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397章 送上门的许可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397章 送上门的许可

    作品:《神医相师

        楚南现在真的是很不耐烦。www.lingdiankanshu.com

        他懒得和这种毛都没有长齐的学生计较,他这一次和这个鲍驹华下战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货阻碍了自己开中医社的脚步,所以,楚南想要将中医社顺顺利利的开起来,并且在一开始就打起一定程度的知名度,那就必须要踩着这个鲍驹华的脑袋开社了。

        这虽然看上去是使了一些小小的手段。

        但是中医就必须得这么搞,起步很重要,想要将中医普及起来,那么楚南既然开始做了,就从一开始就不能低调!

        “鲍驹华,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赌么?”

        楚南不顾周围那一个个鄙夷的眼神,摊了摊手。

        “呵呵,也许是因为你是一个跳梁小丑吧?”鲍驹华冷嘲热讽的道。

        楚南忽然一笑:“跳梁小丑?——呵呵,你姑且这么认为吧,鲍家的小家伙。”

        楚南上去拍了拍鲍驹华的肩膀。

        拍的很重,虽然没有对他的肩膀造成任何损伤,但是气势上却是有一种压制的感觉。鲍驹华很奇怪,刚才自己怎么没有及时躲开?就仿佛自己的思维被楚南的气势给定住了一样。

        就在他诧异的时候,楚南已经拍了拍他的肩膀,与他擦肩而过,走到身后。

        楚南这种淡淡的感觉,令鲍驹华感觉到非常的不爽,还有楚南所谓的鲍家的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穷小子敢这么高高在上的??

        楚南其实这之前已经去调查了一下这个鲍驹华,他知道这个鲍驹华是京城有名的鲍氏中医世家的子嗣,家庭背景也不错,而经过一番查探才发现,那个鲍氏中医世家,根本就是乾坤医定阁的狗腿子。哦,或者说是众多狗腿子中的一个并不算太显眼的存在。想当初,楚南和那行健门对弈的时候,那个乾坤医定阁还不过是在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当着行健门的狗腿子。

        对于鲍驹华,这么一个昔日不敌自己的敌人的狗腿子的狗腿子家族中的一个小子嗣,他需要放在眼里吗?

        称呼他为“鲍家的小家伙”,而不是让他滚回娘胎里去,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你站住!”

        鲍驹华直接喊住楚南。

        楚南却是不理会他,继续朝外面走去。

        鲍驹华却在后面喊道:“楚南,我敢保证,你甚至是连中医社的申请都无法通过!你就认输吧!我回去之后也仔细想了想,感觉既然你是一个人才,浪费了怪可惜的,只要你现在为你之前所犯下的错误向我低头承认错误,那么我就批准你进入我们中医社。”

        说完之后,鲍驹华还显得很傲气的扬了扬头。

        这一刻楚南扭过头来,面无表情的打量了一下鲍驹华。

        现在他真的有点后悔了啊……这个鲍驹华,明显是一个智商和情商都严重余额不足的家伙,自己怎么会选择和他站在同等立场上挑战了?

        这还真掉份儿啊。

        但是周围那些力挺鲍驹华的同学们,此时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鲍驹华,盲目崇拜这种东西,真是可怕啊,楚南实在是不清楚,对于鲍驹华这种人,这些花痴们,有什么好崇拜的,就好比很多哈棒子的脑残粉一样。其实喜欢甚至是崇拜某一个人,这没有什么错误,喜欢一个人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但是,要理智喜欢,理智的去崇拜,看过几部好莱坞电影的楚南,也对几个外国演员很喜欢,但是却不会脑残的盲目崇拜。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这让楚南想起了自己过去曾经无意间看到的一篇旧的报道,说是某个棒子明星在华夏国对华夏粉丝大打出手,理由是因为他怀疑这个华夏粉丝对他进行偷、拍,对,是“怀疑”,而不是“发现”,后来的证据貌似也不足,但是他大打出手的事情却不了了之的,后来那些脑残粉们,竟然有几个家伙说代表全华夏对那些棒子明星低头道歉。

        楚南真的无奈,且不说这件事情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对谁错,首先,大打出手,致人伤残,是必须受社会谴责的,无论是什么缘由。正确的情况,应该是在发现貌似被人“偷、拍”了之后,立即通知执法部门来处理这件事情,岂容一个棒子的拳脚凌驾在华夏国的法律之上,并且之后华夏的那些自卑的脑残粉们代表“全国”道歉,把自己国家说的低劣卑贱到令人发指。

        这种人,楚南真的很想给她几个巴掌。

        而眼下的情况,这些花痴们显然是也有些这方面的倾向,楚南敢保证,这个鲍驹华不是将她们每一个人的性命都用医术救活过吧?

        至于么?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楚南实在是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脑细胞,随便这鲍驹华得意和自以为是去吧。

        而就在这时,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

        是学生会的……成员。

        不是分区成员,而是校学生会总部的成员。

        论起执行权力,可是要远远比鲍驹华高得多了。

        “嗯?学长,您怎么来了?”

        鲍驹华一眼就看到门口进来的这个学长,上去屁颠儿屁颠儿的打招呼。

        能在京华大学校学生会总部任职的学生,要么是有厉害的背景,要么是有无限的潜力。

        鲍驹华自然是不敢怠慢。

        但是……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学长竟然只是随意的朝鲍驹华点了点头,然后便道:“鲍驹华学弟,你不是班里的班长吗?你们班哪一位是楚南同学?”

        一听这话,所有人齐齐一愣。

        鲍驹华也是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鲍驹华眨巴了一下眼睛,脑子发懵,没有及时回答,但是平时的时候,鲍驹华可都是显得非常机灵的。

        这个学长显然是不知道鲍驹华和楚南之间的那些矛盾,他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怎么了?你不是班长吗?不知道你们班的同学吗?”

        听到这话,鲍驹华就不再多想,虽然暂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还是指了指那就站在那学长不远处的楚南。

        “那个就是楚南。”

        “哦?”

        学长扭过头去,看到楚南,便不再理会鲍驹华了。

        不等大家多想,这个学长已经显得很是礼貌的走过来,然后竟然朝楚南颔了颔首,语气温和的道:“楚南同学,这是校方让我亲手交到你手上的开社许可证明,你想要开设的中医社,随时都可以进行招收生员的活动。——恩,我叫周明,是学生会专门负责学校社团这一块儿的小组成员,以后你的中医社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直接来找我,这个是我的电话。”

        说着,这个周明学长递出了一个私人印制的名片,满脸笑意的客气道:“哦,对了,回头招收生员的时候,如果需要我们学生会配合的话,随时打电话跟我知会一声就行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