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87章 上官云朔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87章 上官云朔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做完保养,刘新宇给大个子打了一个电话,说今天有事不回去了,社团的事情让君笑多费点心。

        上了高速路,刘新宇开的并不快,因为他跟上官嫣儿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二点,现在才九点钟,五个小时到达首都绰绰有余了。

        一路上听着歌,欣赏着路上的风景,时间过的倒是很快。

        大约一点的时候,刘新宇抵达了首都,打开手机看了一下上官嫣儿发给自己的地址,朝着地址行驶了过去。

        现在是中午了,刘新宇难免有些饿,路上买了一只烤鸭,不急不忙的吃着。

        北京的烤鸭可是一绝,名满国内外的,来一趟首都不吃烤鸭的话,那实在是白来了!最重要的是……不能饿着肚子不是?

        两点钟,刘新宇准时赶到了约定地。

        上官嫣儿早就到了那里,穿着一身白色连体长裙,戴着墨镜。

        不得不说她从女孩儿变成女人之后,身上的气质跟韵味都变了,变得更吸引人了。

        “早就到了?”刘新宇摇下车窗,望着上官嫣儿问道。

        “没有,刚到。”上官嫣儿莞尔一笑,说道:“开门,这天气热死我了。”

        “你没开车?”刘新宇皱眉。

        “没有啊,你不是开着吗?我再开的话多浪费啊,做人要节俭,嫣儿正在向黑马哥学习呢。”上官嫣儿嘿嘿一笑。

        “呃,指路吧。”刘新宇打开车门,上官嫣儿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前方三百米路口左拐,直行两千米,红绿灯路口右拐,直行三千米,东北方向路口右拐,直行五千米,十字路口左拐……”

        上官嫣儿一口气说完,不下于二十多处左拐右拐,然后笑眯眯的望着刘新宇。

        刘新宇听完,翻了翻白眼,将车发动,便朝着前方行驶了过去。

        不得不说首都的堵车真的很厉害,仅仅三百米的路程,别人走路都到了,开车的……却还在原地踏步!

        四十分钟后,刘新宇按照上官嫣儿所说的,准确的抵达了目的地。

        “哇,黑马哥好厉害,竟然只听一遍就记住了!你对首都很熟悉吗?”上官嫣儿问道。

        “不熟悉,被动技能而已。”刘新宇耸了耸肩,别说是上官嫣儿说的二十多个拐弯处了,就是二百多个,他也能记住。

        前方是一座有着上千平米的别墅,风水看上去很不错,自然至尚。

        别墅风格平实而精致,显得自然、轻松、休闲、质朴,与庭院的亲水平台、泳池、回廊相结合,呈现一种美国乡村风情的生活格调。

        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这栋别墅周围几千米内没有其他的楼房,有的只是树林,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

        “您是刘先生吧,家主已经恭候多时了,请进。”

        别墅大门前,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对着刘新宇低头说道,从其态度上来看……很是尊敬。

        “谢谢。”刘新宇跟上官嫣儿走进别墅,径直的朝着别墅的客厅走去。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神色威严的中年人,中年人的面庞上显露出沧桑,身体很高壮,一点儿也看不出有暗疾的样子。

        “嫣儿你先回屋吧。”中年人名叫上官云朔,此时他有意支开上官嫣儿。

        “恩。”上官嫣儿点了点头,而后望了刘新宇一眼,眼神中夹杂着哀求之意,意思是让他治好自己的父亲。

        刘新宇点头,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便朝着沙发走去。

        “伯父,开始吧,我给您把下脉。”待到上官嫣儿离开,刘新宇走到上官云朔身前,不卑不亢的说道。

        “殿下喊属下上官便是,伯父……属下实在担当不起。”上官云朔脸上的威严消失,对着刘新宇起身行了一礼,表情很严肃。

        一日是刘家军,终生是刘家军,这是上官云朔内心的想法,他这一生没崇拜过其他人,只崇拜跟尊敬一人,那个人……便是刘新宇的父亲,也就是东皇。

        东皇有着君临世界的实力,最终却选择了放弃,尽管不知道他为何放弃,但上官云朔对刘新宇的称谓……却是殿下。

        “殿下?伯父您说笑了,这是现实,不是历史记录片。”刘新宇摇头笑道。

        “殿下莫喊伯父了,上官……真的承受不起。”上官云朔表情依然严肃,他不敢接受刘新宇对他的称谓,因为接受了,那岂不是说跟东皇平起平坐了?

        “随你吧,反正今天我是来履行承诺的,日后也肯定跟你再无瓜葛。”

        刘新宇表情阴沉了下来,他本来就厌恶别人将他跟那个人掺和到一起,现在听到这句‘殿下’,更是恼火。

        “劳烦殿下了。”上官云朔伸出手掌,刘新宇坐下,开始给他把脉。

        “暗疾二十余载,旧伤牵引全身内脏气血,神仙无力。”刘新宇眉头皱起,望着上官云朔,轻声说道。

        他没有想到上官云朔的暗疾会这么严重,以他目前的医术根本就医治不了,别说是他了,哪怕是华佗再世,都不一定能治得好。

        “无所谓了,这些事情我早就看开了,只是心中一直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能再见刘司令一眼,不过今天见到殿下,也算是满足了心愿。”

        上官云朔并没有因为刘新宇的话而露出畏惧的表情,反而他的表情很淡然,这是一种看淡一切的坦然。

        “虽然你身体很糟糕,但医院里所说的一年之期却也不实,如果你愿意听我的,留世七八年还是可以的。”刘新宇心中叹出一口气。

        上官云朔笑了笑,摇头说道:“看来嫣儿给殿下添麻烦了,希望殿下不要责怪。”

        他从医院的一年之期中听出了猫腻,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将此事告诉刘新宇了。

        本来上官嫣儿只是跟他说碰到了一个逍遥岛的人,上官云朔听闻后,便起了相见的意思,但相见后,刘新宇一上来便说给他把脉,他便知道前因后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