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26章 杀你只需一根银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26章 杀你只需一根银针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一旁的凌諾羽复杂的望着刘新宇,她实在没想到刘新宇是为了那顿饭钱才挺身而出的。

        开始的时候,她以为刘新宇是因为她的容貌,毕竟作为天仙榜的第九名,凌諾羽对自己的容貌跟身材都很有自信。

        其实天仙榜上的九个美女差距都不是很大,怎么说呢,总之各有各的风韵吧。

        就好比貂蝉跟西施一样,都是华夏的四大美女,你能说出谁更漂亮一些吗?这种事情根本没法比较。

        “砰!……”

        就在这时,张浩宗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一掌将红木桌给拍成了碎末,他现在很愤怒。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既然你想死,那就我成全你!”

        张浩宗的话语落下,前方的十多名黑衣人齐齐拿出了一把手枪,枪口对准了刘新宇。

        群龙会在上海的势力很大,作为三巨头之一,他们无论警局里还是市里,甚至省里都有关系。

        所以张浩宗敢在这种公共场合将刘新宇杀掉,一个外来人而已,竟然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如果不除掉这人,张浩宗是没法在上海混下去了。

        凌諾羽看到刘新宇被枪口指着,尽管知道枪支对刘新宇造不成威胁,但她眼神中依然浮现出一抹担忧。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担心刘新宇,可能是这个男人是因为帮自己才落到这副田地的吧。

        “喂,别忘记还有我呢!小喽啰就跟小喽啰玩,大哥级的人物就应该单挑啊,你说对吗?张公公。”

        潘铭起身,眼神凌厉了下来,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

        “潘铭,你是想跟我为敌吗?以后还想不想在上海立足了?”张浩宗看到潘铭出面,冷声喝道。

        他并没有将潘铭放在眼里,因为差着很多名次呢,但他手下这些人……肯定不是潘铭的对手。

        “你还是先考虑一下,你能不能活下来吧!”刘新宇右手握在天谴剑的剑柄上。

        “终于要拔剑了吗?”潘铭神色一楞,轻声自语。

        张浩宗脸色狰狞了起来,手上的指甲猛然变长,足足有着两寸的长度,指甲上泛着冷光,足以堪比利器。

        他的表情并不轻松,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刘新宇在握住剑柄的时候,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一股无形的杀意……弥漫在了周围。

        突然,杀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刘新宇握住剑柄的手掌松开,耸肩说道:“算了,对付你个太监,还用不着拔剑。”

        “……”张浩宗脸色无比难看,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看扁呢!

        “砰!砰!……”

        枪声响起,五六名黑衣人没有管潘铭,直接对着刘新宇开枪。

        刘新宇身影虚幻了起来,子弹没有打到他,他的位置……也丝毫未变。

        “我靠,你们这群混蛋,将老子当成空气了?”

        潘铭身影闪动,手中的青铜匕首冷光连连,一道道血花溅起,随之便是惨叫声。

        他没有杀这些人,只是将他们的手筋给挑断了,因为在这种地方杀人……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潘铭,等会儿我再跟你算账!”

        张浩宗对潘铭的做法很是愤怒,但他对刘新宇更加愤怒,所以他想先解决完刘新宇,再去解决潘铭。

        宛如匕首长度的指甲朝着刘新宇抓来,刘新宇向后一跃,闪过张浩宗的攻击。

        他原先位置的那张石桌被指甲碰到,立即化作了五六块整齐的石块,那石头被切开的平和度,简直比机器切开的都要光滑。

        刘新宇望着张浩宗的指甲皱眉,他好像在哪儿见过这种秘术。

        张浩宗看到刘新宇皱眉的样子,以为他害怕了,冷笑着说道:“现在后悔了?可惜啊……已经晚了!”

        说完,他便继续朝着刘新宇攻去,宛如匕首的指甲切破一张张石桌,整个酒吧,瞬间变得狼藉一片。

        “我想起来了,三祖公跟我说过!已经被灭亡了的东瀛国,好像就有这么一种秘术,不过这种秘术得需要自宫,原来你的秘术是来自东瀛啊?”

        刘新宇眼神一亮,望着张浩宗,紧接着他叹气,我说哪里来的这种恶心变|态的秘术呢,原来是东瀛的秘术啊,这就合情合理了。

        “哼,管他哪里的秘术,只要能杀了你的,就是好秘术!”

        张浩宗冷哼一声,他的脚趾指甲也突然变长,刺破了鞋子,手脚并用,朝着刘新宇杀来。

        “没意思,既然我已经想起了这秘术的来源地,继续跟你纠缠也什么用了。”

        刘新宇刚才躲避张浩宗的攻击并不是因为忌惮,而是他在想事情。

        他有一个强迫症,一旦想到的事情,就必须要弄清楚结果,不然他没心情做别的事情!

        刘新宇手中出现一根银针,在他食指跟中指之间夹着,轻轻一抛,银针便朝着张浩宗的心脏射去。

        张浩宗不屑的一笑,左手指甲对着射向自己的银针挡去,同时嘲讽的望着刘新宇。

        你也太嚣张了一些吧?一根银针也想杀我?难道潘铭没有告诉你,我是群侠榜的第十一名吗?

        刘新宇看到了张浩宗的嘲讽,摇头一叹,开口喃喃道:“知道什么叫做差距吗?差距就是……你全力以赴了,我一根银针就可以取你性命!”

        话语落下,银针刺破了张浩宗的指甲,就仿佛刺破一块豆腐一样简单,朝着他的心脏而去。

        “怎么……可能!”张浩宗脸色惊慌了起来,他指甲的硬度足以挡住子弹,但为何会被一根银针刺穿?难道他是……地煞榜的人?

        “咻!……”

        银针刺穿张浩宗的心脏,从起后背穿出,插在了地面上,针上没有沾任何的血滴,闪烁着银芒。

        张浩宗瞳孔收缩,全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他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他跟这个人的差距如此之大!刘新宇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不过……他也只能去问阎王爷了。

        “这家伙……”潘铭倒吸了一口凉气,凭着一根银针就瞬间秒杀张浩宗,刘新宇究竟有多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