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367章 我,投降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367章 我,投降

    作品:《神医相师

        伴随着楚南弹动手指的动作,那锋利的几根细线被狠狠的牵扯了一下,杀星身上立刻中招,胸口渗出了一丝丝的鲜血。www.lingdiankanshu.com

        杀星此时面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感觉自己身为高手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屈辱了。

        …… ……

        此时在隐秘观看室里的三巨头,在沉默了之后,纷纷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现在楚南的行为,绝对不是单纯的逞能和无的放矢。

        半晌之后,黑熊终于说到:“这小子,是真的拥有成为龙虎榜魁首级高手的潜质!才现在这个名位,就已经明白了某些道理。他不杀杀星,让对方主动服输,这需要大心脏!——不杀人,却能成就名位,这才是高手而为!”

        苍狼也是赞叹的点了点头:“的确,暗月……今天完胜!”

        “哼!无聊!”

        这个时候,之前对楚南赞不绝口的秃鹰却是冷哼一声道,“苍狼,黑熊,我实在不清楚你们是如何坐到今天的这个地位的。什么仁慈,什么大心脏,都是统统的扯淡!我认为,遇到了敌人,就是要杀死!而这种有可能给自己造成潜在危机的情况,更是不能留下活口!!尽管有我们龙虎榜的制度保护,这杀星无法从挑战赛以外的环境下以任何手段对暗月制造麻烦,但是在挑战赛上,这暗月却有可能再次被这杀星给挑战!现在不杀死他,真是太昏庸了!——我再次收回之前那句话,我对这个暗月,不看好!”

        “哈哈,秃鹰,你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从刚才到现在,你已经有多少次改变自己的观点了!——总之,我认为,这个暗月是一个拥有成为魁首级高手的本领的!——让我看,这暗月可能不仅仅拥有可能挑战十大强者的潜能,甚至是连冲击前三甲的本领都有!”

        “哼!”

        秃鹰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而此时……

        在比斗场之上,被楚南牢牢捆绑着的杀星,不知道是打得什么注意,忽然冷喝道:“暗月,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你这么和我苦苦拖着,最后,只会两败俱伤,甚至是你会死在我前头!!”

        楚南眯着眼睛不说话。

        “刚才我那把射中你肩膀的匕首之中,有毒素!!——再继续耗下去,毒素渗入你的心脏的话,那么你就必死无疑!”杀星一句话,看台上所有人都心中暗暗叹息。

        就知道杀星不可能如此轻易服输!——看来这暗月,还是有些托大啊。

        没想到,楚南却是笑道:“难道我会告诉你,我在那支扎入你背侧的银针之中,也是涂抹了毒液吗?——而且,你要搞清楚,你现在浑身流血,如果一段时间内不及时止血的话,加上你身上的毒性,你恐怕会死的很难看。当然,这种死亡方式更加的屈辱,我倒要看看,你是选择投降,还是选择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死亡方式?试验品?”

        杀星眉头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对楚南的称呼,感到异常的愤怒,他怒极反笑:“哈哈!好!比就比!——我的毒性,是你无法想象的到的!”

        看到杀星这个模样,楚南叹息着摇了摇头。

        “你似乎有个问题没有搞清楚。——那就是被困住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可以解毒,而你……却不可以。”

        说着,楚南缓缓的将手中的细线,拉扯到脚下,然后用一根银针牵制住,死死的嵌入地面。

        然后,楚南就很轻松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从自己布包里掏出了一瓶极品琼浆,滴出几滴敷在伤口处,很快,就渗入到自己的血液之中,毒性自然而然的就很快化解掉。楚南为了消灭残存毒素,还特别喝了一口极品琼浆,这个行为,仿佛是在品尝二锅头一样悠闲自在。

        更令人发指的是,楚南将极品琼浆收起来之后,干脆盘膝一坐,掏出了手机。

        “左岩先生,在这个比斗场之中,是不是信号被屏蔽了,也就是我可以掏出手机玩吧。”楚南问道。

        左岩被楚南问楞了,半晌自后,才点了点头:“信号已经屏蔽,无法将讯息传达到外面,所以,可以放心的使用手机的其他功能。”

        比斗的时候玩手机!——这个暗月还真敢想!!他这种行为和提议,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楚南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把玩起手机,更要命的是……他的游戏声音还挺大,俄罗斯方块的那要命的单音节音乐声,在安静的比斗场之中,传遍了整个看台,所有人都看着楚南这副模样,不敢呼吸。

        这一幕表面上看起来也许很无聊。

        但是刚才已经见识过楚南手段的人,统统觉得他很恐怖!!

        这是一个怪人!!是一个冷静的令人颤抖的高手!!

        试想一下,在楚南的眼前,捆着一个不停流血,渐渐走向死亡的人,而楚南却是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坐在那里,淡定的玩着俄罗斯方块。那游戏的背景音乐,就仿佛成为了这杀星的生命流逝的进行曲。

        诡异,安静,恐怖!

        尤其是杀星,这一刻……感觉自己的脑子炸开了。

        这种奇怪的气氛,令他不小心毛骨悚然。

        他忽然感觉……眼前的这个楚南,是一个恶魔!!是的,恶魔!!现场再强的高手,充其量就是一头野兽,而楚南却不是!!

        而实际上……

        楚南还有自己的另外的想法,那就是……他不想枉造杀孽。

        造杀孽,和枉造杀孽,是两个概念。

        前者避无可避,如果必须要杀的话,楚南完全不会犹豫!

        但是后者……却是可以选择的,因为楚南知道,战斗的胜利,只要有一方投降便可以确定,并非必须要一方死亡的。楚南感觉自身杀孽太多,所以能够避让的,还是就避让了吧。

        当然,如果这杀星执意不投降的话,那也没有办法,造成杀孽,楚南也只好叹息,因为……自己已经尽力了!

        …… ……

        就这样,全场一片诡异的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

        杀星渐渐的被消磨掉那股杀意的冲动,他气息越来越弱,濒死之前的各种幻觉,令他回忆起世间的那些美好,终于……他妥协了。

        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比斗场,在鲜血低落地面,和楚南那手机中俄罗斯方块的音乐声的伴奏下。

        杀星的嗓音,沙哑之极,完全丧失了锐气。

        “我……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