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0章 秦思怡受伤了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0章 秦思怡受伤了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这是一个穿着很另类的女子,为何说她穿着另类呢?

        那是因为这大热天里,她竟然穿着一件深色的长衬衫,还戴着墨镜跟鸭舌帽。

        要知道现在虽然是晚上,但这个季节里云海市的气温可是很高的,别人穿短袖都热的冒汗,但这个人却穿着衬衫!

        这也就罢了,最奇怪的是她还戴着鸭舌帽,更奇怪的是……大晚上的,这个女人还戴着墨镜!

        当然,令刘新宇注意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他认识这个女人!不,不应该说是认识,而是很熟!

        尽管女子将自己围的严严实实,但这并逃不过刘新宇的双眼,凡是到了刘新宇这个境界,他们认人已经不是看外貌了,而是注重气息。

        “秦思怡?她来这里干什么?”刘新宇心中产生了疑问。

        虽然刘新宇认出了秦思怡,但秦思怡并没有看到刘新宇,可能是她压根就没想过刘新宇会在这里出现,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秦思怡的步伐有些轻浮,尽管戴着墨镜,但依然遮掩不住表情中流露出的那一抹痛苦。

        这个药店很大,两人的距离并不近,此时刘新宇眉头微皱,因为他嗅到了一丝敏感的味道。

        这个味道是很淡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就闻不到,但对于经历过无数生死的刘新宇来说……这种味道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鲜血的味道!

        “她受伤了。”刘新宇很清楚这个味道是从秦思怡身上发出来的,再观看秦思怡走路的步伐跟那苍白的脸色,刘新宇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伤在上半身……右臂上。”刘新宇心中自语,这应该便是秦思怡穿长衫的原因了吧?

        眸中闪过一道精芒,刘新宇的目光锁定在了秦思怡伤口处,当他看到隐藏在衣衫下的伤口时,眉头再次皱起。

        这不是一个小伤,秦思怡的右臂已经被利器割开了一个五厘米长的口子,口子很深,甚至都可以看到翻出来的血肉。

        当然,这一幕只有刘新宇自己可以看到,因为他有着秘术,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秦思怡很痛,但她却不后悔自己做的事情。

        因为今天下班,路过马路的时候,一个染发男子抢了一个年迈老太太的钱包,那个男子手中拿着刀,所以周围人没有一个插手此事的。

        本来秦思怡也可以一走了之的,但她却没有,为了帮老太太抢回钱包,顺便将男子绳之以法,她跟染发男子争斗了起来。

        可惜她的武力值并不高,虽然将钱包抢了回来,但并没有抓住那个男子,反而被男子的匕首刺中了手臂。

        受伤之后,秦思怡回到家简易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她知道妹妹一直反对她在警局里干下去,所以受伤这件事肯定不能告诉秦梦瑶。

        简易处理完,秦思怡便穿上一件长衬衫,然后来到了药店。

        她也有想过去医院,但是医院那昂贵的医药费……令她犹豫了!下班时间受伤,这并不能算是工伤,所以警局是不报的。(这是世界政府的规定,华夏只能无奈遵从。)

        秦思怡家里并不富裕,只有她跟妹妹相依为命,妹妹还要上大学,开支比较大,所以平日里秦思怡能省一分钱就省一分钱,哪怕这些钱省下来给贫困地区的儿童,她也绝对不浪费一分钱。

        她从来不给自己买新衣服,就比如这个衬衣,还是三年前买的,现在已经洗的都发白了,但她还没有扔掉。

        尽管如此,在吃上秦思怡却不省一分钱,因为她是跟妹妹一起吃的,为了秦梦瑶可以更好的发育,这些钱是必须要花的。

        不过说到底只有早饭跟晚饭两姐妹才在一起吃,至于中午饭?秦思怡一般是不吃的,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那便是……减肥。

        “云南白药,医用棉布,棉棒,消炎药水。”秦思怡的嘴唇有些干裂发白,可能是失血过多引起的,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沙哑。

        “白痴女人,这么严重的伤,以为这样简单的处理就可以了吗?”刘新宇提着买来的草药,暗自皱眉。

        相比起刘新宇,药店人员可看不出秦思怡受伤了,而且秦思怡自己又不说,人家只能按照‘你要什么,自己给你什么’的套路来行事了。

        买完药之后,秦思怡缓步朝着药店外走去,她失血太多了,想走快了都不行。

        “老板,麻烦您再帮我拿一些草药。”刘新宇对着药店人员说出了一些草药名,便不再言语。

        药店人员听完刘新宇的话,楞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治疗刀伤的药材,还有几样是祛除疤痕或者为了受伤之后不留疤的药材。

        尽管心中很好奇刘新宇买这些药材想干嘛,但药店人员终究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待到药材装好,刘新宇快步离开了药店,目光锁定在秦思怡身上之后,快步朝其走了过去。

        “钱有那么重要吗?这个笨女人,如果身体垮了,省下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真是让人头疼。”刘新宇朝着秦思怡走去,边走边想。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秦思怡不去医院的原因?但刘新宇知道这件事自己不能明说,因为这样一是显的唐突,二是会打击秦思怡的自尊心。

        这个女人……可是很要强的,不然也不会这个打扮来药店了。

        秦思怡一步一步的走着,她走的很慢,刘新宇自然很快就跟在了她的身后。

        而他并没有压低自己的脚步声,所以引起了秦思怡的注意,如果一个人长期跟在她的身后,她再察觉不到的话,这么多年的警察……她是白当了。

        转身,回头,秦思怡望向身后的人,当她看到刘新宇的时候,明显呆滞了那么一下,显然她没有想到刘新宇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儿。”

        秦思怡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她看到刘新宇手中的药材时,她便知道刘新宇肯定去药店了。

        “去买了点儿药材,看着你有点儿眼熟,所以就跟了上来,没想到是你。”刘新宇自然不会说他早就认出了秦思怡。

        “哦。”秦思怡简易的回了一句,不是她不想多说话,而是实在有心无力,现在她感觉自己随时都会疼晕过去。

        “你怎么了?怎么买云南白药?受伤了?”刘新宇故意将目光锁定在秦思怡手中的药袋上。

        秦思怡听到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心头升起一阵暖流,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不,这应该只是一句很普通的问候吧?恐怕任谁碰到这个情况,都会这样问上一句的。

        ps:蝼蚁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天天有个好心情,在新的一年里,节节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