图其实并不是其他,而是……冲着我来的。”

        “冲着你?”

        “对。——奇门术士相互之间的博弈,是建立在对等的条件之下,双方说句难听一点的,都是属于懂得钻天机命理的空子,我们的矛盾,无论怎么相互博弈,都是不会让道理迁怒于自身的。”

        说着,楚南发现李胜明和李英明两人的表情更加的疑惑和不解。

        而那李乾坤,此时干脆是被楚南的一番话给整懵逼了,他根本就搞不懂是什么意思啊!!

        李乾坤现在格外的感觉自己的脑细胞是严重的不够用:“不行不行,脑子转不动了,我估计是之前的情况让我的脑子不好使了……那个……咳咳,我也去玩电脑了,楚南,你跟我爸还有我叔继续说吧。”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说的了。”

        楚南知道太过于深奥的事情,说得越多,他们就越迷糊。

        他干脆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说:“干爹,大伯,你们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了,这个人,就算是现在帮着李赐明,他也不可能再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最多就是在一些宅子或者公司风水方面,进行一些小小的动静,这些,我都是可以轻易看穿的,所以无法构成威胁。至于乾坤之前那种被影响意识的情况,就算是还会发生,那么他也不敢殃及人命。——其实仔细想想,之前乾坤虽然被影响了意识,但是最后结果,却没有出现直接的人命丧生,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顿了顿,楚南转头对李乾坤说:“还有,乾坤啊,你以后注意一点,不要太信任陌生人,或者说……不要太实在,什么都说。”

        听到这话,李乾坤一愣,不知道楚南是什么意思。

        面对李乾坤的疑惑的表情,楚南进一步说道:“乾坤,你仔细想想,你之前在酒席之上,是不是告诉了某些人你的生辰八字?”

        听到这话,李乾坤明显一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稍顿,李乾坤忽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不过不是在酒席上,而是在之前的一天,有个小姑娘找我询问星座啥的,需要我的出生年月日,还要精确到我的出生确切时间点……那妹子挺漂亮的,她说是什么什么星座俱乐部的,那天是什么求偶遇星座速配狂欢节……所以我就……”

        说完,李乾坤尴尬不已的闹着头,老脸赤红。

        楚南听到这里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拍在李乾坤的木头脑袋上——哪有你这么实在的人!?

        看来,就算是豪门子嗣也有李乾坤这种天然呆**丝啊!

        楚南无奈的苦笑道:“呃……我真是服了你了。你那样等于泄露了你的生辰八字了!现实中很多人,都是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告诉别人,但是具体出生的时辰,是绝对保密的,这个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果你的生辰八字落在懂得奇门之术的有心人手中,肯定会对你造成不利!”

        这个时候,李胜明和李英明仿佛明白了什么。

        楚南解释道:“不用想了,那个和乾坤说什么求偶遇的女孩子,是钱氏家族某些人安排好的,然后钱氏家族请来的某位懂得奇门之术的高人,就利用乾坤的生辰八字,算计出那一天的手段,当时我还很纳闷,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被影响意识到那种地步,原来是生辰八字泄露了!——那等同于是在一场至关重要的拳击赛中,将自己的后背面对敌人!”

        ……李乾坤一阵尴尬。

        但是说说之后,也就不再去在意。

        楚南最后说:“不过放心了,乾坤,我会在你的命理上的一些对照星宿方位和你周身的气运进行一些干扰。——我之前给你的玉器你还拿着呢吧?装好,有这东西在你身上,那个家伙,无法再算计你。”

        “另外,大伯,干爹。——你们就放心的和李赐明斗吧!商业竞争方面,小子我是没有什么本事,全靠你们。但是如果这个幕后的高人,想要动手脚的话……那么……就交给我吧!”

        说着,楚南站起身来,自信一笑:“咱们分工均匀,什么人,就交给什么人来对付!——呵呵,好不容易遇到真正的‘同行’,我真的迫不及待要会一会他了!”

        …… ……

        此时此刻。

        在另外一边。

        钱氏家族。

        钱森豪的父亲,钱志彬一脉的豪宅之中。

        书房。

        钱志彬正在微笑着对着眼前的一个身穿黑色布衣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客客气气的说道:“古大师,真的荣幸之至,我们钱家人,一直都很向往甚至是崇拜咱们华夏国老祖宗的东西,现在看来,咱们老祖宗一脉相承的奇门之术,果然是存在的。之前古大师露出的那一手,真是厉害,厉害!”

        这个被称为古大师的三十多岁的男人,稍稍一顿,随即面无表情的摇头说:“钱先生,再次重申一遍,我全名叫‘古寻草’,你称呼我为‘寻草’便好。”

        口中说着,心中却是默默道:“世俗之人果然是不得规矩,不知道出身名门的奇门术士,都是要跟随师父的姓氏吗?能够有资格被称为古先生的,只有我师父一人。”

        看得出来,他很是介意。

        钱志彬此时干笑了一下,见风使舵笑道:“呵呵,是,以后就称呼大师为‘寻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