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73章 两大美女的赌注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73章 两大美女的赌注

    作品:《神医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王泰阳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刘新宇,眼神中冷芒一闪,迎了上去。

        “你当这是马戏团呢?穿成这样就来?不过我事先得告诉你一声,我可没多余的钱打赏你哈!”

        王泰阳充满嘲讽之意的话语落下,暗夜社团以及周围观看的人群中都爆出哄笑声,天谴社团中除了刘新宇跟君笑外,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刘新宇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也懒得去说什么。

        虽然中山装是以孙中山先生的名字命名的一种服装,但很多伟大著名华夏领导人如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都常穿着中山装。

        由于华夏著名政治人物毛|泽|东经常穿着中山装示人,所以西方人称呼中山装为‘毛装’!

        这种服装及其衍生的变化服装,成为以前华夏民众的主要服装样式!

        哪怕今日华夏以及朝鲜的领导人在一些重要场合也会穿中山装,时至今日中山装更多代表的是华夏共和与宪法精神,这已经不是一种服装,而是一种精神传承!

        而如今王泰阳以及众多大学生竟然连中山装都不知道是什么,那刘新宇又能说什么?他只能在心中无奈的叹息。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王泰阳见刘新宇不回话,便准备继续挖苦他一下,因为他肯定知道刘新宇的名字,毕竟诛杀令上都写着呢。

        “天谴,刘新宇!”刘新宇神色淡然,不卑不亢的说道。

        “暗夜,王泰阳!”王泰阳冷声回应,这是诛杀令的一种规矩,见面之前互相确认身份,所以他必须要遵守。

        “不知道王社长考虑的怎么样了?准备怎么接这诛杀令?”刘新宇望向王泰阳,轻声说道。

        “对付你们这种三流社团,我还用考虑?”王泰阳不屑的说道,说到这里,他有些忌惮的望了君笑一眼,心中感觉有些不妥,但他既然守着这么多人说出这句话了,又不能收回。

        所以只能继续说道:“不过诛杀令有规矩,二流社团的诛杀令,最低也是五对五,没办法……就算我想让你一番,也不行了!”

        刘新宇闻言,心中暗骂了一声‘白痴’之后,开口说道:“那按照王社长的意思,便是五对五了?”

        “当然,不过赶紧开始吧,我和我的兄弟们还要去吃饭呢!”

        王泰阳看也没看刘新宇一眼,便朝回走去,他挑选了四名社团中武力值最强的人,他也要亲自上场,要狠狠的教训刘新宇一顿。

        刘新宇耸了耸肩,对着君笑打了一个响指,君笑跟大个子以及张岩松还有林丰四人朝着前方走来。

        双方出战人员确定下来之后,那便是开战了,五人战不能群战,所以只能单战。

        单战的话就要看谁先出战了,按理说社长应该是最后出战的,但王泰阳心中憋着一肚子火,便要求第一场出战,刘新宇没办法,只能应战。

        开战第一场便是社长战,这一幕倒是很少见,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睁大了眼睛,毕竟首战或者社长战的胜负……对双方的士气都很重要!

        “你们认为……他们两人谁可以赢?”叶云双手背在身后,轻声问道。

        “这个刘新宇虽然不简单,但王泰阳好歹也曾经是真龙榜上的人,想必……不会输给他吧?”

        “不一定,君笑是真龙榜的第四十六,不还是甘愿成为天谴的副社长吗?我看这场输赢,刘新宇的胜算大一些。”

        虽然这些社长都对刘新宇没有好感,但有些社长还是比较公平的,说出了公正的言辞。

        “叶少,您是如何认为的?”某个马屁精朝着叶云恭维道。

        叶云面色无波,轻声说道:“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走吧,我们可以去吃饭了。”

        话语落下,叶云便朝着食堂走去,他身后的几名社长愣了愣,紧接着跟了上去,毕竟主人都走了,他们这些狗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呢?

        与此同时,君茹朝着林清茹走去,她今天还是穿着那超短的火红色短裙,美白如玉的双腿露在外面,吸引了不少男同胞的眼神跟口水。

        “林清茹,你认为这场比斗谁会赢?”君茹走到林清茹面前问道,她好像很喜欢挑逗林清茹。

        林清茹不耐的望向君茹,冷冰冰的回应道:“他们谁赢,关我什么事儿吗?不过你好像对这个叫刘新宇的很上心啊,每次有关他的事情,你都会到场。”

        “彼此彼此,你不到场,又怎么知道我会到场呢?”林清茹虽然将了君茹一军,但紧接着被其反杀了回去。

        话语落下,林清茹面色一寒,喃喃冷哼道:“无聊至极!”

        君茹闻言,笑了笑,并不在意林清茹不耐烦的样子,笑着说道:“打个赌吧,我赌刘新宇赢,你呢?敢不敢跟我赌?”

        “你……”林清茹听到这句话,顿时语塞了下来,其实她跟君茹都可以看出刘新宇胜算很大,但君茹却抢先压了刘新宇,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输吗?

        “怎么了?不敢赌了?不敢赌就明说喽!”君茹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很得意。

        “赌就赌,谁怕谁!”林清茹深吸了一口气,冷声回应。

        一旁的云韵望着这两人,叹出了一口气,心中无语道:“这才和平了几天啊,又搞上了,这两人一见面为什么就不能跟以前一样和平相处呢?”

        “好啊,你说赌什么?”君茹双眼微眯了起来,心中想着:明明知道自己会输,还敢跟我赌,看我不整死你!

        林清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随便你赌什么,你敢赌什么,我就跟你什么!”

        “那好吧,如果谁输了的话,等诛杀战完成之后,就上去亲吻胜方社长一口,怎么样?”君茹微笑着说道,笑容看上去天真无邪。

        “……”林清茹听到这句话,脑中‘嗡’的一响,胜利方?那不就是摆明了让自己吻刘新宇这个混蛋吗?

        “怎么了?林大美女要反悔?不过没关系,我这人天生大方,从不计较这些的。”君茹继续微笑着说道。

        “好,谁怕谁?”林清茹瞪了君茹一眼,咬牙说道。

        “……”云韵摇头一叹,这玩的太大了吧?

        想到这里,她望向操场上的刘新宇,心中想道:“你这小子命可真好,无论她们两谁输谁赢,占便宜的好像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