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96章 十九年血泪史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96章 十九年血泪史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伯母想拜托你一件事。”

        林母望着刘新宇,又瞥了蹲在一旁的林诗音一眼,说道:“诗音,你过来。”

        林诗音望了一眼林母,眼角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流,走到了林母身前。

        “新宇,其实伯母可以感觉出来,你是一个好孩子!今天……伯母把诗音交给你,你能答应伯母,好好对她吗?”

        林母的话语落下,刘新宇神色一愣,望了一眼林诗音,而后说道:“伯母,您还是先问问诗音的意思吧。”

        刘新宇不想勉强林诗音任何事情,哪怕这件事上……也是一样。

        “不用,我自己的女儿,我心中有数,你只要告诉伯母你的答案就行了。”林母摇头说道。

        “好,我会照顾她一辈子。”刘新宇回答的很委婉,因为他不知道林诗音的想法。

        林母听到刘新宇的回答,点了点头,拉起林诗音的手掌,放在了刘新宇的手中,面部浮现微笑。

        这一抹微笑成了永远的定格画面,林母带着微笑离开了人世。

        刘新宇的心情很复杂,林母这一生很坎坷,这三年里她肯定吃了不少苦,但起码她离开的时候……是微笑着离开的。

        可能她已经看开了一切,也可能是因为她终于不再受罪了,还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女儿有了保障。

        “妈……”林诗音蹲在林母的尸体前,将头埋在林母的胸口,哽咽的哭了起来。

        就像是一个懵懂的孩子,又像是一个迷失了方向的旅行者一样,充满了无助跟悲伤。

        “医生,将尸体带到太平间吧,让他们体面一些,顺便找个墓地,葬了吧。”刘新宇写下一张一百万的支票,递给一旁的医生。

        “好。”医生点了点头,但又低头望了一眼趴在林母身上的林诗音,表情为难了起来。

        刘新宇将林诗音扶起,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尽量不让她看见搬运尸体的场面。

        救护车离开之后,刘新宇松开林诗音,刚松开她,林诗音便蹲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刘新宇皱眉,他知道不能让林诗音继续留在这里了,因为这样只会让她触景伤情而已,得离开这里。

        “走。”刘新宇对着林诗音伸出手掌。

        “我不走。”林诗音摇头,语气哽咽的说道。

        “你需要新的开始。”刘新宇眼神温柔了下来,轻声说道。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林诗音依然摇头,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

        “哎……”刘新宇叹出一口气,一记掌刀砍在林诗音的脖颈后,将其打晕,抱着她离开了这里。

        “把这里烧了吧,没必要存在了。”刘新宇从车上拿出三万块钱,递给林母一家的邻居,意思是让他们帮忙烧掉楼房。

        有些记忆虽然是珍贵的,但却是令人伤心的,比如这间房子,会令林诗音想起伤心的往事。

        刘新宇知道他这么做,会让林诗音短时间内恨他,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不想看着这个女人……沉沦在悲伤中。

        ……

        刘新宇带着林诗音来到了一家宾馆,林诗音还在昏迷中。

        现在已经是下午七点钟了,天色渐黑了下来,刘新宇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刘先生吗?您吩咐的事已经办好了。”

        这是医院的电话,刘新宇吩咐的事自然是将尸体火化,然后找个墓地安葬。

        其实下葬是个很讲究的事情,但刘新宇却办的很草率,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不想林诗音再为这件事伤神。

        “麻烦你们了,地址告诉我一下吧。”刘新宇问道。

        墓地的地址他必须要知道,因为事后林诗音肯定会去拜祭。

        忙完之后,已经八点钟了,刘新宇点了几个菜,放在了餐桌上,他知道,林诗音马上就会醒来。

        果不其然,一分钟后,林诗音睁开了疲惫的双眼,当她看到自己是在宾馆的时候,无神的望了刘新宇一眼。

        她没有说话,甚至连动一下都没有。

        刘新宇眉头皱起,就算林诗音骂自己也好,打自己也罢,这他都能接受,但是连话都不说……

        他知道林诗音继续这样的话很危险,这道坎过不去的话,她这辈子都毁了。

        “诗音,你知道吗?从小时候开始,我就被逼着看一些大人们都看不懂的书籍,读一些大人们都感觉到头痛的医书。”

        “六岁那年,我离开了自己的故乡,独自到了美国!我七岁的时候第一次杀人,八岁的时候守着脑袋裂开,脑浆乱溅的尸体吃饭。”

        “九岁那年,我熟识了全世界所有的枪械,十岁那年,我成为了一个特殊部队大队长的唯一警卫员。”

        “十一岁到十三岁,我参加了不下百次斩首任务,十四岁那年,死在我手里的人不下一千人!”

        “十五岁的时候,因为任务失败,为了活下去,我带领着小队在没有任何食物跟水源的情况下,活着穿越了地球上最大的死亡沙漠!”

        “十六岁到十八岁,我已经见证了无数的生死,无论是战友死在我面前,还是敌人死在我面前,我对死亡已经麻木。”

        “十九岁,我厌倦了杀戮的生活,回到了祖国,去了一个叫云海大学的学校上学,一直到现在。”

        “对了,前几天的时候,我杀了三十一个人,因为我凭自己的实力赢了他们的钱,他们想杀我夺回去,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杀了他们。”

        刘新宇一口气将自己的十九年概况了出来,微笑着望着林诗音。

        林诗音抬起头,无神的双眼望向刘新宇,开口说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有在乎你的人!我说这些一是为了让你了解我,二是想跟你说……我的一切秘密,对你来说,都不是秘密。”

        刘新宇走到床头,严肃的说道。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何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林诗音,这些事是他心中的秘密,是他的血泪史,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

        如果说非要有什么理由的话,刘新宇只能说……他在乎这个女人,已经在乎到了可以放弃一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