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375章 朋友,需要真诚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375章 朋友,需要真诚

    作品:《神医相师

        对于唐心这种状态,楚南一早就是有所预料。www.lingdiankanshu.com

        “说到底,还是在转移话题吗?”

        楚南摇了摇头:“如果你不愿意说也没有关系。但是我对于一个对我不坦白的人,就不会再当做是朋友。”

        唐心闻言叹了一口气,转念面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告诉你,我一定会告诉你。——但是我只是想在告诉你之前,不想让气氛那么沉重。”

        顿了顿,唐心终于说道:“是我们家族的事情。还记得我之前告诉你的……我们家族另一脉的那个子嗣了吗?这一次派人来伤害我的,应该就是他。”

        “你口中说的这个另一脉子嗣,就是那个去了一趟汉留的家伙?”楚南问道。

        之前唐心给楚南叙述一些所谓的家族事情的时候,最令楚南印象深刻的,就是她口中所说的这个似乎有些恩怨的去了一趟汉留的另一脉子嗣了。

        “你是说,伤害你的人,是你的亲人?”

        楚南问道。

        在他看来,无论是多么远的远房亲戚,都可以算作是亲人,而家族虽大,就算是其他脉系,那也一定有血缘关系在里面。楚南对于这种家族斗争也算是有些见识了,李氏家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是联想到昨晚唐心竟然是伤成那样,亲人相互之间下手这么残忍吗?

        那种程度的毒性,如果不是遇到了楚南这种拥有超高医疗水平的人物的话,唐心已经死了!

        “亲人?呵呵,也许吧。但现在来看,他是仇人。而且……他早晚有一天会威胁到我们整个家族。”

        听到唐心这番话,楚南感觉逻辑一直都有些混乱,所以,为了一直被唐心绕进去,他决定挑出几个重点问一问。

        “我问你几个问题。——第一,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为什么不针对你们家族,而是针对你这个离家出走的女流之辈。第二,你身上的伤势明显不是一般人所致,简单来说,是高手所创。你为什么逃了回来?在这种高手的手下,你可以活命,这首先就已经是个疑点。第三……你身上的刺青,到底是什么来历??”

        面对楚南一句句咄咄逼人的问话,唐心明显皱了皱眉头。

        “是不是如果我不在这三个问题上对你坦白的话,你就不会善罢甘休?”唐心问道。

        楚南摇了摇手说:“不,不是不会善罢甘休,而是不会再对你真诚相对。换句话说,我会防着你,就像防着那些我不了解的人一样。”

        不得不说,楚南的这句话杀伤力对于唐心来说,还真是挺大。

        “明白了。——我告诉你。”唐心沉默了半晌,缓缓说道,“第一个问题。他不针对我们家族,是因为他现在还不够强。但是我很清楚,他得到的东西很厉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一旦他将这些东西真的参透了,那么他将会拥有一些恐怖的本事。到时候……就算是我的父亲,我们家族的所有叔伯,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他针对我,是因为他想要将所有拥有我们家族传承的人,都给灭掉,断除祸根,我现在出门在外,最容易下手,正如你所说,我恰巧还是一介女流之辈,所以……”

        楚南皱了皱眉头,虽然唐心话语中对于很多东西的概念进行了模糊的处理,但是大致的意思楚南还是明白了。似乎……唐心的家族,很是复杂的样子。

        “第二个问题呢?”

        唐心闻言顿了顿,继续道:“第二个问题。——我一直以为我身边没有了保镖。但是直到昨天,我才发现,我身后一直都有一位高手在保护我。我猜想,可能是父亲安排在我身边的吧,只是他太厉害了,听说高手都懂的隐藏气息……所以我这普通人就无法发现。——昨晚有个高手要杀了我,这个保镖就保护了我,最后他丧命了,但是却也将对方打败。对方落荒而逃,但是他的身手比我的保镖要好得多,所以,我身上有很多伤痕,都是被偷袭所致……我很清楚,我身上的伤痕中带着毒性。如果我去了医院,很可能无法解毒。但是我相信……你可以。”

        说着,唐心用一个非常信任和肯定的眼神看着楚南。

        楚南问道;“就这么相信我?虽然你知道我懂的中医,但不见得就这么信任我吧?”

        “极品琼浆,可是给夏月婵赚了不少哦。”唐心说道,“你感觉,我昨晚那么重的伤势,去了医院,能有你这个极品琼浆的研发者治疗来的更彻底吗?”

        “呵呵,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狡猾?”

        楚南摇了摇头:“前两个问题,基本上符合逻辑,没有太多疑点。那么……你可以告诉我第三个问题了。——你身上的刺青,到底是什么来历?别告诉我你是这纹身是纹着玩的。我不狡猾,但不代表我傻。”

        “……是我们家嫡系子嗣所有人,都会纹的纹身。”

        唐心说道:“我是我们家族的嫡系子嗣,自然也是不能例外。不过……那个想要杀我的家伙,却是我们家族的旁系,哦,确切的来说,是旁系的旁系。是一个很难被注意到的人物。”

        楚南这个时候明白了:“旁系的旁系,呵呵,怪不得心里有这么大的怨气啊。手里有点儿本事了,当然是想要兴风作浪一番了。——不过这个人倒还真是杀伐果断,冷酷残忍啊。我很奇怪,难道你的父亲不知道这些事情吗?”

        “……他知道。”

        “知道?……那你的父亲为什么不采取主动措施?一定要让自己的子女以身犯险吗?”

        “主动措施……呵呵,这个。”唐心摇了摇头,“不好主动的。那个家伙,现在背后的靠山可不简单,现在的情况很简单,就是他不敢直接与我父亲冲突,而我父亲,也暂时拿他没有办法。”

        “我明白了,现在就是一个相互牵制的阶段。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棘手啊。——不过你现在不是离家出走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关心家族的事情?如果你关心的话,直接回去家中不是更好?”

        “……一言难尽。也许,我是想离开家中,寻找一些可能性的未来呢,一些奇迹。”

        “寻找一些可能性的未来,一些奇迹?”

        “是呀。我现在不就是需找到了奇迹吗?”说着,唐心朝楚南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神中流转着一丝暧昧的神采,“我这么重的伤你都治好了。——你,不就是我的奇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