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4章 王道长与实魂体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4章 王道长与实魂体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真是奇观啊,神迹!”

        一些不明真相的避雨者,无比震惊的望着这一幕。

        “跟传说中的龙吸水简直一模一样,你们快看,那雨水逆流的尽头!”

        天气很闷,所以乌云压的很低,刘新宇造成的逆流并不是很高,但却紧紧跟乌云连在一起,使人产出了跟乌云交接的错觉。

        他们以为乌云里有东西,是那个东西将雨水吸上去的,便联想到了传说中的‘龙吸水’!

        避雨者们只是看到了这个奇观,却没有感觉到雨水中那无奈以及彷徨的心境。

        突然,雨水不再逆流而上,重新化作了大雨降落,而刘新宇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雨幕中。

        “想不到心境的突然变化,竟然让我在剑道的领悟上更上一层楼。”刘新宇望着窗外的雨水,轻声自语。

        他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下来,将湿掉的衣服脱在一旁。

        这一年的经历让刘新宇变化很大,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变化,还有心境上的,他对这个世界的无奈以及世事的变化无常有了更深的认知。

        世界因为情而变得多姿多彩,而人也因为情,才有了七情六欲。

        因为情字,人们会生气,会高兴,会嫉恨,会悲伤,更会成长!

        刘新宇走进洗手间,打开淋浴的水龙头,任由清凉的水流洒在自己身上。

        他的眼神很平静,手掌轻轻举起,水龙头洒下的水流顿时停在了半空,慢慢汇聚成一把接近一米的水剑。

        “情之深处,无奈彷徨!就命名为……黯然彷徨决吧!”

        刘新宇嘴角浮笑,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那把水剑随之消散,化作一道水流洒在了他的身上。

        ……

        深夜,雨还在继续下着,刘新宇躺在床上,床头放着一杯酒店自带的廉价茶水,正无聊的读着一本时代周刊。

        相比起刘新宇的惬意,宾馆外面却一点儿也不平静。

        王道长很狼狈,为了追一个实魂体,他从云海市的市区跑到了这里。

        他是一个奇门中人,平日里帮警察局处理一下奇异的案子,比如这一件。

        说起这实魂体,暂且长话短说,它是由恶魂进化而来,但却比恶魂要棘手的多,因为它已经可以占据人类的身体,并且那个人类的身体已经彻底成为了它的。

        其实这个王道长跟刘新宇有些渊源,他就是秦思怡警局里的那个老者,那次邀请刘新宇相见,被刘新宇一个道字给击败的人。

        王道长没有姓名,因为他被他师父捡到的时候,他师父就没给他取名字,后来他跟着他师父学艺,帮警察局处理灵异案件,被称之为王道长。

        王道长的身边跟着两名警察,这两名警察比王道长更狼狈,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他们的狼狈并不是因为跟实魂体交手造成的,而是这么远的路,他们一路追来,外面雨这么大,给淋得。

        “王道长,我实在跑不动了,这实魂体跟以前的恶魂不同,太难对付了。”一名协助王道长的警察,喘气说道。

        他们在路上用了很多捕杀实魂体的方法,但是都被它逃掉了,现在这两名警察已经没力气了。

        “看来,只能我出手了。”

        王道长先前不出手的原因是那里是市区,就算下着雨,路上也有行人,但这里不同,这里僻静一些,雨这么大,可以将他出手的声音覆盖掉。

        实魂体跟常人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它的眼睛是红的,而且身上漂浮着一层黑气,这股黑气是尸气,只有懂道术的人才能看到。

        实魂体对着王道长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张开嘴吼了一声,它的牙齿很锋利,嘴里还有些许肉块,显然是刚害了人不久。

        “妖孽,看招!”

        王道长嘴里念念有词,突然眼神一凌,手中拿出一张黄色符咒,对着实魂体抛了过去,大喝了一句:“大水咒!”

        大水咒是道教上清派茅山宗的一种秘术,也就是说……这个王道长是茅山一脉的传人。

        大水咒在雨天里,威力更大,就在王道长扔出符咒的同时,符咒被水浸湿,然后消失。

        符咒消失之后,五六股手腕粗细的水流朝着实魂体而去,他还是第一次跟噬魂体交手,所以想先困住它,再找方法除去。

        但是王道长低估了实魂体的速度,它的速度太快了,就在那五六股水流攻向它的时候,它已经离开了被攻击的范围。

        “糟了,你俩快跑!”王道长脸色一变,今天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那两名警察闻言,刚想逃走,但他们的速度怎么比的上实魂体?瞬间便被实魂体追赶上。

        实魂体一把抓住一名警察,张开腥臭的大嘴,对着警察的后脖咬去,这一口要是咬上去,那名警察的脑袋都会被咬下来的!

        就在实魂体即将咬在警察后脖的时候,旁边宾馆三楼一间房间里……射出一根银针。

        银针刺穿了水流,化作一道银线插在了实魂体的眉间,就在银针刺中实魂体的瞬间,实魂体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化成了一滩血水。

        那两名警察余惊未定,一屁股蹲在了雨水中,王道长愣了一下,诧异的望了一眼三楼房间的方向。

        以一枚银针就将实魂体杀了?上面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奇门中的长辈?不行,我得去拜见一下!王道长如此想着。

        ……

        银针是刘新宇发出的,按理说银针是杀不了这种存在的,但银针上却被刘新宇施上了道术,这样一来……击杀一个实魂体,简直轻而易举。

        其实在王道长施展大水咒的时候,刘新宇就察觉到了下面的事情,因为道术之间是有感应的,大水咒是茅山一脉的秘术,自然会被刘新宇感应到。

        他原先不想出手,但念在茅山宗跟自己终究算是道教的同门,他便出手了。

        “砰砰砰!……”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刘新宇双眼微眯了起来,他知道敲门的是谁,肯定是下面那个有着三脚猫道术的王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