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07章 剑皇授技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07章 剑皇授技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至霸无情人有情,苍天无泪独悲鸣?”

        刘新宇望着血剑独自轻语,随之皱眉,这十四个字究竟什么意思?根本就是互相矛盾。

        至霸无情,既然无情了,为何会有情?苍天无泪,既然无泪了,为何独自悲鸣?

        就在刘新宇对剑身上的字不解的时候,突然感觉手掌一痛,鲜血流了出来,滴落在血色长剑上。

        “这……”

        刘新宇看着这一幕,茫然不解。

        “有灵气的兵器都会自动认主的,你的运气很不错。”

        帝一微笑着说道。

        刘新宇闻言,神色凝重的望着血色长剑,认主?而且还是自动认主?他很清楚,是这把剑自动割破了他的手掌。

        流出的血液滴在剑身上,很快便被血色长剑吸干,剑身依然是那副样子,丝毫没有任何的鲜血迹象。

        “想必这把剑的铸造者,肯定是带着一种很无奈的心情吧?”

        刘新宇望着剑身,自语道。

        “哦?此话何解?”

        帝一诧异的望了刘新宇一眼,问道。

        “至霸无情,苍天无泪,我从这两句话中,感觉到了一股无奈。”刘新宇如实说道。

        “无奈吗?”

        帝一仰头笑了笑,叹气说道:“好了,这把剑还没名字呢,帮它取个吧。”

        “就叫它……天谴吧!”

        刘新宇抚摸着血色长剑的剑身,正色说道。

        话语落下,外面一道惊雷闪过,随即传出一声轰雷声响,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你身体还没有恢复,等你恢复了,我教你剑术!”帝一复杂的望了一眼刘新宇,开口说道。

        ……

        待到刘新宇离开之后,木非烟走进屋内,靠在帝一身前问道:“东西给他了?”

        “给了,这本就是属于他的东西。”

        说到这里,帝一叹出一口气,继续说道:“当年李妍离世,哪怕强如刘勋也只能无助的看着她离开,那天……一晚上的时间,他的头发尽数变得雪白!”

        “最后他将跟随他一生的邪兵麒麟刺融化,铸成了这把剑,并在剑上刻下了十四个字,以来表达他对李妍的愧疚以及看着她离世,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无奈与悲伤。”

        “至霸无情人有情,苍天无泪独悲鸣!”

        木非烟叹出一口气,她可以体会到刘勋当时的心情。

        突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朝着帝一问道:“为何刘勋不将事情的真实经过告诉他,本来这孩子就心里怀着仇恨,现在加上刘沐炎这次,我怕他会被仇恨淹没了心智。”

        “他有他的理由吧,总之我知道他对这个孩子不是外人看到的那么简单,相反,他最在乎的便是这个孩子,他想将愧欠李妍的那些,都给他!”

        帝一说到这里,眸中闪过回忆,继续说道:“当年他将这把剑交给我,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让我将这把剑交给新宇,因为他很难出面。”

        “而且他让新宇离开逍遥岛,也是对他的历练,他不希望这个孩子在自己的庇护下成长!尽管在他的庇护下,刚开始的时候会很顺利,但是到最后……受庇护的人,只能止步在一个水平线上!”

        “他对新宇的期望很高,自然不会让他止步于此,让他离岛,然后步入外界历练,虽然这样很危险,但他只要活下来,那他未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

        “刘勋这一路就是经历了无数生死走过来的,所以对于这一点儿……他比谁都清楚!”

        话语落下,木非烟叹气,道:“想必他让这个孩子记恨他,也是为了让这个孩子有着一个变强的理由吧?真没想到,成为父亲的刘勋,会变得这样多愁善感。”

        帝一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知道这个孩子名字的寓意吗?”

        “什么寓意?”木非烟望向帝一。

        “刘新宇,当年他出生的时候,正好是乱世结束的时候,也就是新世界,新开始!而刘勋希望这个孩子的前途可以比他走的更远,世界上最大的东西是什么?不是天,而是宇宙!”

        “刘勋给这孩子取名刘新宇,就已经间接表明了他对这个孩子的期望,只不过他这个人……不善于言辞罢了。”帝一微笑着说道。

        ……

        雨一直下了五天,到第七天的时候,地面才逐渐变干,而刘新宇的身体也恢复了,脸色红润了不少。

        这一天,刘新宇跟着帝一学剑,帝一只是告诉了他几句话,意思很简单,从握剑、挥剑、刺剑开始。

        就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帝一给刘新宇的时间是一个星期,让他做到无比熟练。

        刘新宇知道基础很重要,没有反对,完全按照帝一的交代练了起来。

        就这样,白天他跟帝胤跟帝殷一起练剑,只不过是人家两兄妹练剑术,而他?一次又一次的练着基本功。

        每天刘新宇都是五点起床,除去吃饭之外,一直练到深夜十二点,每天就睡五个小时。

        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帝一感觉刘新宇的动作够标准了,才让他干别的事情……举剑!

        这个举剑是很简单的,但是在上面加上百斤的重量,那就不简单了!

        平行线举剑,剑上挂上百斤重的石头,剑不能倾斜,不能低于水平线!

        帝一给刘新宇的标准是……什么时候剑上挂上二百斤的石头,可以保持剑身不动五个小时,算合格!

        这个条件无疑是苛刻的,常人别说挂上东西了,就单举着剑,能保持五小时不动,那就算很厉害了,更别说还有二百斤的重量了。

        刘新宇听完,依然没有反对,他知道帝一让自己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剑皇的名号,岂是白来的?

        这一项训练可比那些基础难多了,刘新宇每天都累的全身酸痛,有时候他强制自己加重,都骨折了。

        不过好在有木非烟,骨折什么的都是小事,可以短时间内让刘新宇完好如初,就这样……刘新宇完全没了忌惮,拼了命的举剑。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眨眼间又是半月,这是刘新宇最后一天举剑,因为他已经可以在二百斤重量的情况下,坚持五小时剑身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