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36章 砸场子!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36章 砸场子!

    作品:《神医相师

        “什么??”

        马乐闻言当时一愣。www.lingdiankanshu.com

        但是仅仅是隔了两秒钟的时间,曲倪,马乐和葛碧三个人就是相视一笑。

        “哈哈!听到了没有,曲倪兄,葛碧兄?——有人要来砸我马乐的场子!在东海市,竟然有人敢砸皇家国际娱乐城的场子!”

        马乐狂妄的哈哈大笑。

        曲倪和葛碧也是跟着狂妄的笑着,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中。

        “可……可是,三位大少……那……那个人,真的很厉害,咱们好几个保安都围上去,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个跑腿的小心翼翼的说道。

        马乐感觉又好气又好笑,摆了摆手说道:“这位小朋友,我不知道你是新来的还是怎么回事。你这种层级的员工,是没有资格和我马某人直接说话的,你明白吗?我现在跟你说这么多,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赶紧的给我消失,然后通知所有的安保人员,去将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给搞定,我就不信安保部门几十个人,还搞不定一个人?另外,安保室的经理是吃屎的吗?!这么小点儿的事儿,需要来占用本少爷的时间?!”

        别看此时马乐他一副专横跋扈的样子,但是平时在一些东海市的上流社交圈子里面,马乐反而是东海三剑客里面,脾气最好的一个,而他也经常是被称为乐少,他就总是用一副笑脸去面对每个圈子里的人,笑面公子的美名,也是传播率不错。

        但是,他的耐心,仅限于那些上流社会的名人名媛们,对于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物,他根本就一点点看待人类的意思都没有。在他眼中,这些没钱没势打工的家伙们,都是一个个可怜和见钱眼开的哈巴狗。

        “对不起马大少!!对不起!!”

        这个可怜的跑腿的家伙,被马乐这么一番大骂,整个人都快要吓哭了,他不停的鞠躬,然后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

        看着这个家伙连滚带爬,狼狈的跑走的样子,桑拿室里面,曲倪,马乐和葛碧,三个人哈哈大笑。

        “你们看看,这就是狗,没种的狗。”

        曲倪笑哈哈的说道,“这种没种的垃圾,活该穷一辈子。”

        葛碧也是跟着笑笑,随后问马乐:“对了,马大少,那个叫楚南的小朋友搞得怎么样了?他不是被夏月婵给捞出来了么?似乎这事儿没有弄妥吧?”

        马乐摇了摇头道:“说到底,还是那个老狗安排的人没有到位,死也不给我死的利索一点。本来是想给他弄个故意杀人罪的,就算是再不济也得来个过失杀人吧?——结果那个楚南还真是有些本事,竟然把一个该死人给生生救活了。结果那个家伙,就干脆撞车去了。你们看,这结果就成了那个**自己去自杀了,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傻逼到连死都不会的废物。”

        “那现在怎么办?竟然失败了,这让我心里很不爽啊,这个楚南,必须要把他给搞一搞才能让我心里痛快!”

        “是啊,尤其这一次未来大嫂竟然还专程去把这个楚南给捞出来,这就更说明他们关系不一般了。如果按照是一般人的感觉,应该会派自己的助手去办这个事儿吧?结果反而……”

        听完这些,最后马乐总结一下:“总而言之,这个楚南必须要搞。兄弟们,想抱周哥的大腿可不容易,周哥行事风格非常缜密,平时哪能有让咱们表现的机会,这个机会,要是错过去了,以后可就更难有咯!”

        其余两人赞同的点头。

        而就在这时,桑拿室的大门打开。

        这一次出现的人,马乐就没说什么。——这个人是自己的贴身助理之一,自己蒸桑拿的时候,这货一般是拿着自己的手机。

        “少爷,您的电话,是刘哥打来的。”

        马乐嗯了一声,接过电话。

        “喂,刘儿,怎么了。跟那老狗谈的怎么样了?”

        “少爷……出事儿了。”

        “怎么了?”马乐微微皱眉。这个姓刘的家伙,是马乐非常器重的得力手下,他说出事儿了,那就真的是哪里出了问题,因为这个小刘,能摆平的事情,绝对都不会麻烦马乐。

        “其实这个事儿原本不想惊动您的,但是小的思前想后坐立不安,——夜妖娆,也就是老狗那边出了点儿事,感觉有些不简单,就心想还是跟您通报下吧。”

        深吸了一口气,电话中的刘儿说道:“我怀疑……是楚南开始反击了。——之前我和老狗刚通过话没多久,他又打了过来,结果那边有一个人接过电话,我现在想想,可以百分百肯定那个人就是楚南,或者是和楚南有很直接关系的人。老狗会把我给卖出去,那么老狗,肯定是被整治的不轻。”

        “楚南?”

        马乐皱了皱眉头,脱口而出。

        闻听这个名字,一旁的曲倪和葛碧也是齐齐沉默,看向马乐,看到马乐凝重的模样,他们似乎也是感觉情况不妙。

        三个人都很聪明,现在察觉到有些不安的苗头,分分钟就联想起来了刚才那个跑腿的来通报有人砸场子的事情。他们这些经常搞手段的人,当然是对于这方面的事情,直觉感极其强烈了。

        “他说什么?”马乐的语气已经沉了下来。

        “他说……这个,少爷,这话不知道您乐不乐意听……”

        “乐意,我很乐意,告诉我,他说什么?”马乐双眼阴沉。

        “他说……嗯……他说——告、告诉少爷您,您现在……需要有个人,来给您……讲讲做人的道理了。呃咳咳,他就是这么说的。”

        “他要……来教我……做人的……道理?”

        马乐瞬间面色有些泛青,他顿了一下,随即陡然大笑:“他说……他要来教我马大少做人的道理?!!”

        “哈哈,兄弟们,听见了吗?”

        马乐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当即站起身来,对曲倪和葛碧说道:“这个楚南,说要来教我做人的道理!!——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楚南,真的太有种了,真他娘的有种了!”

        曲倪此时和葛碧也是纷纷站起身来,不只是马乐,他们俩,也发火了。

        “马大少,咱们去外面看看吧,我猜这个时候有人来砸场子……并不是什么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