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32章 无言的愤怒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32章 无言的愤怒

    作品:《神医相师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年轻男子就跟一条脱了缰的疯狗一样,飞速的向来往的车辆撞上去。www.lingdiankanshu.com

        在周围的这些人当中,当然,是有一些那个所谓的狗爷的人的,但是另外的不少民众,都是感到很吃惊,他们不清楚,这个忽然醒来的家伙,为什么又要去寻死。

        虽然很多人都隐隐约约感觉这其中可能是有些奇怪的猫腻,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也懒得理会。

        反而是楚南此时拖着沉重的身躯,费力的站起身来,然后拼着体力的透支,也要用最快的速度,朝这个家伙冲过去。

        他是绝对不允许一个人就这么好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被撞死的。

        况且,这还是一个刚刚被自己救活的人!

        “不要犯傻!!”

        楚南一声呼喝,已经用尽自己所剩无几的最后的一些气力,用力的点顿步伐,朝他冲过去!

        然而……

        此时此刻,一切都晚了。

        下一秒,楚南只绝耳边传来“嘭!”的一声闷响!!

        紧接着,在他的眼前,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一辆黑色轿车,直挺挺的撞飞了出去!!

        这一刻,楚南仿佛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停顿了。眼前所有的画面都被缓慢的无限放大和拉长……

        那个年轻男子,身体在半空中被撞飞,划出一道令人心惊胆战的弧线。

        楚南……

        屏住了呼吸。

        他睁大了双眼,眼神中充满了无力,这是一个生命……刚刚被自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拯救的生命,就要再次葬送吗??!

        这个人……

        究竟是被谁给逼迫成这样!?!

        他敢保证,那个人他一定是想活下去,从他眼神之中从,楚南只看到了挣扎,无助,和不甘心!但是却唯独没有绝望!!

        这个人,有着非常强烈的要活下去的信念!

        这么一个执着的人,是谁将他给迫害成这样?!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嗡嗡——”

        体力的透支,令得楚南脑海之中一阵阵的嗡鸣,他感觉自己的耳边充满了模糊的嘈杂声,这一刻,他身后的那些警务人员,竟然纷纷冲过来,上去一把将楚南给摁住!!

        而楚南此时却是没有丝毫反抗……他此时的内心,充满了愤怒。

        看着那血泊中倒在地上,可悲可怜的抽搐着的年轻男子,楚南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是这么的无力,这么的没用!他从小从爷爷那里接受的教育,就是人,想要获得有些价值,那么至少,是要给这个世界创造点什么。

        而现在,楚南恨自己……甚至是连一个刚救活的人,都无法拯救,而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不敢和挣扎的再次丢掉生命!

        “还想跑!?——我们警方现在以拒捕的名义对你进行强制逮捕,你可以不说话,但是你所说的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楚南此时一双眼睛……隐隐含着一丝屈辱的神采。

        他扭过头来,用一种骇人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这两个身穿制服的家伙,没有丝毫反抗,就是这么单纯的瞪着他们。

        这两名警务人员,也许是心里有些心虚,而且楚南这幅神态,的确是有些吓人,他们都是刻意的避开了楚南的直视。

        楚南感到屈辱……是感觉,这个在背地里操控一切,并且害死这个无辜的人的混蛋,在非常彻底的践踏着楚南的人生观。这种无形的心殇,是难以言说的。

        …… ……

        此时此刻,在另外一边。

        夏月婵说是要去谈生意,但其实不然,她是去单独找周云强私下见面。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在夏月婵很严肃的提出某个问题之后,周云强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半晌之后,周云强面色认真的说道:“月婵,我想你需要知道,我这三年,是为什么,要如此努力。”

        “如果你说是为了我的话,我会认为你很没有出息。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你需要为了自己的信念而奋斗,而不是一个女人。”

        周云强摇头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就是我的信念。”

        “周云强,也许这句话放在别的女人那里很动听,但是实在抱歉,我依然对你没有丝毫特殊的感觉。这一次我们的见面,是家族之间的联姻迫在眉睫,但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所以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兑现你的诺言,当初你告诉我,你愿意再给我三年时间。现在,第一年才不过刚刚过了一半。”

        “……”周云强看着夏月婵苦笑着道,“夏月婵,你这么对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奇怪,所有人所有事,对我来说,都是很容易解决和摆平的,但是唯独你,让我无从下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将这次提前的婚约,再次延后是吧?”

        “是的。”

        “这样好吧……你再在东海市呆两天,给我两天的考虑时间,怎么样?”

        夏月婵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也许我的提议过分了,我作为家族联姻的筹码,本是没有丝毫自由和发言权可言的。所以,你现在能够答应考虑,我很感谢你。”

        “呵呵……”

        周云强只能苦涩的干笑:“这也许就是一物降一物,没办法,对于你的话,我无法反驳。给我两天考虑时间吧,你也应该知道,这次我们家族来了不少国外的亲戚,这些,都需要我思考一个套路,来给他们一个说法。”

        夏月婵点头:“感谢。”

        “但是你这一次,必须要答应我。——如果我在家族方面做好了思想工作的话,这是最后的三年期限了,三年之后,你一定要兑现你的诺言。”

        夏月婵说:“好。但是我真诚的希望你,能够在这三年之内,尽可能的转移注意力,忘掉我,去追逐一个更值得你去付出的女人。”

        周云强苦笑:“呵呵,这个,我无法向你保证。太难了。——行了,月婵,今天就这么说吧,两天之后,我自然会给你答复的。”

        …… ……

        入夜。

        别人都在家里吃午饭。

        而楚南则是刚从局子里面出来。

        很庆幸,夏月婵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并且亲自去将楚南给担保出来,同时也解决了一些琐碎的事情,让相关部门不会再去找楚南的麻烦。

        从警局回酒店的路上,沉默了很久,夏月婵忽然问道:“你难道都不想和我说一下,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