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97章 逍遥岛,九兄弟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97章 逍遥岛,九兄弟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林诗音麻木的望着刘新宇,眼角红了起来,泪水一滴滴的滑落。

        无神麻木的双眼也变得伤感,她抱住刘新宇,靠在他的胸膛上,大哭了起来。

        刘新宇听到哭声,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林诗音哭了,也就代表她正常了,情绪自然会宣泄出来,如果她不哭的话……才可怕呢!

        林诗音依偎在刘新宇的胸口,抽泣着,她现在需要一个精神支柱。

        本来刘新宇是成不了她的精神支柱的,尽管林诗音对刘新宇有好感,但毕竟相处的日子太少。

        然而刘新宇的那些话,无疑让林诗音打开了心扉,她愿意接受刘新宇成为她的精神支柱。

        一直哭到十一点钟,林诗音的眼睛红肿了起来,刘新宇的胸口已经被泪水跟鼻涕给浸湿了。

        “我……我饿。”林诗音哽咽着望向刘新宇,眼中含着泪花。

        刘新宇露出一个微笑,说道:“好,咱们吃饭。”

        将饭菜端过来,刘新宇将米饭递给林诗音,林诗音接过,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她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儿,她知道自己母亲肯定会希望她好好的,而不是方才那副样子,她要活下去,活的比任何人都要快乐。

        刘新宇脱下黑色t恤,拿到洗手间清洗了一下,然后拧干穿在了身上。

        好在这是夏天,湿漉漉的t恤贴在身上并不冷,反而很舒服。

        吃完饭之后,林诗音望向刘新宇,开口说道:“你刚才跟我说的都是真的?”

        “恩?你指的是哪些话?”刘新宇将剩菜收拾掉,微笑着问道。

        “就是……你的那些经历。”林诗音打量着刘新宇,这是她第一次正大光明的打量刘新宇。

        “当然是真的。”刘新宇坐在床头,点头说道。

        话语落下,林诗音沉默了下来,刘新宇刮了她的鼻梁一下,笑着问道:“怎么?听到我杀人,你害怕了?还是说……感觉我很陌生?”

        “不是。”林诗音摇头,握住刘新宇的手掌,认真的说道:“我很开心你能告诉我这些,而且……不管你杀多少人,还是做了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

        刘新宇笑了笑,拂动着林诗音的秀发,轻声说道:“休息吧,快凌晨了。”

        “恩。”林诗音点了点头,躺在了一旁,闭上双眼。

        刘新宇望着她的样子,微微一笑,起身准备到沙发上去。

        “你别走,我害怕。”就在他刚刚动步的时候,林诗音睁开双眼,轻声说道。

        “呃……”刘新宇茫然,点了点头之外,躺在了林诗音的旁边,林诗音抱住刘新宇,面带微笑,闭上了双眼。

        刘新宇无奈的笑了笑,任由林诗音抱着自己,两人逐渐入睡。

        清晨的时候,刘新宇早早的起床,此时林诗音红肿的双眼已经消了下去,看来昨晚睡得不错。

        两人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是林母跟林父刚出了那种事,二是刘新宇不想违背林诗音的意愿去做那种事,就算以后真的发展到那种地步了,也得两厢情愿。

        “新宇哥,带我去看看我爸妈好不好?”林诗音起床后,一边洗漱一边说道。

        “好啊,先去吃早饭,然后去看你爸妈。”刘新宇微笑着说道,他跟林诗音在一起,展露出最多的表情……便是微笑。

        刘新宇将林父跟林母合葬在了一起,不是为了省钱,而是这两人毕竟是夫妻,曾经相爱过。

        林诗音对这件事没说什么,可能她也觉得父母已经安葬在一起吧。

        她站在墓地上,待了很久,一直望着墓地发呆了两个小时,最后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转身挽起刘新宇的胳膊,离开了这里。

        有的人总是会在一夜之间长大,比如林诗音。

        我们现实中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这个世界也是这样,有着压力,才会成长,有着痛苦,才会长大!这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事情。

        ……

        时光飞逝,三日后,首都,上官家别墅。

        上官云朔眉头紧皱,因为今天别墅里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这个人……是逍遥岛的人!

        “上官云朔?我听说我二哥前几天来过你这里,可有此事?”

        说话的是一名俊美男子,给人一种邪异的感觉,他叫刘沐炎,正是刘天宙口中的三哥,也就是那天乘着潜水艇……离开逍遥岛的人。

        “三殿下……”上官云朔面露难色,因为刘新宇离开时说过一句话,以后别无瓜葛。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告诉我他来没来就行了,如果你能告诉我他去了哪里,那就更好了。”刘沐炎双眼眯起。

        “来过,但紧接着走了。”上官云朔如实说道。

        “去哪里了?”刘沐炎一边摆弄着手上的白玉戒指,一边问道。

        “这个……属下真的不知道。”上官云朔并没有告诉刘沐炎云大的事情。

        “哦,那好吧。”刘沐炎冷眼望了上官云朔一眼,便离开了上官家的别墅。

        刘沐炎离开之后,上官嫣儿从楼上走下,问道:“爸,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我看你好像对他挺忌惮的。”

        “逍遥岛的人,我怎能不忌惮?”上官云朔深吸了一口气,皱眉说道。

        “逍遥岛?逍遥岛的人怎么会来咱们家?”上官嫣儿黛眉微皱。

        “怕是为了……刘新宇而来吧。”上官云朔沉思了一番,说道。

        “难道那个人……是刘新宇的兄弟?”上官嫣儿不傻,猜到了些什么。

        “是兄弟没错,但怕是……同父异母!”

        上官云朔的话语落下,上官嫣儿再次皱眉,同父异母?这东皇不会有两个老婆吧?

        “东皇隐世的时候,身边有着九个女人!而且我听方才刘沐炎透露了一句,他们一共是……九个兄弟。”上官云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拧在了一起。

        “九个?”上官嫣儿单手捂嘴。

        “那那个人来找刘新宇,是为了什么啊?接他回逍遥岛?”上官嫣儿说到这里,眼神有些失落,刘新宇回了逍遥岛,自己还能见到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