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7章 龙凤虎鹤,狮豹鹰雀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7章 龙凤虎鹤,狮豹鹰雀

    作品:《神医相师

        “混账!!乾坤医定阁号称天下第一针,自然是有其地位象征!针灸规格,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显露于外人面前?!”

        胡神医依旧是在嘴硬,他那两撇猥琐的八字胡,已经被气得呼呼直翘了。www.lingdiankanshu.com

        “一派胡言!敝帚自珍,乃业界同仁之间的大忌!!相互交流,互通有无,取长补短,一同进步,才是让我们中医发展壮大的唯一途径!你不要张口闭口代表你们乾坤医定阁!我不希望现今备受推崇的四大中医世家之一,全都是你这么一个德性!我希望,你即便是在乾坤医定阁之中,也是失败的异类!!”

        “你!!”胡神医被楚南这番话气的吹胡子瞪眼,“好!!既然你要看,那么我就告诉你,我这针灸之术,到底如何!”

        “刷刷刷!!”

        连续几下甩动,胡神医将自己针灸盒里面的几根银针拔出来:“我们乾坤医定阁的针灸之术的规格可没有你那不知道什么门的规格那么复杂!我们讲究实际,讲究实用!四根银针,长、短、粗、细各不相同,人身之上的脉络,有通有阻,有深有浅,对应各个穴位,采用不同的主治银针!疗效显著,却没有什么各种兽禽的形象来哗众取宠!”

        楚南听到胡神医的讲述之后,知道对方是对于自己的针灸之术乏善可陈了,摇头笑道:“如果华夏中医几千年的针灸传承之文明,有你说的那么简单的话,那么我们华夏国的老祖宗是不是都是废物?!”

        这句话说的很重,楚南决定好好的让大家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针灸,来以正视听!!

        “我没有必要与你辩驳什么是兽禽,什么是图腾!我只需要让你明白,每一针,都有每一针的妙用。”说着,楚南看向赵子鸿,“子鸿,在场只有你相信我,所以,我想用你的身体来进行……”

        “没问题!!”

        赵子鸿非常相信楚南,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二话不说就站了出来,“楚南,你说怎么来,我就怎么来。”

        赵子煌与赵子飞,虽然平时挺嫉妒弟弟的,但是兄弟感情却也不是开玩笑的,见赵子鸿毫无畏惧的就站出来让楚南做**实验,他们当即就慌了:“老三!别乱来!今天是给父亲治疗,你就别跟着添乱了!我们相信你这朋友了!回头咱们再好好聊行吗?带着你朋友离开,父亲还需要安静的治疗!”

        赵子鸿此时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对他们说:“大哥,二哥,我相信楚南。”

        “来吧。”

        楚南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赵子鸿坐下,抬手一一道出自己手中那八支银针的来历!

        “第一针,龙相,龙阳针!——针问督脉!总督一身阳经。行脊入脑,内醒肾元,中枢于人!督脉通,而百脉通!此为我楚门逆天八针,第一式,一柱龙阳海与天!”

        “第二针,凤相,凤鸣针!——针问任脉!总任一身阴经。起于胞,行于腹,会于手足!此为逆天八针第二式,一遇凤鸣三阴会!”

        “第三针,虎相,虎啸针!——针问带脉!起季胁,斜下行,绕周身!此为逆天八针第三式,一朝虎啸腰满弓!!”

        “第四针,鹤相,鹤唳针!——针问冲脉!上通于颈,下通于足,贯穿全身!此为逆天八针第四式,一声鹤唳血海腾!!”

        “第五针,狮相,狮吼针!——针问阴跷脉!令四肢厚重有力,视觉沉稳,静如恒星!此为逆天八针第五式,一夕狮吼力拔山!!”

        “第六针,豹相,豹尾针!——针问阳跷脉!令四肢矫健迅捷,视觉灵巧,动如流星!此为逆天八针第六式,一甩豹尾疾如风!”

        “第七针,鹰相,鹰隼针!——针问阳维脉!通气顺息,凝于丹田,释于全身!此为逆天八针第七式,一瞬鹰隼气盖世!!”

        “第八针,雀相,雀跃针!——针问阴维脉!解忧回神,固本培元,兴心醒脑!此为逆天八针第八式,一念雀跃万花开!”

        “八针八相,对于不同的病患有不同的妙用,对于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增幅作用!此举借由人身奇经八脉的原理,来引发人体之内的潜力,或治病,或强身!”

        说着,楚南将八支针一一收好,只留下龙阳针,他看向身边静坐的赵子鸿,道:“子鸿,之前我已经对你施以过龙阳针,所以,接下来你应该可以承受得了龙阳针激发的效力。”

        话音未落,他已经转至赵子鸿的身后,掀开他的背脊,然后龙阳针在酒精灯下火焰消毒,迅速施针,随着楚南在赵子鸿背部正中的位置搓动银针的动作,赵子鸿渐渐变得面红耳赤,整个人的整体气质都渐渐发生了变化!

        这个感觉很神奇,一个人的气质,会在短时间内,以人们可以发现的感觉发生变化,这骇人听闻。

        还不等众人多作反应,楚南已经结束施针,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些汗珠,这是他以气行针的象征。

        “好了,子鸿,感觉如何?”

        赵子鸿一双眼睛充满了精神,他发现自己整个身体似乎都瞬间年轻了七八岁!!仿佛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而且身上充满了某种无法言说的力量。

        “我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如此舒服过。”

        楚南点了点头,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铜质小物件:“这个东西,重要么?”

        赵子鸿明白楚南是什么意思,轻轻摇了摇头:“只是装饰。”

        “好,掰开它。”楚南上去将铜质小物件递给赵子鸿。

        “嗯?!——掰开……这个东西???”这可是铜制品,是金属啊!赵子鸿放在手里都感觉有些沉。

        “是的,掰开。”楚南用一个肯定的眼神,“用尽全力。”

        楚南的眼神给了赵子鸿勇气,他沉吟了一下,最后重重点头,然后卯足了气劲。

        一双手狠狠的发力,就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脆响……

        一个沉重的铜制品物件……竟然被赵子鸿给生生的徒手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