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09章 粗一点儿,大一点儿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09章 粗一点儿,大一点儿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什么叫把我的给他?这玩意儿能给的吗?

        帝胤对自己的妹妹很无语,你说你刺哪儿不行啊,非往那地方刺!

        “呃,宇儿你没事儿吧?”

        帝一表情有些别扭,他想笑,但想了下又觉得好像不太合适。

        “……”木非烟掐了一把帝一的大腿,示意他过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事儿。

        帝殷的脸颊通红,眼神中夹杂着歉意望着刘新宇,开口说道:“新宇哥,没事儿的,大不了我负责!”

        “……”刘新宇额头流下冷汗,同时他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好险,差一点儿啊,自己就要断子绝孙了。

        “不用负责,只是差点儿而已。”

        刘新宇望向帝殷的眼神中充满了忌惮,他决定以后再也不跟这女人实战了,跟帝胤实战顶多挨几剑,但跟帝殷实战……是会变太监的啊!

        “没事儿吧?”帝一走了过来,询问道。

        “没事儿,只是刺在大腿根部而已。”刘新宇面生尴尬。

        “殷儿,你不是跟着你妈学过医术吗?你给宇儿处理吧。”帝一望着帝殷,开口说道。

        “啊?我……我给他处理?”帝殷绝美的脸庞上,带着茫然。

        那个地方虽然还不是那里,但是也相差不多了,而且治疗那里,肯定会看到那里,自己一个女孩儿家……

        “医不忌人,殷儿,看开点儿。”

        木非烟说这句话的时候,脸颊有些羞红,不忌人?不忌人的话她怎么不给刘新宇看?

        “好,好吧……”帝殷快要哭了。

        “不……不用吧,我自己来就可以,我也懂医术的。”刘新宇听到帝一让帝殷给自己治疗,立即开口说道。

        “你那只是外界的医术,恢复的比较慢,殷儿懂点儿医术,估计明日你便恢复了。”帝一开口说道。

        他说的没错,刘新宇医术虽然在外界看来很高超,但对医仙木非烟来说,还算不了什么。

        “那……好吧。”刘新宇无奈,他也想快点儿恢复,伤在那种地方……实在太难受了。

        ……

        刘新宇的房间内。

        “你个混蛋,是不是故意不躲的?”帝殷脸红着问道。

        “殷妹妹,我想躲啊,但我躲的过吗?你速度那么快!不过早知道刺在这里,我就不躲了。”刘新宇委屈的解释。

        帝殷听完,仔细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当时刘新宇斩下自己一缕头发,自己一生气,结果没注意轻重。

        “谁让你进步这么快的,让我吃了一个暗亏。”帝殷抱怨道。

        “呃……”刘新宇无语,自己实力进展的快,也成错误了?

        “脱裤子!”帝殷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刘新宇说道。

        “啊?”刘新宇听着这句暧|昧十足,令人浮想翩翩的话,愣了下来。

        “脱啊,我妈不是说了吗?医不忌人,你不脱我怎么看啊?”帝殷黛眉皱起。

        “好……好吧。”刘新宇尴尬的说道,这下倒好,自己倒是尴尬无比,而帝殷……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脱下裤子之后,刘新宇跟那玩意儿露了出来,帝殷脸红了一阵儿,然后诧异的望着刘新宇的下身。

        “喂,你快治啊,看什么?”刘新宇被看的全身不自在,这女人……不会还想再来一剑吧?

        帝殷‘哦’了一声,结果说出一句直接让刘新宇吐血的话。

        “看上去好像跟我哥哥的不一样呢,恩,好像粗了那么一点儿,也长了那么一点儿。”

        刘新宇:“……”

        站在门外偷听的帝胤:“……”

        ……

        夜间,刘新宇躺在床上,回想着往日的一切,自语道:“也不知道诗音怎么样了,不过她应该以为我死了吧?这样也好,我以后的路太难走了,她有一个新的开始也不错。”

        次日清晨,帝胤跟帝殷正在实战练剑。

        刘新宇走到帝一跟木非烟身前,开口说道:“帝一叔叔,非烟阿姨,我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啊?”

        “什么事儿?直说。”帝一不解的望着刘新宇。

        “我想跟着非烟阿姨学习医术,医术的基础我都懂,只是没有非烟阿姨那么神乎其神。”刘新宇轻声说道。

        木非烟跟帝一相视一眼,莞尔一笑,说道:“好啊,阿姨可以教你,这样吧,以后上午你练剑,下午来书房,阿姨教你医术。”

        “好。”刘新宇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对着帝一跟木非烟行了一礼,便去练剑了。

        就这样,接下来的五个月里,刘新宇上午练剑,下午跟着木非烟研习医术。

        几个月眨眼间过去了,夏天变成了秋天,秋天变成了冬天,此时已经是寒冬腊月!

        “九决式于身,剑法皆为根!飘逸步轻盈,鲜血泣刃沉!动若兔,静若松,步法要怪,出手要快!”

        白雪纷飞,山地上帝一对着雪地中练剑的刘新宇喝道。

        “砰!……”

        血色长剑血光闪动,刘新宇的剑刃停在一块一人高的岩石五公分处,剑刃并没有触碰到岩石,但岩石却粉碎开来。

        “很好,短短半年的时间,已经可以发出剑气,看来这半年里,你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帝一望着刘新宇,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刘新宇兴奋的笑了笑,望着漫漫白雪,拔剑指向群山,朗声说道:“长啸狂浪滔天,多少真英雄?剑指苍莽天下,生死笑谈中!”

        这半年里,刘新宇成长了很多,身体比半年前更加硬朗,胸肌凸起,眼神凌厉。

        帝一朝着一颗枯树走去,走到枯树前,掰下一根树枝。

        “按剑清八极,归酣歌大风!天子凭玉几,剑履若云行!”

        帝一轻喝,身影舞动,那根普通的树枝在他的手里宛如一把神剑!

        “平明拂剑朝天去,薄暮垂鞭醉酒归!一剑青莲破百神,万剑横空星斗寒!”

        一根树枝,周围剑气四溢,白雪飞天,颇有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的意境。

        “这是……青莲剑歌?”刘新宇愕然。

        “世上本无青莲剑歌,剑法由心生,当你的心境达到,任何的诗歌都可以成为剑歌!”

        帝一将手中的树枝扔掉,望着刘新宇,意味深长的说道。

        ps:九更爆发,还想要十更吗?月票,推荐票,打赏,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