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190.第190章 就凭她是我女人(中)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190.第190章 就凭她是我女人(中)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可惜,林父的眼很贼,林母的那些动作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没钱?没钱你身后是什么?啊?”

        林父一把将林母拉过,看到了林母身后的五千块钱,将钱抢过之后,兴奋的大笑了起来。

        “林国栋,你还想让这个家有个家样吗?你除了整吸|毒,还能干点儿别的事吗?”

        林母看到钱被林父抢了过去,大声喊了起来,她知道……这些钱会被林父一晚上给败光的。

        “女人懂什么?滚一边去!”

        林父心花怒放的望着手里的钱,便准备离开这里,去买点儿毒|品,逍遥一番。

        但林母怎能让他离开呢?便一把抓住林父,想要将钱抢回来。

        “滚!”

        吸|毒的人是完全没有理智的,他们已经成为了毒品的傀儡,就算是卖妻卖女这种事儿,他们也能干得出来。

        林父一把将林母推了出去,林母趴倒在地上,眼神中露出绝望的眼神,她已经对这个家绝望了。

        “爸,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对妈,还有,您能不能别吸|毒了?”林诗音扶起自己的母亲,哀求着林父。

        “孩子懂什么?对了,这钱哪来的?”林父望了望手里的五千块钱,朝着林诗音问道。

        “我……我赚的。”林诗音如实道。

        “哦?好女儿,乖女儿,你终于开窍了?我早就了嘛,你长得这么漂亮,傍个有钱人还不简单吗?”

        到这里,林父笑着继续道:“还是我的宝贝女儿好,懂得给爸赚钱!你看看你妈那个样,还有一点儿女人的样子吗?”

        “爸,您……”林诗音想要解释,但没等她完,林父便摆了摆手,拿着钱离开了这里。

        待到林父离开,林母绝望的叹了一口气,木讷的望着林诗音道:“诗音啊,这个家……已经完了。”

        “妈,您别这样。”林诗音看到林母这副样子,眼睛红了起来,带着哭腔道。

        林母绝望的笑了笑,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三年前的时候,他们家还是住在市中心的,夫妻俩是正紧儿的上班族,家庭虽然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

        但就是三年前的时候,林父接触了毒品,从那以后……他们家就从市中心搬到了贫民区。

        林母心中全是悔恨,当年很多人追过她,其中不乏很多富二代,但是她却选择了跟林父在一起,因为她觉得……林父有上进心。

        那时候的林父的确很有上进心,然而……在接触毒品之后,一切都变了。

        毒品就是这样的东西,不仅能让人丧志,还能让一个家庭家破人亡!

        七点钟的时候,林诗音跟林母坐在那里,林母的眼神依然麻木到了绝望。

        就在这时,楼道里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紧接着她们房间的门便被踹开了。

        带头的是一位穿着白衬衣,扎着领带,穿着西裤的年轻男子。

        他有些厌恶的瞥了一眼乱七八糟的房间,一把拉过身后的林父,道:“这家伙欠我们十万块钱,好了三还,结果都一星期了,还没有还!”

        “张哥,我……我不是给你了五千吗?”林父悻悻的道。

        他一星期前因为毒瘾发作,借了高利贷五千块钱,结果没有还,现在一星期,利息长到了十万。

        “那九万五呢?”青年不屑的瞥了一眼手中的五千块,望向林母道:“拿钱吧,不拿钱的话……我们就把这家伙废了,然后把你们家给点了!”

        “没钱了,随你们便吧。”林母已经绝望了,对这个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哦?”青年听到这句话,瞥向林父。

        林父吓得脸色一变,大声道:“你个臭婆娘什么呢?怎么会没钱呢?你想让我死啊?”

        “死?你死就死吧,死了还清净。”林母自嘲的一笑。

        “看来是真没钱了啊,那废了他吧。”青年将林父扔在地上,对着身后的几个黑衣人摆了摆手。

        “等等,张哥,我虽然没钱,但我有人!你看我女儿怎么样?你们把她带走,卖了也好,怎么也行,但是别杀我好不好?”林父跪在地上,哀求着。

        “哦?”青年听完林父的话,转身望向屋内。

        林父不,他还真没注意林诗音,现在一看,顿时眼神一亮,这是个极品美女啊。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青年微笑着道:“可以,就这么成交吧,钱你不用还了,你女儿……我们带走。”

        “别碰我女儿!”这时,林母挡在林诗音面前,恶狠狠的望着林父道:“林国栋,你还是个人吗?我瞎眼嫁给你,陪你一起受罪也就算了,诗音只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

        林诗音站在林母的身后,望向青年以及十多名黑衣人的眼神中夹杂着惊慌跟恐惧。

        “滚蛋,她是我女儿,我是她爸爸,我把她养这么大,现在她为救她爸跟他们走,是她应该做的!”林父大声喊道。

        “呵呵,好了,我没心情听你们吵吵,将她带走。”青年色眯眯的打量着林诗音,脑中幻想着今晚上风流的事情。

        “我跟你们拼了!”林母朝着厨房跑去,想要拿菜刀。

        但还没等她跑到厨房的,两名黑衣人便控制住了林母,而青年一把将林诗音给拉了过来。

        林诗音反抗,但根本挣脱不开,她很惊慌,很害怕,突然……她想起了今刘新宇给自己留的电话号码。

        “有事儿的话就打给我,没事儿的话就权当交个朋友。”

        刘新宇阳光帅气的脸庞浮现在林诗音的脑海中,那句沙哑充满沧桑的话语……响彻在她的心头。

        “等等,你们敢碰我,我男朋友不会放过你们的!”林诗音大声喊道。

        话语落下,青年跟林母齐齐一楞。

        男朋友?自己女儿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一点儿也没发觉?这是林母的想法。

        男朋友?青年不屑的一笑,贫民区的人交的男朋友,顶多就是贫民区里的穷人,能是什么大人物?所以他一点儿不担心。

        ...

        ...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