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69章 暴雨前的风平浪静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69章 暴雨前的风平浪静

    作品:《神医相师

        有些人天生是很善良的。www.lingdiankanshu.com

        但是本性无论是怎么样,在遇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之后,难免就会想到一些比较极端的事情。

        而这个老刘这一次显然是被高氏家族的人利用了他的弱点——怕死。

        他不想死,所以,他选择了被高氏家族的人摆布,选择了背叛公司。

        当然,怕死是每个人类的天性,包括楚南在内,他也是怕死的。其实楚南假如说真的知道了这个刘哥是因为像筹钱给自己治病而不得以背叛公司,多少还是能理解他一些的。

        刚才老刘可谓是正儿八经的在鬼门关中溜达了一圈,最后侥幸活了下来,整个过程长达将近一个钟头,在这个过程里,楚南面色一点点的变得苍白,满头大汗,却坚决不放弃。正是因为楚南的这种不放弃,令得老刘很侥幸的活下了性命。一个钟头本来就很是漫长,在那差点儿死掉的老刘看来,就更加的漫长了,仿若一个世纪一般。

        楚南的妙手仁心悲天悯人的情怀,深深的感染了这个刘哥,而老刘也越发的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竟然由于自己的行为,不小心把楚南这么一个难得的好人给害了。

        自责感,如同一只蝎子一般,尖锐的尾巴毒刺,深深的刺着自己的心脏,令他对自己厌恶到了极点。

        “月婵姐姐……”

        所有人都一片安静,李梦茹试探的轻声呼唤了一下夏月婵,而后者则是毫无回应。

        夏月婵此时就这么愣着神看着早已经是空落落的会议室大门。刚才楚南身影像是在门口的一刹那的颤抖,令夏月婵心中不断的翻转起涟漪。

        “信与不信,一念之间,心有多念,信有多坚。若是不信,只因不念。”——夏月婵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楚南的这句话,他知道,楚南是在责怪她对他的不信任。但是夏月婵也很想信任楚南……只是,那些真凭实据就摆在面前,夏月婵无法说服那个理性的自己去信任楚南啊!

        而“孜然一身是过去,冷暖自知现如今”这句话,却是不经意间令夏月婵心里一阵发堵,她感觉自己似乎是明白了话里的意思,楚南似乎是在说,过去他孜然一身,没人去信任他,现如今就算没有人信任他,他也依然可以坚强的活下去。

        这挺令人心酸的。

        “希望……我是真的误会楚南了吧……”心中非常的纠结,呼吸有些难过,一向理性的夏月婵,竟然生平以来第一次祈祷自己出现了错误的判断。

        …… ……

        从夏月婵的医药美容机构的公司总部离开之后,楚南就一路回去了自己的住处,非常狼狈的那种。

        说真的,楚南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是孜然一身,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他当然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有朝一日被自己所信任的人不信任的感觉,有些猝不及防,但他始终明白,自己不能被太多负面情绪所笼罩,遇到事情,解决事情才是男人做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现在楚南已经知道了是高氏家族的在算计自己,顺便将夏月婵的玉露系列唇彩在市场上挤兑走。虽然高氏医药是进行的剽窃和山寨,但是他们的动作快,玉露唇彩的完整概念宣传片还没有正式送入传媒播放,那边儿高氏医药就已经高调的出现在了民众的眼球之中,所以在一些不太知青的人看来,高美唇彩,很可能会被认为是正牌的那个!

        “……我现在……该怎么办?”

        艰苦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楚南在房间里简单的对自己进行了按捺医疗,熬制了一些恢复元气和内息的药,在这个过程之中,楚南的反复的问着自己,他应该怎么去做。

        身体现在出现了内息透支的现象,通俗点儿说,在近些天内,身手可能不太犀利了,如果再遇到什么暗杀的话,那么楚南可不敢保证自己就可以吉人天相大难不死了。

        “或许……眼下这种情况,我只能按照子鸿所说的那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去找寻一些悄悄动手的机会,好好阴一把高氏医药的人。”

        虽然楚南这种人比较在乎所谓的因果循环,不想枉造杀孽,但是有人三番四次的跟自己的性命与人格过不去,楚南感觉必要时,是要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整治一下敌人的,当然,不见得出刀必见血,能达到威慑和一报还一报的目的也行。

        “但是……如果我这么做的话,就有些麻烦了。也许我可以逞一时之快,但是夏月婵名下的医药美容公司还是会遇到一些麻烦。玉露唇彩和高美唇彩,明明一个是正品,一个是山寨品,但是民众却不知道,就算我把高氏家族的那兄弟俩给好好修理一顿又怎么样?他们最多吃一些**上的痛苦,却无法正明公道,还玉露唇彩,还夏月婵,还我……一个清白。”

        楚南苦思冥想,感受着体内渐渐重新凝聚的内息,他的心思也是越来越凝结,越来越清明。

        …… ……

        另外一边。

        高氏医药总公司,老总办公室。

        高旦哈哈一笑,挂断电话,然后非常畅快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珍藏纪念版的古巴进口雪茄。这雪茄烟可是名贵的古巴奢侈品,虽然是消耗品,但是却更值得去收藏。此时此刻,高旦竟然将自己的这支收藏雪茄掏出来点燃抽上,可想而知,他现在是有多么的开心。

        “夏月婵,楚南,呵呵,你们就算偷偷摸摸的合作上了又怎么样?最后不还是得输在我高旦的手中?夏月婵,被称为夏氏家族这最年轻一代头脑最聪明的女子。呵呵,也不过如此嘛。希望夏月婵能够在这次的事情中,拿出点儿骨气,不要回去求她们老夏家的人去帮她。”高旦得意地笑着,他知道夏月婵曾经放出海口说不靠家族也能自己一手创立自己的名产业。

        “嘶……呼……”深深吞吐一口烟雾,高旦哈哈一笑,“他妈的!这雪茄,就是够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