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3章 生来彷徨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3章 生来彷徨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刘新宇走在人海茫茫的大街上,他终究还是在云大的校门口停了下来。

        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再跟这个学校有任何的瓜葛,但他却对某些人心存不舍。

        站在暗处看一眼,看看她过的好不好,这对刘新宇来说就足够了。

        他不会跟林诗音以及其他故人相见,一是没有必要,二是……他未来的路布满了坎坷,让他们以为自己死了,不一定是件坏事。

        今天是九月一号,各个大学开学的日子,也是新生军训的日子。

        大个子跟君笑他们升到了大四,唐世杰毕业,步入了社会,天谴社长的位置……成为了君笑。

        老生走,新生来,天谴的实力下滑,但也屹立在顶级社团之巅,只不过今年的社团格局肯定会变,就跟这个世界一样,随时都会发生变化,令人措手不及。

        大四了,大学里的最后一年,无论是叶云还是林清茹亦或者是王穆琳,以前那些叱咤云大的人物们,都很少露面了。

        林诗音读了大二,依然是美术系,她总是喜欢抱着一个画板,带着天真的微笑走在校园里。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坐在宿舍区操场的木椅上,素描着一副肖像。

        因为她听说这个地方是以前刘新宇竟然参加诛杀战的地方,天谴社团的第一批社员就是在这里经历的特训。

        刘新宇戴着墨镜,远远的望着她。

        就在这时,一名长得很帅,身高挺高的帅气男生走到了林诗音面前,然后从背后拿着一束玫瑰花。

        林诗音脸红了起来,她依然是这个性格,碰到什么事儿都容易脸红。

        “不好意思啊,你人很好,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林诗音委婉的拒绝。

        刘新宇看着那一幕,摇头一笑,这丫头还是那样,还是那么害羞,看来她已经从悲伤中出来了。

        ……

        离开云大之后,刘新宇去了一趟盛世龙城,楼房的门锁对于他来说就仿若无物。

        打开房门,刘新宇进入房间,当他看到房间内全是自己的肖像画时,瞳孔收缩了一下。

        关上门,他离开了。

        他怕继续待下去,会看到更多伤神的东西,他怕他会忍不住,然后去找林诗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所以刘新宇离开了。

        ……

        伴随着麻布的脚步声,刘新宇将被麻布包裹着的天谴剑挂在身后,走出了小区。

        街道上响起一首歌,歌的名字是汪峰的生来彷徨,一首励志且又现实,充满无奈的歌曲。

        这首歌就跟刘新宇的人生一样,也跟他的心情一样,充满了无奈与彷徨。

        旋律响起,商场的音响中……传出汪峰那沧桑的声音。

        每天走在疯狂逐梦的大街上,我们精神褴褛却又毫无倦意

        徘徊着寻找着那虚空的欢愉,奔波着抗争着那无常的命运

        朋友啊这生活会把你的心伤烂,可它从来就不会有一丝怜悯

        再也别象个傻瓜一样的哭了,因为象我们这样的人生来彷徨

        传真机到炼钢厂有一万光年,那只是我们失梦之路的起点

        妈妈你善良的孩子还没放弃,他想在今夜的街上爱到死去

        朋友啊这世界会将你的梦破败,而它从来就不会有一丝同情

        再也别象个疯子一样的拼了,因为象我们这样的人生来彷徨

        路上散落着花朵般受伤的英雄,如同我们一起挣扎着的那些片段

        朋友啊这生活会把你的骨折断,而它从来就只是在袖手旁观

        不如象一块石头一样的滚吧,因为象我们这样的人生来彷徨

        朋友啊这世界会将你的爱破灭,而它从来就不会给一次拯救

        不如让我们一起放任自流吧,反正象我们这样的人生来彷徨

        ……

        我们来到这世界,就注定要为人生付出代价,注定会迷茫,注定在辛苦的世界里彷徨。

        我们在出发时都一样的真实、质朴,在社会的历炼中渐渐改变,渐渐背弃了梦想,走上了各种不同的道路。

        因为我们成熟了,或许懂得了太多人生道理,也看懂了这个真实的世界,就像变成了一台传真机,扮演着刚刚出发人们的人生导师。

        但是,当我们回头看去的时候,看着自己出发时的梦想和青葱的模样,却恍若隔世,中间那条遥远的路永远都回不去了,也永远留在了那段人生中。

        刘新宇的人生是彷徨的,无奈的,充满崎岖跟艰辛的,但他……却只能选择继续走下去。

        ……

        刘新宇早已离开了音乐能够传达到的地方,但他的心情真的很压抑,就跟这说变就变的天气一样。

        天色阴沉了下来,方才还万里晴空,一会儿的功夫便乌云密布。

        “轰隆隆!……”

        一声声惊雷响起,雷光伴随着倾盆大雨轰然而下。

        路上的行人都快步跑着离开了,要么开车回家,要么找了一个地方避雨,嘴中还咒骂着这鬼天气说变就变。

        只有一个人茫然的走在大雨中,不曾闪躲,也不曾止步,任由雨水击打在他的身上。

        雨下的更大了,雨水将刘新宇全身都浸湿了,麻布也被雨水打湿,隐约间可以看到那一抹血红的剑身。

        刘新宇抬头,雨水击打在他的脸颊,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上,又从脖子上流入身体,最后流在了地面上。

        “情切切,意绵绵,无言痴相对!剑萧萧,气咻咻,黯然……彷徨醉!”

        话语落下,刘新宇全身一颤,身上的雨水尽数蒸发,化成滴滴水滴升空,夹杂着降落的雨水……汇聚成了一把三米长的水剑!

        水剑悬空,刘新宇身体三米内再无雨水接近,仿若一个真空地带。

        突然,他朝天一指,悬空的水剑猛然朝空刺去,化作了水花!

        但水花却并没有落地,而是继续朝空前行,将降落的雨水都冲上了高空,形成了一副壮阔的画面!

        雨水逆流而上!

        “我靠,你们快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儿?雨水怎么往空中飞了?”避雨的少数人,都看到了这幅画面。

        雨下的很大,所以他们看不到刘新宇,只看到雨水突然就往上逆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