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89章 就凭她是我女人(上)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89章 就凭她是我女人(上)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一个时之后,刘新宇将银针收了起来,额头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

        对着死穴下针,可是很耗费精力跟心神的,一个不慎便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刘新宇帮上官云朔治疗完后,累的一身汗。

        “殿下辛苦了,以后殿下有用的着上官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

        上官云朔起身穿上衣服,对着刘新宇行了一礼。

        “我没有用的着你的地方,以后你我也别来往!我今来这里是为了履行我跟你女儿的承诺,而且你女儿送了我一辆车,我多留了你数年生命,算是扯平了。”

        话语落下,刘新宇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四点了,便想离开这里。

        “殿下,上官有一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就在刘新宇准备离开的时候,上官云朔突然道。

        “什么事儿?”刘新宇停步,转身问道。

        “在我死后,可不可以将我的尸骨带到逍遥岛,我想陪着司令。”

        上官云朔正色道,既然生前无法继续跟随东皇征战,那就死后……埋骨逍遥岛,也算是尽职了。

        “切,还有七八年呢,到时候再吧。”

        刘新宇翻了翻白眼,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自己刚为他续了命,这家伙就已经在想死后的事情。

        “这么殿下是答应了?”上官云朔面色一喜,兴奋的道。

        “再吧。”刘新宇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

        实话刘新宇对上官云朔是带着敬意的,他虽然对那个人有仇恨,但对这么一个忠心且又念旧的硬汉,有的只是敬意。

        如果七八年之后,上官云朔真的死了,自己将他的尸骨带到逍遥岛,也不是不行!毕竟那个地方……自己终归还是要回去一次的,权当顺路了。

        五点钟的时候,上官嫣儿来到了客厅,当她发现刘新宇不在的时候,皱了皱眉。

        “他已经走了。”上官云朔望着自己女儿的眼神,微微皱眉,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女儿好像对刘新宇有着不一般的情愫。

        “哦。”上官嫣儿眼神中闪过黯然,有些失望的情绪。

        “你怎么了?怕是跟他不只是朋友关系这么简单吧?”

        知女莫若父,上官云朔通过上官嫣儿的眼神,察觉到了一些倪端。

        “我……”上官嫣儿一时语塞,转移话题问道:“爸,你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吧?”

        “没了,别转移话题,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上官云朔表情严肃了下来。

        “我……我……”上官嫣儿支支吾吾,叹出一口气后,便将交流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上官云朔。

        “你……”当上官云朔听到自己女儿是为了自己才那样的时候,无语了下来。

        特别是听到刘新宇拒绝,自己女儿用催情药粉片段的时候,他觉得又生气又好笑。

        “你应该明白咱们家跟逍遥岛的关系吧?怎么还做出这种傻事?”上官云朔叹气。

        上官家跟逍遥岛的关系很简单,主仆!上官云朔曾经是刘家军的一员,偶像便是东皇,跟东皇联姻?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

        “嫣儿又没想缠着他。”上官嫣儿低下头,嘀咕了一句。

        “哎,算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不要再跟他联系了,忘了他吧。”上官云朔拍了拍上官嫣儿的肩膀,走向了卧室。

        ……

        傍晚六点钟,云海市。

        林诗音今心情很好,第一上班经理便给她发了五千块钱的奖金。

        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因为经理今赚了一辆车,得一百多万呢!奖励给林诗音五千,并不多。

        五千块钱对经理来是不多,但林诗音却很满足,五千块钱,相当于自己一个半月的基本工资了!

        “回家给妈妈,妈妈肯定会很高兴的!”林诗音骑着单车,高兴的回到了家。

        她家里并不富裕,住在云海市的贫民区里,这里的房子都是一些老房子,有些房子上都写上了‘拆’字。

        “妈,我回来了。”

        林诗音将自行车停在一旁,朝着屋内走去。

        她家里住的是一楼,六十平米的老楼房,尽管房子有些破,但还能将就着住人。

        “回来了啊?今上班怎么样?跟同事们相处的如何啊?”

        厨房里走出一位面带皱纹的女人,眼神中充满了疲惫,她是林诗音的母亲。

        “相处的很好,妈,这是今我的奖金。”林诗音微笑着道,从包里拿出一摞崭新的百元大钞。

        “这……你哪来这么多钱啊?”林母看到这么多钱,诧异的望向林诗音。

        “奖金啊!今碰到一个大客户,经理给的奖金。”林诗音如实道。

        “诗音,你告诉妈妈,你没有跟咱们楼上那些女人一样,去干那些不正当的职业吧?”林母没有接钱,严肃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妈,您想哪去了,女儿能做那样的事吗?”林诗音知道自己母亲话里那些女人是干什么的,解释了起来。

        贫民区里都是一些穷人,有些女孩儿耐不住贫穷,就去ktv或者夜店上班,也有的去给有钱人当三。

        “哦,那就好,诗音啊,你可千万别糊涂啊!咱们虽然穷,但不能作践自己啊!”林母接过钱,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玛莎拉蒂这种高端车的4s店,提成是很高的,特别是卖出一辆车之后,那提成都得上万!但她真的怕自己的女儿走上那条路。

        很多人选择走那条路都是被逼的,特别是贫民区里,很多女孩子是走投无路才那么做的,这就是现实,是社会。

        “他|妈|的,钱呢?给老子钱!”

        就在这时,一名邋遢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头发很乱,胡须很长,显然好几没清理了。

        “爸,您……”林诗音望着中年男人,想要去扶他。

        邋遢男人正是林父,他一把推开林诗音,望着林母道:“钱呢?把钱给我!”

        “什么钱?家里哪还有钱?钱不都让你拿去吸|毒了吗?诗音今刚上班,哪来的钱!”

        林母瞪了一眼自己不成器的男人,手里的五千块钱往身后塞去,显然不想让林父发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