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6章 腐败的世界政府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6章 腐败的世界政府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次日清晨,刘新宇退房,离开了宾馆。

        他身上的钱不多了,离开藏剑谷的时候,帝一总共给了他们三个人一万块钱。

        刘新宇感觉帝胤跟帝殷第一次到外界,肯定多少有些不习惯,便给了他们两人一人四千五,自己留了一千。

        一千块钱真不够花的,这几天吃饭加上住宾馆,刘新宇身上只剩下不到一百块了。

        “得找个工作呢。”刘新宇轻声自语。

        尽管他有着无数办法可以弄到钱,比如去抢,去偷,去骗,但他实在不屑于这种手段。

        刘新宇来到了郊区,他不想在市区,因为市区里会很容易碰到熟人。

        郊区,城南,这是一个开发区,尽管现在还有点儿破旧,但用不了几年,绝对会跟市区一样繁华。

        前方,一片被写上‘拆’字的小区前,停着数十辆挖掘机跟推土机。

        那里站满了人群,有穿着制服的土地局管理人员,也有开放商,还有警察,更多的还是……小区里的居民。

        “不行,这个价格我们没法接受!尽管我们城南比不了市区,但现在城南房子的价格也不便宜啊,七八千一个平呢!”一名小区里的人大声说道。

        “没错,我们买房的话七八千一个平,但你们给我们的拆迁价却是一千五一个平,如果拆了的话,房子我们也买不起,我们住哪儿?”另一人说道。

        城南属于郊区,经济水平并不高,有些人甚至靠种地来养活一家。

        “这是上面的规定,郊区拆迁价格,就是一千五!”开发商是个外国人,说着一口别扭的中文。

        “上面的规定?我们华夏什么时候有这规定了?”小区里的人质问道。

        “这是世界政府的统一规定,世界各国都得遵守,更别说你们华夏了!”开发商不想跟这些人纠缠,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华夏自己的土地,为何要听世界政府的?”一些人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张局,您也是咱们城南的土地局局长,您说句话啊!如果华夏是这么规定的,那我们认了,但是为何要听世界政府的啊?”

        小区里的人朝着站在一旁的土地局局长问道。

        土地局局长面露难色,他也感觉这拆迁价格有些低了,但他没办法,因为这是世界政府的规定。

        “您说话啊!”小区里的人将土地局局长围住,齐齐说道。

        “哎……”土地局局长叹出一口气,他能说什么?连美国总统都同意了世界政府颁发的新政策,他一个小小的土地局局长,能说什么?

        “世界政府么?”刘新宇摇头,离开了这里。

        ……

        中午了,刘新宇来到一个小摊前,准备买点吃的,他身上钱不多了,得省着花。

        买个两个煎饼果子,刘新宇边吃边走。

        突然,前方一队人,大约十来个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过来,他们是朝着不远处的一辆三轮车去的。

        三轮车很老旧,旁边一名七十余岁的老人坐在地上,前方摆着一些红薯。

        “有执照吗?”一名穿着制服的人问道。

        这些人是世界政府的一个部门,部署在世界各国,他们的臂章上是一个地球的图案,这是世界政府的标志!他们有一个名字,让无数摊主闻之色变,他们就是……遍布全世界各国的城管!

        他们的人数很多,多的数不过来,无论你身在哪个城市,都可以看到他们,无论城市大还是小,贫穷还是富有,他们都会存在。

        城管这类部门,华夏也有过,但跟世界政府的这些人比起来……小摊摊主们还是喜欢华夏的城管。

        “没……没有。”老人悻悻的说道,他不会说谎,他真的没有执照。

        他从郊区骑着三轮车来到这里,足足用了三个多小时,就是想把这些不到一百块钱的红薯卖掉,然后回去给老伴买药治病。

        “没有?没有你还坐在这里?”

        穿着世界政府制服的人冷笑一声,一脚将老人踢到在了地上,然后其余的人将摆在地上的红薯全部踩烂,有个人还将三轮车上没有摆出的红薯给扔了下来,顺便踩烂。

        那辆破旧的三轮车也没有逃过它那悲惨的命运,被几名世界政府的制服人用铁棍砸的稀巴烂。

        周围不少路过的行人都露出了恼怒的表情,有几个青年都想上前阻止,但却被身边的人拉下。

        这些人他们得罪不起,因为他们是世界政府,以前的时候,有人将这些人收拾了一顿,结果第二天……那个人便被世界政府的军队带走了,至于结果……

        世界政府的城管们并没有停手,四五个人将老人围在一起,开始拳打脚踢,嘴角还都挂着笑意。

        有一名城管还拿出了手机,拍下了这一幕,顺手发到了微博上。

        “住手。”刘新宇走到十多名世界政府城管的身后,冷声说道。

        前面拆迁的事情他可以假装没看到,毕竟拆迁款是少了些,但还没有威胁到那些人的性命,但这件事不同,如果他不出手的话,老人真会被打死的。

        “你说什么?住手?我们这是在例行公事!世界政府的事情你也敢管?”领头的人,望着刘新宇,不屑的说道。

        在世界政府的公文中,如果哪个人没有执照便摆摊,其世界政府城管部门,有着将其杀死的权力。

        “这里是华夏,还轮不到你们世界政府插手!”刘新宇的眸光很冷,如果熟悉他的人知道,这是杀意。

        “华夏?现在谁不知道世界各国都得听从世界政府的调遣?小子,你跟我讲理?有这个资格吗?”领头人走的刘新宇面前,说道。

        “你们真好意思说出这句话!你们不是华夏的人吗?世界政府怎么了?难道就因为他们给你们发工钱,你们就帮着他们欺压自己国家的人?”

        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青年,青年的眼神跟刘新宇一样,充满了杀意。

        “你说的很对,谁给我们发工钱,我们就听谁的!”世界政府的城管中,其中不少都是华夏人。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