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4章 我……拒绝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4章 我……拒绝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谁会相信你的鬼话?我要求暂停诛杀战,将他们送到医务室去检查,毕竟安全第一!”那名烈火社员对着血虎社长跟红叶社长说道。

        话语落下之后,血虎社长跟红叶社长皱了皱眉,相视了一眼,最后点了点头,正如那名烈火社员所说的一样,安全第一。

        “呃……好痛。”

        就在两名社长想要说出‘同意’这两个字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呻|吟声在操场上传了出来。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烈火剩余的十人楞了一下,血虎社长跟红叶社长也没有说出那两个字。

        因为这个是正是最先倒地昏迷的唐少杰,此时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但从表情上来看,昏迷的滋味并不好受。

        唐少杰睁开双眼,望向操场,紧接着楞了下来,他实在没有想到刘新宇竟然还站在那里,而他们的人……只剩下十人了。

        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十个人望向刘新宇的眼神,好像充满了畏惧。

        “可以继续开始了吧?”刘新宇眼神一贯的冰冷,冷声说道。

        “……”烈火剩余的十人听到这句话,齐齐倒退了一步。

        这开什么国际玩笑?十五人都无法将他打倒,而且就算控制住这个人,也会被他挣脱,反而自家损失了四个人!

        更何况现在他们只有十个人了,怎么打?控制着他不行,强打的话又会被这个男人逐一击败!

        “这不公平,他有着将人弄昏迷的邪法,而我们又不能下死手,这对我们不公平!”烈火的一名社员大声喊道。

        “白痴。”话语落下之后,刘新宇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抹变化,那便是不屑。

        不公平?这场诛杀战对自己来说才不公平吧?不能下死手?这群白痴,如果可以下死手的话,说不定烈火的人已经全部倒地了,要知道刘新宇最擅长的便是杀人。

        “哪儿不公平了?假如这是生死战的话,他将你们击昏的时间,足以将你们击杀了!我可不相信……杀人会比击昏一个人更难。”

        红叶社长的话语落下,得到了众多围观者的赞同,战斗的经过他们都看在了眼中,就算这是生死战,那些倒地的人……怕是早都死了。

        “没有不公平,继续开始吧。”唐少杰站了起来,眼神复杂的望了刘新宇一眼。

        他知道刘新宇很强,强的能在瞬间将他击倒,一个能在瞬间将他给击倒的人,想要杀他?那还不是秒秒钟的事儿?

        “继续开始?开什么玩笑……”

        “对啊,我们十五个人都无法将他给击败,更别说现在只剩十个人了!”

        “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魔鬼,打不死的魔鬼!”

        “没错,一场诛杀战而已,我可不想弄的那么狼狈,反正社团不是我的,大不了失败了我再找一个社团就可以了!住院?虽然说住院费会报销,但是疼痛可是自己来承受的!”

        剩下的十个人已经心生了退意,毕竟他们只是大学生,心理素质还是不行。

        “……”唐少杰听到这些话,自嘲的一笑,他望了一眼天谴倒地的社员,又望了一眼自家的社员,摇头一叹。

        “罢了,罢了,刘新宇,我不得不承认,天谴是一个好的社团!”

        唐少杰心中一声叹息,相比起这场诛杀战的结果,他已经不在意了,就算赢了又如何呢?更何况……现在这个形势,能赢吗?

        “我们认输,我退出战局!”一名烈火社员对着血虎社长跟红叶社长喊道。

        “我也退出……”

        “我也……”有了第一个,自然便有第二个跟第三个,直至……全部!

        血虎社长跟红叶社长皱眉,望向了刘新宇,因为想要中途结束战局,还得询问另一方。

        虽然他们认为没有问的必要,刘新宇肯定会同意,但是规则就是规则,他们必须得过个形式。

        “结束了,真是讽刺呢!不战而败,烈火明明有着可以将天谴诛杀的实力,但是却选择了这条路。”

        “是啊,继续打下去的话,结果还充满了未知,毕竟刘新宇也受伤了,但是他们竟然选择了投降这条路。”

        “真是出人意料的结局呢,天谴竟然又赢了!现在只等刘新宇说一句同意了,这场诛杀战便会落幕!”下方人群中的议论声不绝。

        “刘新宇,你持什么意见?”红叶社长望向刘新宇,轻声问道。

        下方观看的人群已经在慢慢的疏散,些许人已经开始朝着食堂或宿舍走去,他们认为已经结束了。

        然而……刘新宇的一句话,却使得全场众人齐齐色变,哪怕是那些已经准备离开的人,也停下了脚步,仿佛看疯子一般,望向刘新宇。

        “我……拒绝!”

        刘新宇神色如常,眼神冰冷,从布满脚印的裤口袋中拿出一根烟,点燃之后,吐出一口烟雾。

        “你说什么?”

        红叶社长跟血虎社长仿佛自己听错了,再次询问道。

        下方的人群神色茫然,他们也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一个人可以听错,两个人也可以听错,难不成……这么多人还能一起听错吗?

        “这家伙是不是疯了?明明已经获胜了,为何还要这样?”

        “他在搞什么?已经如此狼狈不堪了,难道他要自毁长城?继续打下去,对他有什么好处?”

        刘新宇将烟灰弹掉,望向红叶社长,大声说道:“我说……我拒绝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