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0章 针与锋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0章 针与锋

    作品:《神医相师

        看到高旦如此气定神闲的问自己,楚南知道,这个高旦……绝对是一个不好摆平的角色。www.lingdiankanshu.com

        于是,楚南尽可能的压制着心中的那团火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楚南。”

        “楚先生,你好。不知道,这次是哪位专家邀请你来参加本次京都医学学术研讨会的?——哦,或者这么问你,你是隶属于哪所医院的?”

        楚南紧皱眉头,还没有等着说话,坐在前排的高夕忽然站了起来:“高主席,抱歉,我插一下嘴。”

        “哦?”

        高旦此时看到自己的弟弟高夕站起了身来,他面色细不可查的动容了一下——他隐隐感觉到,能够让自己这个不喜欢在一些破事儿中冒头的弟弟忽然冒头,那么……那个楚南,要么是自己弟弟的好朋友,要么是自己弟弟的敌人。

        当然,高旦知道自己的弟弟高夕的德性,凭借他的处事风格,是不会那么义气为了自己的朋友出头的,所以……那个楚南,极有可能是自己弟弟高夕的敌人。

        果然不出所料,此时高夕说话了:“这个叫楚南的人,是我们第二人民医院的实习生!据我所了解,他是一个在医院中偶尔打打下手的大学生,没有资历,没有正规从医经历。至于是谁安排进来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一番哗然。

        乖乖,这货还只是一个实习生?怪不得这么年轻——而就是这么一个大学生医院实习生,竟然敢在这种场合里出言责问主席台上的专家,这货……难道以后是不想在这个行业里混了吗?!

        而高旦自然也是从自己弟弟的这番话之中,听出来了大致的苗头。

        “……”叶笙歌此时面色非常的难看——不知道是谁安排进来的……这实在指桑骂槐吗?叶笙歌脸上感觉很不好看,但是……他并不是不支持楚南的心性。他支持楚南这种珍贵的品德,但是……现如今这种场合,这么做,真的是太过欠缺冷静了啊!!心中迅速的思索着,一会儿该怎么给楚南打圆场,他一边将目光投到自己女儿叶瑶的身上。

        他看到自己女儿此时明显非常紧张的表情,隐隐嗅到了一股奸情……啊呸,不是,是暧昧。这让他不得不联想到之前自己所知道的那个自己女儿的神秘男友……

        联想到这件事情,这自然而然就让叶笙歌想到了之前自己和楚南打电话说自己女儿有男朋友了的事情。

        当初……这小子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个小楚,还跟自己打马虎眼儿呢?

        而越是这样,叶笙歌就越是狐疑,就越是怀疑自己的女儿叶瑶和楚南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因为往往关系到了某种地步,才会让人刻意隐瞒吧?

        “好,你坐下吧,高医生。”

        高旦此时摆了摆手,示意高夕坐下。在这种公众的场合,一般高旦和高夕都不会以兄弟相称,而是会称呼一些表面称谓。这很正常,却也很是虚伪。

        高夕缓缓坐下,然后扭过头,朝楚南的方向投过去一个得意而又幸灾乐祸的眼神——哼,老子这次根本不用动手!!老子倒是要看看,今天,你这个傻逼怎么死的!!

        “楚医生是吧?”

        高旦再次将目光投向楚南:“大家都很清楚,你为何如此生气。在这里,我为上半年发生的那场悲剧,代表我们整个医药界对你说一声抱歉,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些不幸的孩子之中的家属?”

        楚南眉头紧锁——什么特么的将你代表整个医药界?!那个老肥猪专家做错的事,轮得到你来承担吗?!医药界轮得到你一个人来代表吗?!他娘的,现在好了,你这么一番话,反而是将我直接不动声色的给放在了整个京城医药界的敌对立场上啊!

        狠!够狠!!不愧是能够做到如今这种大规模的医药产业级别的业内大人物,每一句话里面都是暗含阴险和陷阱!

        “我不是他们任何人的家属,但是医者父母心!作为一名医生,任何一个生命由于诊治不力的原因而消逝,我都应该为之站起来说句话!”楚南面对着全场数百人的凝视,丝毫不惧的迎上了高旦的目光,一字一句,正气凛然的说道。

        “对,你说的没错,我很欣赏你这种态度和品质。但是,你应该知道,今天这种场合,你这么忽然站起来公然质问别人,是很不礼貌,同样也是很欠缺素养的行为,其实有很多事情,我们都可以私下里好好商榷,毕竟,我们的京都医学学术研讨会是每年只有一次,每一次的时间都很是紧缺,时间宝贵,不容浪费。”高旦面带一丝笑容,声音沉稳淡定,眼神中甚至还泛着一丝看待晚辈后生的慈爱感。

        这种语气和表情,楚南不得不再心中暗暗佩服其影帝资质。

        “时间宝贵?不容浪费?那你的意思是说,为一个冤死的小生命来辩驳,来质问,是浪费时间吗?”楚南依旧不松口。

        “呵呵,是啊,一个冤死的小生命,实在令人心疼。但是你现在所做的,只是责问,而我们在做什么,你知道吗?”高旦忽然呵呵一笑,然后摊开双手,问道。

        楚南皱眉冷声道:“你们在讨论在未来的一年时间里,该如何赚钱!而不是该如何救人!”

        此话一出,楚南的言论再次引得全场一片哗然——可怜的孩子,他的这番话,真的是触动了在场大多数受邀者的逆鳞啊……在座的这些人,谁不想赚钱啊?

        周永福坐在第一排,已经开始捂脸,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而叶笙歌已经准备好随时站起来帮楚南圆场了。

        此时,高旦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依然淡定如初:“非也。小伙子,你看,你已经进入了误区。每个人都有愤青的年龄段时期,但是你这种心态,是很不成熟的,如果你以后准备做一名合格的医生,一定要摒除这样的心态,心态不端正的医生会陷入极端,只会害到病患。我们做医生,做医院,搞医药的,都是为了救人济世,而想要更好的救世济人,就必须要研发更多的药品,引进更多更先进的医疗设备,以此来救人治病。如果不赚钱,我们该如何进步,如何研制药品,如何进购药物和设备?怎么更好的救人呢?所以,你要明白,赚钱,就是为了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