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02章 逝者往矣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02章 逝者往矣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上官云朔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玛莎拉蒂撞毁,车毁人亡?

        这也就是说刘新宇已经被刘沐炎杀掉了!

        现在刘沐炎肯定知道自己通知刘新宇的事情,他连自己的兄弟都能杀,还在乎一个曾经只是东皇手下的人吗?

        “怎么了爸?”上官嫣儿打开房门,不解的问道。

        “你什么都别问了,立即离开这里,学也别上了,拿着这些钱,立即前往乡下!记住,永世不要显露你的真实姓名!”

        上官云朔拿去一张十亿的支票,放在上官嫣儿的手中。

        “爸,到底怎么了啊?您别吓我。”

        上官嫣儿茫然的望着手里的支票,面色惊慌了起来。

        “你别管了,时间紧急,你赶紧离开吧,什么也不用收拾了!”上官云朔说道。

        上官嫣儿摇头,倔强的说道:“不,你不告诉我什么事,我不会走!”

        上官云朔摇头一叹,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什么?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他们可是亲兄弟啊!”

        上官嫣儿听到刘新宇的死讯,神色有些麻木,紧接着她决然的望着上官云朔,说道:“爸,女儿陪您一起。”

        “说到底这件事情还是因为女儿才引起的,如果女儿没有跟他发生关系,想必您也不会将刘沐炎的事情告诉他,这件事……女儿也有过失。”

        话语落下,上官云朔面生怒意,大声喝道:“混账东西,你胡说什么呢?赶紧走!爸反正也活不了几年了,而且这辈子也够了,但你不同,你还年轻,才刚刚开始!”

        “立即给我走,永远都不要回来!记住,不要报仇,这是爸对你唯一的要求。”

        上官嫣儿摇头,神色坚决,说道:“不,我不走,不就是死吗?女儿不怕。”

        她知道,如果自己走了,父亲会死!而且刘新宇也死了,两个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都已经消失了,她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上官云朔叹出一口气,趁上官嫣儿不注意,将其打晕。

        “福伯,麻烦你了,带小姐……走!”上官云朔对着一旁的一名老者,沉声说道。

        “明白。”那名叫福伯的老人点了点头,对着上官云朔行了一礼,便抱着上官嫣儿离开了这里。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上官云朔了。

        三个小时之后,上官家别墅。

        “知道我来找你干什么吗?”刘沐炎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微笑着望向上官云朔。

        上官云朔淡然的笑了笑,说道:“三殿下尽管动手便是,属下早已做好了准备。”

        哪怕是刘沐炎要杀自己,上官云朔也是自称属下,这并不是说他对刘沐炎尊重,而是对东皇的尊重,哪怕是死……他也依然认为自己是刘家军的一员。

        “好。”

        刘沐炎走到上官云朔身后,掌心浮现黑气,黑气将上官云朔的身体笼罩。

        杀了上官云朔之后,刘沐炎淡然的离开了上官家别墅,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因为在他的眼里,外界的人只不过是蝼蚁,难道你踩死几只蚂蚁,还会对心境产生影响吗?

        ……

        ‘玛莎拉蒂总裁撞毁山崖,经查实……死亡人为云海大学大三学生,刘新宇!’

        ‘经警方查实,杀人者为一逃犯,开着xx型号大货车将其玛莎拉蒂撞毁,逃犯已身亡,死因不详!’

        ‘大学生刘新宇出事前,募捐九亿给贫困地区,警方对此案件重视,扬言三日内破案!’

        ‘……’

        各类头条出现在各大报社的报纸上,今天的头条,无一不是针对于刘新宇死讯的传播。

        云海大学,大一音乐系的教室中,林诗音茫然的拿着报纸,呼吸急促了起来。

        她很紧张,她不想相信这是真的,拿出手机,按下了刘新宇的号码,结果……提示无法接通!

        “不会的,你不会丢下我的……”

        林诗音仿佛疯了一样,在众人的惊愕下跑出了教室,她以为这是刘新宇跟她开的玩笑,她真的很想这么认为,但是……玩笑会出现在报纸上吗?

        刘新宇的教室中,大个子跟张岩松保持着沉默,君笑有些愣神,刘新宇死了?他接受不了,昨天的时候,他不是还来教室里跟自己谈话了么?

        林清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车祸?死亡?

        她有些后悔了,后悔为何当初自己那么要面子,后悔为何……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

        王母在店铺里坐着,看着一旁发呆的王穆琳,叹出了一口气。

        “为什么好人总是这种结局呢?”王母惋惜的想着。

        秦梦瑶跟秦思怡相坐无言,秦思怡今天才明白,昨天的时候……为何刘新宇给自己支票,现在想来……他好像知道自己会出事一样!

        刘大军坐在教务处的办公室里,有些伤感,他已经把刘新宇当成了朋友看待。

        此时他手中拿着那杯未开启的茅台,自语道:“我说你小子那天怎么不对劲儿呢,是不是预感自己会出事啊?你这臭小子,认识这么长时间,咱们还没喝过酒呢。”

        清华学府中,柳洛裳跟柳洛书看着报纸,相视了一眼,最后化作了一声叹息,天妒英才!

        下午,在云大的批准下,以及唐世杰的要求下,天谴社员统一换下了黑色的中山装,穿上了白色的新社团服装,算是为刘新宇送行。

        今天的云大没有人敢笑,很多人都感到惋惜,一个彗星般的人物刚刚崛起,却又如彗星一般逝去,他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这位同学,你武力值多少?加入我的社团吧!”大个子想起自己跟刘新宇刚认识的画面。

        “宇哥,今天起我就跟你混了!”张岩松想起自己跟刘新宇化解恩怨的时候。

        “新宇,你小子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君笑回忆起他跟刘新宇在一起的时光,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那个男人身上有多少秘密。

        “同学,我们在哪儿见过?”秦梦瑶想起刘新宇刚来云大的时候,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