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93章 互生好感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93章 互生好感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能怎么打算?这还能算是个家吗?”

        林母自嘲的一笑,眼神中尽是绝望,她已经对这个家……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林诗音看到自己母亲这副样子,眼角红了起来,她知道这几年里,自己母亲到底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

        刘新宇叹出一口气,都说毒品害人,但害了岂止一家?毒品猛于虎啊。

        林母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刘新宇,开口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话语落下,林诗音愣了一下,因为她也不知道刘新宇的姓名。

        “刘新宇。”刘新宇如实说道。

        “好。”林母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也算是帮了我们家一次,伯母就自提下身份,喊你一声新宇。”

        “伯母言重了,应该的。”刘新宇皱眉,他觉得林母有话有跟自己说。

        “新宇啊,我跟诗音这不成器的父亲半辈子了,也不差这几年了,说起来这全是我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但是诗音不同啊,她还是个孩子。”

        说到这里,林母叹气,继续说道:“她很单纯,就像那白雪一样!今天伯母守着诗音问你一句话,你凭心回答好吗?”

        “呃……”刘新宇点了点头,等待着林母的后话。

        “你对诗音究竟是真心的,还是玩玩而已?”林母严肃的问道。

        “……”刘新宇刹那间无言,一旁的林诗音听到自己母亲的话,想要开口,但却被林母止住。

        “伯母……”刘新宇想说明自己跟林诗音的关系不是她想的那样,但还未等他说完,便被打断。

        林母自嘲的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们富人之间的想法跟我们穷人不同,或许在你心里只是将一份感情看成游戏,但诗音不一样!如果你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伯母求你放过我家诗音,好吗?”

        “……”刘新宇无言以对。

        林母看到刘新宇不说话,以为他不肯放手,但她也没理,毕竟人家帮自己家里还了十万块钱,自己去哪儿弄这十万块?

        “伯母给你跪下了,你就权当可怜一下我这个当母亲的人吧。”

        林母说完,便准备跪在地上,刘新宇摇头一叹,阻止了她的举动,正色说道:“伯母,您真的误会了,我跟诗音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

        林母闻言,楞了一下,不解的望着刘新宇。

        “而且实话告诉您,我不是什么有钱人,更不是什么官二代!我只是一名大学生而已,资金是有一些,但这是我靠自己能力赚的!”

        刘新宇说到这里,便将玛莎拉蒂4s店里的事情说了一遍,并说明自己跟林诗音只是第一次见面,对她很有好感,便留了电话号码。

        说完之后,林母望向林诗音,林诗音点了点头,认同了刘新宇的说法。

        林母听完,表情复杂了起来。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帮自己女儿?仅仅是因为好感?

        而且刘新宇只是一名大学生,便拥有了这么大的资金,说明这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不好意思,伯母误会了。”林母笑着说道。

        刘新宇耸了耸肩,摇头说道:“您也没误会,我对诗音的确有好感,留电话的初衷也是为了可以进一步的了解她,不过伯母您放心,我对待感情,跟您想的那些人不一样。”

        林诗音听到刘新宇这句话,脸颊一红,她今年才十七岁,还没有成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今天发生的事情无疑让她对刘新宇生出了好感,但刘新宇守着自己的母亲说出了对自己有好感的话,还是让她感觉到脸红。

        “啊……”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林父突然躺在了地上,全身发抖,表情狰狞,这是毒瘾发作了。

        刘新宇见状,取出银针,插在了他的脉门上,不一会儿的功夫,林父便稳定了下来。

        林母坐在一旁,表情很麻木,显然已经对林父这一举动习以为常了,林诗音表情很害怕,因为每一次林父这样的时候,都会打自己的母亲,有时候还打自己。

        “伯父,如果您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戒毒吧。”

        银针只能起到压制的作用,并不能除根,林父吸毒时间太长了,毒素已经流入五脏六腑。

        “好,好……”林父点头,他不敢不点头,因为刘新宇望向他的眼神很冷。

        如果林父不是林诗音的父亲,刘新宇现在就恨不得杀了他,但林父毕竟是林诗音的父亲,他不能这么做。

        “伯母,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学校了,有事的话……让诗音给我打电话吧。”

        刘新宇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九点钟了,这个时间段儿早该休息了,他继续留在这里并不好。

        “好。”林母点了点头,望向林诗音,说道:“诗音,你去送送他。”

        “恩。”林诗音点头,跟在刘新宇身后,朝着房外走去。

        “谢谢你。”林诗音一直跟着刘新宇走到车前,轻声说了一句。

        “表妹跟表哥还用说谢吗?”刘新宇露出微笑,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

        林诗音脸颊再次羞红起来,双手不安的扭动着衣角。

        刘新宇拿出钱包,抽出一万块钱,递给林诗音,说道:“拿着,给自己和你妈添几件新衣服。”

        “我……我不要。”林诗音摇头,凝视着刘新宇,一些人不就是用钱玩弄别人的感情吗?她以为刘新宇是这个意思。

        “钱不是好东西,但没钱是不行的,算你借我的。”刘新宇轻声说道。

        “不要。”林诗音还是摇头,表情倔强了起来。

        “……”刘新宇无语,笑着拿出了打火机,说道:“你不要的话,我就点了?”

        “你……”林诗音没办法,只能将钱收起,表情很不乐意。

        “好了,快回屋吧,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刘新宇很想亲吻林诗音一口,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冲动,因为他不知道林诗音是什么想法,而且他不想强制这个女人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

        “恩,你慢点儿。”

        林诗音有些不舍,她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儿,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尽管两人只是第二次见面,但她对刘新宇的确生出了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