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149.第149章 不再是少年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149.第149章 不再是少年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这种‘药’物本就霸道,可以‘激’起人体所有的‘欲’新章节访问:。此时加上‘药’物的‘药’效被增加了十倍不止,饶是大罗金仙在场,怕也坚持不住‘诱’‘惑’。

        刘新宇双眼血丝密布,眼白甚至都成为了‘潮’红‘色’,额头的青筋凸起,全身的肌‘肉’紧绷,样子看上去很是狼狈。

        他单膝跪地,面‘色’中尽是痛苦。

        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楚,全身的血液如同烈火般燃烧,脑中嗡嗡的,仿佛随时就会炸开一般。

        这就跟吸毒一样,却比吸毒更加难受!

        因为吸毒虽然难受,但却不会致死。

        而这种催情‘药’粉不同,如果不将毒素的‘欲’|望排出体外,全身怕是会经脉俱断,七窍流血而亡。

        “我……我要死了,黑马哥,求……求求你,帮……帮帮我。”上官嫣儿带着哭腔哀求道。

        刘新宇可以坚持一会儿,但她却坚持不了,全身的‘欲’|火烧的她极为难受,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粉‘色’的蚕丝睡衣已经被上官嫣儿撕裂,高耸的‘胸’脯以及那‘诱’人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

        梨‘花’带雨的表情,楚楚可怜的眼神,再加上全身‘潮’红如‘玉’的肌肤,最重要的是……上官嫣儿那带着哭腔的声音!

        这一些无疑直接让刘新宇努力保持的最后的理智……在瞬间,彻底崩溃!

        “死,还是活着?”刘新宇心中自问。

        “不能死,起码现在还不能死,更何况……这种死相太难看了!”刘新宇双眼‘迷’离了起来,他已经妥协了,因为就算他不妥协,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上官嫣儿再次抱住刘新宇,她想要亲‘吻’刘新宇的嘴‘唇’,可惜身高不够,够不到,只能干着急。

        刘新宇坚持不住了,单手夹起上官嫣儿,便朝着距离帐篷一千米外的空旷地带跑去,这是他的主意识行为,因为在这里……容易被人看到,那样的话就更难堪了。

        这是一处‘乱’石地,石头很大,最大的有两三人大小,宛如一个天然的双人‘床’。

        刘新宇将上官嫣儿按倒在石块上,粗暴的将她身上已经裂开的粉‘色’睡衣彻底撕去,一件价格不菲的蚕丝睡衣就这样成为了布片。

        此时的刘新宇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不可能!

        一是他没有意识,如果说有的话,只有‘欲’|望的意识,二是他‘欲’|火难耐,根本就无法控制体内的那种原始‘欲’|望!

        几乎没有任何的前戏,因为两人都已经到了那种将要疯狂的地步。

        月光很美,星光很柔,照在‘乱’石地上,欣赏着这一副原始而又普及的画面。

        一具古铜‘色’的躯体跟一具洁白如‘玉’的躯体‘交’缠在一起,呻|‘吟’声不绝于耳,微风吹过,夹杂着一抹淡淡的血腥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天‘色’已经渐亮。

        刘新宇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疲惫,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四点半了。

        摇了摇头,他有种无奈的感觉,这种‘药’物的‘药’效实在太大了,根本就完全停不下来,不过好在还是结束了。

        上官嫣儿‘奄奄一息’的躺在石块上,‘迷’离的眼神恢复了常‘色’,她亲手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女’人的第一次本就没有任何的快感,再加上刘新宇无意识的粗暴以及如此长久的时间,现在上官嫣儿感觉自己的下体……有种被生生撕裂的感觉。

        刘新宇瞥了上官嫣儿一眼,随之皱眉,他看到了石块上的一滩鲜血。

        尽管‘女’人的第一次会出血,但如果温柔点儿的话,是不会这么大剂量的,显然……

        不过这也不怪他,谁让上官嫣儿给他下这种东西呢?

        “你究竟什么时候知道我身份的?如果是昨天才知道的话,那根本不可能!”

        刘新宇冷声问道,他不讨厌有心计的‘女’人,却讨厌有着心计,却对自己施展的‘女’人。

        如果上官嫣儿是昨天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她不可能会拥有这种催情‘药’物,显然……这个‘女’人是早就预谋好的。

        刘新宇的眼神很冷,完全没有将方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因为他对一个对着自己玩‘‘阴’谋’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好感。

        哪怕是‘阴’差阳错发生了这种事情,刘新宇也会选择‘性’的忘记,这就是他这个人的好处,有着原则‘性’,只要不违背他的原则,那他便可以果断的做出任何选择!

        “真的是昨天才知道的,这‘药’粉是我在处理柳大海尸体时,发现的。”

        上官嫣儿看到刘新宇冰冷的眼神,表情委屈了下来,眼神中夹杂着幽怨。

        虽然说这件事情是自己不对,但你也不用对人家这么冷冰冰的吧?好歹人家也是一个美‘女’,将自己的第一次完整的‘交’给了你,你非但不安慰一下,反而这副态度。

        刘新宇听到这句话,冰冷的眼神稍缓。

        柳大海吗?他身上有这种‘药’物倒是合情合理,毕竟那是一个采‘花’大盗,拥有这种催情‘药’粉,再正常不过了。

        “你这么做,究竟想干什么?为了你父亲?”

        刘新宇的眼神平和下来,语气也不再是那么冰冷,柔和了不少。

        既然这个‘女’人不是事先准备好的,那刘新宇心中对她的厌恶就少了很多。

        “我已经说过了,他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想亲眼看着他死去,却什么也做不到!所以……为了他,我愿意做任何的事情。”

        上官嫣儿点头,倔强的说道。

        “真是一个傻‘女’人。”

        刘新宇呼出一口气,望了一眼渐亮的夜空,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上官嫣儿这么做是不得已的,没有一个‘女’人不将自己的第一次看的很重,更何况是上官嫣儿这种百‘花’榜排名第二的‘女’人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刘新宇叹出一口气,情,也不只是爱情,还有亲情。

        上官嫣儿这么做虽然不对,但她也有她自己的立场,如果站在她的立场上换位思考一下,她能为自己的父亲做出如此疯狂的牺牲,还是很令人尊敬的。

        至于为何是疯狂呢?因为这种想法是很不理智的,但为何不理智?不还是因为无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