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22章 剑不杀人不出鞘(上)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22章 剑不杀人不出鞘(上)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凌諾羽诧异的打量了刘新宇一眼,这个男人……竟然将自己给无视了。

        人都是好奇的,女人更是好奇中的战斗机。

        凌諾羽也不例外,她也好奇,她好奇为什么刘新宇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

        在上海这座城市里,凡是见过她的男人,都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那种眼神,就仿佛恨不得将她按倒在地一样。

        当然也有一些男人,他们故装清高,对她视而不见,但也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凌諾羽可以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不一样,起码跟那些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不一样。

        酒吧里的男人时不时的朝着凌諾羽的方向望来,眼神中夹杂着欲|望,不过他们却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因为……这个女人是张浩宗的女人。

        张浩宗身为群侠榜的第十一名,在上海很有势力,他的组织是上海势力的三巨头之一。

        “还是老样子。”

        凌諾羽对着酒吧的服务员说了一声,便朝着刘新宇走来,笑着问道:“先生,你在看什么呢?”

        “呃,看看有没有熟人。”刘新宇回应道。

        他并没有发现有地煞榜的人,准确的说连一个群侠榜的人都没有。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地煞榜总共才十八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见到呢?

        而群侠榜虽然有着七十二个人,但偌大的上海也只有十余人而已,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见到的。

        “那有先生的熟人吗?”凌諾羽问道。

        “没有。”刘新宇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哦,那不知道先生有没有时间陪我说会儿话呢?”凌諾羽对着一旁的沙发一指,示意刘新宇坐下。

        如果刘新宇坐下的话,就代表愿意陪她说话,如果不坐的话……就代表不愿意。

        “能跟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聊天,是我的荣幸。”刘新宇微笑着说道,坐了下来。

        潘铭坐在距离刘新宇不远处,正在跟那名和凌諾羽一起前来的少妇聊着,尽管那个少妇没有凌諾羽这么漂亮,但也很有味道。

        “问个冒昧的问题,小姐今年芳龄几何?”刘新宇开口问道。

        “你猜。”尽管问女人的年龄很不礼貌,但凌諾羽并没在意。

        这时候酒上来了,82年的拉菲跟一瓶路易十三黑珍珠,这两瓶酒市场价都是几十万的价格,而且有价无市,在这种场合里……绝对低不下一百万。

        刘新宇瞥了一眼拉菲,眸中闪过回忆,他记得那次交流会住宾馆的时候,上官嫣儿的总统套房里就是82年的拉菲。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刘新宇心中一叹。

        上官云朔肯定死了,这件事刘新宇想都不用想,刘沐炎都能对自己下杀手,更别说上官云朔了,只是不知道上官嫣儿是否也遇害了。

        “应该二十出头吧?”刘新宇听到凌諾羽的话,笑着回道。

        凌諾羽闻言,黛眉一挑,没有说话。

        “怎么?难道说高了?”刘新宇摇了摇杯中的红酒。

        “咯咯……”凌諾羽一阵娇笑,说道:“先生真会说话,我已经奔三了。”

        “呃……”刘新宇露出一副茫然的样子。

        其实他知道凌諾羽肯定三十多了,但他没有点破,逢场作戏他是高手。

        而凌諾羽也知道刘新宇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她心里还有挺高兴的,女人嘛,没人愿意听到别人说自己年龄大。

        “还不知道先生姓名跟年龄呢,我叫凌諾羽,盛气凌人的凌,千金一諾的諾,羽毛的羽。”凌諾羽端起酒杯,朝着刘新宇示意了一下,轻抿了一口。

        刘新宇喝了一口红酒,说道:“刘新宇,刘备的刘,新世界的新,宇宙的宇!年龄的话……今年刚满二十,也快奔三了。”

        “照刘先生这么说,那我岂不是要奔四了?”凌諾羽作出一副责备的样子,眼神幽怨的问道。

        刘新宇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其实姓名只是一个代号,年龄也只是一个数字,没必要太在意这些,人活的潇洒就行了。”

        “恩,说的在理。”凌諾羽点头,举起酒杯,说道:“来,为你这句话,干一杯。”

        ……

        “那小子谁啊?我怎么从没见过他?小白脸?”酒吧不少男人嫉妒的望着刘新宇。

        “得了吧,不可能是小白脸,张浩宗能准许他女人给他戴帽子?”

        “不过这小子胆子可真够大的啊,竟然明目张胆的跟张浩宗的女人坐在一起,不想活了啊?”

        “可能不是本地人吧,不知道张夫人是谁!你们忘记一个月前外地的一个暴发户来这里,喝醉了酒,想要亲张夫人,然后被打残扔到黄浦江里的事儿了?”

        周围的男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尽管这样,他们望向刘新宇的眼神,依然带着嫉妒,恨不得坐在那里的人是他们。

        “刘先生,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凌諾羽问道,脸蛋因为酒力变的微红起来,十分诱人。

        “恩,今天刚到上海。”刘新宇如实说道。

        “那不知先生来到上海,干什么呢?”

        凌諾羽瞥了一眼刘新宇手腕上的百达翡丽,她知道这个男人肯定不简单,不然她也不会邀请他上来了。

        “散心。”刘新宇敷衍道。

        凌諾羽一愣,但紧接着释然,她知道这个男人没有说实话,但她早就习惯了,男人嘛,嘴里哪有什么实话。

        “先生背着的东西很重要吗?从一楼到这里,一直没见先生摘下呢。”凌諾羽望着刘新宇身后那被麻布包裹的天谴剑,轻声问道。

        刘新宇抬头,浅笑,道:“没摘下是因为没有必要摘下,而且我也不想摘下。”

        帝一跟刘新宇说过一句话,剑不杀人不出鞘!

        也就是说,如果刘新宇将天谴剑摘下,就代表有人要死了!

        就在这时,电梯里走出十多个人,带头的是一名身高接近二米,穿着西服的男人,男人长得很俊美,只不过眼神有些阴冷。

        他身后的十多个人眼神凌厉,眸中精光闪动,细眼一看便知道都是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