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0章 半年匆匆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0章 半年匆匆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半年光阴匆匆而逝,这半年时间足以改变什么事情。

        比如,云大的学子们已经熟悉了没有刘新宇的日子,慢慢的接受了他死亡的事实。

        这就是现实,不管一个人造成的影响多大,迟早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疏淡。

        玛莎拉蒂撞毁案,并没有查出凶手,最后警方没办法,只能将罪名安排在那个被刘沐炎杀死的亡命徒身上。

        如今是腊月寒冬,白雪将整个云海市覆盖了,还有不到半月就过年了,这是寒假期。

        房外的寒风呼啸,白雪纷飞,就比如林诗音此时的心情一样,茫然而又沮丧。

        她住在云大旁边的盛世龙城小区,因为这是她跟刘新宇一起买的房子。

        她知道自己银行卡里有一亿元的巨款,但是这半年来,她一分都没动,她怕自己动了之后,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然而,这不过是林诗音自己欺骗自己的一种寄托而已,就算自己不动,他会回来吗?

        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但仍然愿意自己敷衍自己,不敢面对现实。

        这半年来她过的很好,刘大军很照顾她,在什么事上都向着她,就好比自家的叔叔一样,让林诗音感到了一丝亲情的温暖。

        虽然这半年来她偷偷哭过很多次,就像今天这样,站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风景,茫然过很多次。

        她从云大的学子口中,知道了很多关于刘新宇的事情,她总是喜欢将刘新宇的事情用笔记在一个小本子上,这是她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情。

        哦,对了,刘新宇出事消息传出之后,林诗音转到了美术系。

        她学的人物素描,现在的房间里,几乎都是刘新宇的素描像,各种神态,各种动作,完全就是刘新宇的写真集。

        ……

        上官嫣儿走在雪地里,穿着一件白色的貂衣,美眸中少了些天真与灵动,多了一抹对现实的无奈以及时间的沧桑。

        仅仅半年的时间,上官嫣儿跟以前仿若两人,没办法,她的遭遇只能让她变得坚强。

        她跟着福伯来到了僻静的乡镇,她没有再去上学,她现在也不叫上官嫣儿,有一个新名字……陈蓦然。

        寓意是,陈年往事,蓦然回首!

        ……

        林清茹倒是跟以前没什么不同,只是跟云韵聊天的时候,如果不经意间提到刘新宇,她的眼神中会浮现一丝落寞跟悔恨。

        王穆琳跟王母住在了云大,快过年了,她跟王穆明去买些年货。

        “姐,大哥哥呢?我好些天没见他了,他不是说要教我奇门之术吗?不会食言吧?”

        王穆琳并没有告诉王穆明刘新宇死去的事情,只是说他有事暂时退学一段时间。

        “恩,会的,等你长大了,你大哥哥就出现了,他不会食言的。”王穆琳露出一个微笑,但她的眼神紧接着黯淡下来,不会食言吗?

        程佳馨对刘新宇死去的事情只感到惋惜,她是曾经对刘新宇有过好感,但也只是好感而已,两人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多的故事跟纠葛。

        君笑跟君茹这姐弟俩除了过年回家,一般不会聚在一起,以前的时候,就算这两人回家在一起,没几天便会吵架。

        但这次……却是一个例外。

        姐弟俩没有再吵架,好像是没有这个心情,两人谁也没有提起刘新宇,可能是觉得提到那个人,也只是徒生伤感。

        秦梦瑶跟秦思怡有了自己的新家,她知道刘新宇为何给自己钱,这个男人就好像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一样。

        秦思怡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家,然而现在家有了,但她希望留在家里的那个人……却没了!

        秦梦瑶是个不会表达,不敢表达自己想法的人,尽管她对刘新宇有好感,却只是默默的在他身后追逐着,不曾说出过。

        现在的她是不是在后悔?是不是悔恨自己的怯弱?秦梦瑶没有答案,只是深夜里的某个时刻,她会在梦中哭醒。

        大个子的家是农村的,今年他回到了家中,给家里带回了五万块钱。

        这五万块钱是社团的年终福利,作为整个大学界最强的社团天谴,作为干部的大个子,发这些钱并不多。

        当他看到全村人对自己羡慕的目光,以及恭维的话语,大个子没有任何高兴的心情,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刘新宇,他什么都不是。

        大个子是个很单纯的人,他不知道刘新宇的家人联系方式,如果他知道的话,这五万块他不会带回家,而是给刘新宇的家人打去。

        虽然他知道刘新宇家里家境肯定很好,不差这五万块钱,但他想表达的意思并不是钱,而是……自己的心意。

        张岩松喝的烂醉,经常喝醉的时候一个人大哭,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哭,就算他的父母也不知道。

        他是一个不入流的富二代,因为在富二代里他实在算不上富二代,但却又比穷人有钱,所以是不入流的富二代。

        他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都是一些狐朋狗友,每个人都是为了他的钱跟他结交,饭局之后……谁也不认识谁。

        自从跟刘新宇认识之后,那次自己跟大个子挨打,刘新宇出面为他解决,他才知道被朋友在乎的感觉真的很好。

        张岩松的本性不坏,也很重感情,一喝醉之后,他便会想起跟刘新宇的过往,便会控制不住自己,大哭起来。

        ……

        半年的时间,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大,特别是刘新宇,仅仅半年时间,他对剑术的造诣便追赶上了帝家兄妹。

        尽管现在他还打不过他们,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过年了,藏兵谷里并没有什么鞭炮声,但传出的笑声跟欢乐声却是刘新宇向往的。

        帝一、木非烟以及帝胤跟帝殷,他们将刘新宇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这份亲情的感觉,刘新宇感到很温暖。

        尽管自己经常被帝胤揍,也经常被帝殷这个古灵精怪的妮子捉弄,但他相信,如果自己再碰到生命危险,这几个人绝对会站在自己身后。

        而他……也不再是孤身一人的人,以后的路……也不再是一个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