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22章 坦诚相待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22章 坦诚相待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叶云走后,刘新宇闭目沉思了起来。

        怪不得自己那天去社团部的时候,那个社团部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很不好,刚开始还以为他们对谁都那样呢,现在看来……

        “我说怎么这么多社团对我下诛杀令呢,原来都是你们指使的啊!”

        刘新宇睁开双眼,他仔细一想,这些给自己下诛杀令的人,好像真不是人家指使的,有些是他自己引来的,有些是李易风针对他的。

        其实从头到尾,社团部只是在信用点上动了一些手脚,比如前些日子里天谴社团的信用点欠费,以及图腾费用突然增加到超一流社团的消费水准。

        光这一幕就足以令一般的社团解散了,但刘新宇却选择了孤注一掷,诛杀了二流社团,渡过了眼前的难关。

        接下来就是他自己招惹的了,在二流社团眼里那时候的天谴无疑是一块肥肉,所以社团部也不急于出手了,准备让天谴自生自灭。

        但是社团部实在没想到这些二流社团如此没用,其实也不是人家没用,而是刘新宇底牌太多,让本来以为他会失败的众人……次次都傻眼!

        不然的话,换做任何一个社团,怕是都会跟以前那些用血剑图腾的社团一样,被解散的。

        这也就是林清茹为何说这是命运车轮的原因了。

        因为她知道社团部会针对刘新宇,所以她认为刘新宇肯定逃不过!不然就凭那几个二流社团能入林清茹的眼界?

        而这也正是君茹对刘新宇上心的原因,她知道这个图腾代表了什么。

        所以她起了玩心,想要看看刘新宇能走多远才解散!本来她认为刘新宇会败在眼镜蛇的手上,但是却没有。

        至于君笑为何会加入自己的社团,刘新宇现在也猜到理由了。

        如果他猜想的不错,君笑应该是原先使用过血剑图腾社团的一员或者社长,按他的武力值来说,社长的可能性大一些。

        但君笑曾经那个社团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名气便被解散了!

        但君笑这个人肯定是知道图腾诅咒的真正原因的,怕是他心里也不想对这个‘诅咒’屈服吧?才加入了刘新宇的社团。

        “学校不愧是一个小江湖啊,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不过……只有这样,才有趣嘛!”

        刘新宇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针对?诅咒?

        或许这些事情会让普通人失去斗志,立马解散社团,然后换个图腾,从头再来!但是刘新宇不同,他性子很倔,你让他往西,那他偏往东!

        下午放学的时候,刘新宇早买好了饭菜,还破天荒的买了三瓶白酒!

        这时候有人要问了,买三瓶白酒算什么破天荒?但是你知道刘新宇买的什么酒吗?没错,他买的茅台!

        对于一个对自己都舍不得花钱,买个衣服都能跟别人讲价,墨迹一个小时的人来说,买这种高价酒……还算不上破天荒吗?

        当大个子跟张岩松以及君笑回到宿舍的时候,三人都楞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刘新宇如此大方呢!

        当然,他们知道刘新宇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只不过刘新宇的节俭被他们取笑为小气了。

        “我靠,宇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过生日?”大个子望着满桌的饭菜以及那几瓶茅台,他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宇哥,你过生日怎么不早说呢,咱们去外面吃啊,大不了我请客呗!宇哥过生日茅台怎么够档次啊?怎么也得82年的拉菲起底啊!”

        张岩松也以为是刘新宇过生日呢,语气中带着抱怨,意思是刘新宇过生日都不跟他们说一声。

        “新宇,你今天唱的哪一出啊?”就连君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怎么突然就喝上了?

        “今天不是我生日,也不是什么别的日子,都坐下吧,咱们哥几个说说心里话。”刘新宇拿出四个酒杯,然后将酒杯都倒满。

        “宇哥,你没受啥刺激吧?”大个子越来越感觉情况不对。

        “宇哥,有啥事你别憋在心里啊,跟兄弟们说,只要兄弟能办到的,肯定帮!”张岩松望着刘新宇,正色说道。

        “……”君笑看到刘新宇这副样子,皱了皱眉,他跟大个子以及张岩松的想法不同,看出了点儿什么。

        刘新宇听着大个子跟张岩松的话,拍了一下桌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俩有病吧?我就是想跟你们喝点儿酒,增进一下感情,你们想哪儿去了?”

        “哦,这样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今儿这是咋了呢。”大个子笑了笑,坐了下来,张岩松跟君笑也坐了下来。

        刘新宇举起酒杯,君笑三人也举了起来,但他们并没有喝,因为他们知道刘新宇有话要说。

        “喝这杯酒之前,我事先说一下,今天咱们谈心里话,都不要拿虚话来敷衍,如果做不到的……就别喝了。”

        刘新宇说完,便仰头饮尽,大个子跟张岩松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只有君笑楞了一下,才喝了下去。

        “你都知道了?”喝完之后,君笑望向刘新宇问道。

        “猜出来了。”刘新宇微笑着说道,并没有说叶云找过自己的事情。

        君笑叹出一口气,开口说道:“我没有恶意,大一的时候我是一个社团的副社长,但社团被解散了,之后我一直没有加入其他社团。”

        “直到今年,你邀请我的时候我才同意,我不否认我早就知道图腾诅咒的真相,但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特别是跟你们相处之后,我对那个诅咒的执念已经不是太深了。”

        “只要咱们几个在一起,什么社团图腾都无所谓,大不了再换个图腾,大家一起从头再来就是了。”

        君笑的话语落下,大个子跟张岩松疑惑的望向刘新宇,这两人在说些什么?

        君笑知道他们两人心中的疑惑,便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大个子跟张岩松听到后,沉默了下来。

        “宇哥,你是怎么想的?咱们是解散社团从头再来,还是……”大个子跟张岩松知道社团部的针对之后,有些无法镇定。

        刘新宇笑了笑,淡然说道:“解散干什么?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社团部不是人吗?既然他们针对,我们从容应对就行了,一件事情只有有了难度,那才有意思嘛。”

        “新宇,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希望你跟我说句实话。”君笑望着刘新宇,说道。

        “你想问什么?”刘新宇点了点头,既然他已经说了今天是说心里话,自然不会有所隐瞒。

        “你来云大之前,在哪个大学?而且……你转到云大,是为了什么?”君笑问出两个问题。

        “呃……”刘新宇楞了一下,他实在没想到君笑会问这个问题,他还以为君笑会问自己有多强呢。

        刘新宇将酒重新倒满,笑着说道:“我说了实话你们别不相信,我来云大之前,没上过学!而我来云大……是为了历练,也算是为了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谁啊?”大个子跟张岩松好奇的问道。

        “我名义上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林清茹!”刘新宇神色淡然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是当他的话语落下,不仅大个子跟张岩松楞在了那里,就连君笑都是表情一呆,暂时没有了思考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