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31章 再次被霸王硬上弓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31章 再次被霸王硬上弓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呃……”

        刘新宇很无奈,这一幕让他想起了秦思怡,当日秦思怡不就是这种情况吗?

        不过秦思怡是被恶魂所伤,是不会伤及性命的,而凌諾羽不同,她是被赢勾的阴气所伤。

        恶魂怎么能跟赢勾相比?

        尽管赢勾没有伤她的意思,但这阴气却不是凌諾羽可以承受的了的,如果不迅速清理掉,是有生命危险的。

        刘新宇帮她清楚这些阴气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这个阴气的位置在胸口处……实在有些不方便啊!

        “赢勾他不是故意的。”刘新宇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口说道。

        “我……我知道,你有办法吗?”凌諾羽自然知道赢勾没有恶意,但她总不能让这些阴气留在自己身上吧?

        “办法是有,只不过很麻烦啊!”刘新宇眉头皱起。

        如果说秦思怡那时是他故意想占点儿便宜,那么凌諾羽这次……他是真的没办法在不触碰那里的情况下清除掉。

        因为恶魂跟赢勾根本没法比,两者层次上相差太多,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算了,你进来吧,如果不赶紧清除,阴气会浸入你的身体,对你没好处的。”

        刘新宇觉得还是救人重要,再这么下去,阴气就要浸入凌諾羽的身体中了。

        虽然他也想过要不要将赢勾喊出来,然后问问能不能靠他来清除,但一想到赢勾现在都没法控制住自身的阴气,就更别说清除了。

        所以刘新宇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自己动手。

        “那个,你脱下睡衣,我看下阴气的具体部位,然后你再穿上。”刘新宇轻声说道。

        他这次真没有占便宜的想法,但他不知道阴气在凌諾羽身体的哪个具体部位,只能先确定好阴气的位置,再进行清除。

        “还……还要脱衣服?”

        凌諾羽的表情很尴尬,脸颊羞红,望向刘新宇的眼神中带着幽怨跟质疑,她以为刘新宇是故意让她这么做,然后趁机占她便宜。

        “就脱一下,用不了一秒钟就行。”刘新宇正色说道。

        “好吧!”凌諾羽感觉自己上半身已经有些阴凉的感觉了,她知道刘新宇没有骗自己,阴气开始浸入她的身体了。

        将睡衣褪下,丰满的胸部显露在外,不过凌諾羽紧接着穿了上去,低着头,不敢看向刘新宇。

        整个过程到不了一秒钟的时间,不过刘新宇已经看到了阴气的分布,口中默念了一遍九字真言,指尖泛起一道青芒。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右手手指朝着凌諾羽的胸前刺去,在凌諾羽麻木而又呆滞的注视下,他指尖的青芒几乎触碰了凌諾羽的整个上半身。

        “好了。”刘新宇松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

        凌諾羽脸颊通红,身体无力的蹲在了房间的地板上,口中喘着香气,好像很累的样子。

        “你……没事吧?”刘新宇看到凌諾羽突然蹲在了地上,皱眉问道。

        “没……没事。”凌諾羽想要站起来,但她全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特别是刚才被刘新宇触碰的地方,酥麻的感觉最强烈。

        自从十余年前,她跟张浩宗结婚之后,就没有男人碰过她,就算是张浩宗没成太监之前,在她的坚持下,也只是摸摸小手而已。

        但现在……刘新宇几乎将她的上半身给摸便了,凌諾羽很敏感,特别是她这种情况的女人,想不敏感都不行。

        “我……我站不起来。”凌諾羽快哭了,这种全身无力,全身酥麻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呃……”刘新宇无语,他站着,凌諾羽蹲着,刚好可以看到那抹雪白的东西。

        而他是一个男人,有着正常的生理反应,下身……也起了变化。

        他本就只穿着一条裤|衩,所以这种变化,自然被凌諾羽收入了眼底,看到这一幕的凌諾羽……脸颊无比的羞红,表情也很尴尬。

        “我把你送回房间吧。”刘新宇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念道家静心决,将凌諾羽搀扶了起来。

        凌諾羽依偎在刘新宇的身上,心跳的很厉害。

        一年前的刘新宇就属于那种肌肉隆起的身材,更别说经过一年特训之后了,肌肉如小山一般凸起,身上的剑伤遍布。

        这种身材加上伤痕,无疑对女人可以产生极大的杀伤力,凌諾羽尽管是天仙榜上的女人,但她终究还是个女人,对男人不可能没有感觉。

        十余年的空虚期令这个倾国倾城的女人心中充满了寂寞,十余年来,她也幻想过跟其他的男人缠绵,这并不是说她浪|荡,而是人之常情。

        哪个男人会拍着胸牌说没有臆想过跟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又有哪个女人可以说没有想过跟所谓的男神做那种事情?

        刘新宇搀扶着凌諾羽走到门前,刚想开门,但凌諾羽的手掌却按在了房门上,顺手将门锁给锁上。

        “……”刘新宇望着这一幕,不解的看了一眼凌諾羽,搞什么?该不会又是霸王硬上弓吧?

        凌諾羽靠近刘新宇,几乎面对面,轻嗅着刘新宇呼出的气体,凌諾羽的脸颊潮红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男人的味道吧?她在张浩宗的身上从来都没有闻到过,准确的说……是张浩宗成为太监之后,就没有闻到过。

        “帮帮我。”凌諾羽推着刘新宇,朝着床头走去。

        “……”刘新宇眼角抽搐了起来,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儿啊?自己这辈子就做了几次这种事情,第一次是被上官嫣儿强行的,难道这次也要被凌諾羽霸王硬上弓?

        刘新宇的手掌提起,准备阻止凌諾羽,但凌諾羽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犹豫了下来。

        “我不想……做一个不完整的女人,哪怕我们只是对方的过客也好。”凌諾羽深情的说道。

        刘新宇犹豫了一下,但就因为这一犹豫,他本来就不怎么坚固的防线……顿时崩溃了!

        崩溃之前,刘新宇对张浩宗生出了歉意,他很理亏,这算什么事儿?住着人家的房子,还玩着人家的女人?张浩宗如果泉下有知,怕是能气的活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