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344章 第三个人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344章 第三个人

    作品:《神医相师

        就像一首歌里唱的一样。-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但我现在,还记得……”

        咳咳。

        且不说这首歌的作者是什么心情,至少这句歌词,用在狗王的身上还是比较合适的。

        最起码,在水瓶王看来,这首歌真的很适合狗王。

        狗王显然是对他的那个曾经强大的有些过分的师父念念不忘。

        也就是之前的老一任的狗王。

        据说,曾经的那个狗王,才是生肖和星座之中,二十四位强者里实力最为强劲的。不过,这当然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因为最顶尖的高手,往往之间的差距都并不算是太大,如果非要说的更确切一些的话,那么当年的老狗王的实力,应该和目前二十四位强者排位中的前几位差不多。

        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强者,锻炼出了这么一个年纪轻轻就凭借自己绝对的实力上位的新任狗王。

        水瓶王多少也有一些对之前那个狗王的耳闻,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之前的老狗王,但是他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实力水平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听说那是一个冷血恐怖的人物。

        这种冷血恐怖的形容,不是那种客观上的冷血恐怖,而是被他们这些圈内的高手如此评判,首先要知道的是,这些圈内的高手,普遍都是拥有冷血恐怖的特质的,被这些本来就冷血恐怖的家伙定义为冷血恐怖的人,可想而知,那该会有多么的令人心悸。

        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但是水瓶王很清楚,如果这个老狗王有现在的新任狗王说的那么坏的话,那么无论是对于哪一方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新任狗王,哦,或者说……这个犬牙的师父,一个被自己的唯一徒弟亲手‘杀死’的男人,一旦还活着,并且知道犬牙已经代替他成为了新任狗王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将整个地下世界给闹个天翻地覆呢?”

        从狗王犬牙的房间离开之后,水瓶王心中一直是在思考着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过无论如何。

        这都是现在暂时不需要去思考的事情。

        也不用去担忧这个。

        现在真正困扰着水瓶王的,是他现在该如何面对如今的局势。

        之前狗王犬牙的那番话,让他对自己的位置重新进行了思考,没错,自己现在是在为诸神会卖命。如果说,之前是让自己去打头阵,而并非是让巨蟹王打头阵的话,那么估计死掉的就会是自己。诚然,水瓶王认为自己的实力,应该是要比巨蟹王高上一筹的,而且还有那个“元晶”的加持,自己不见得会输,但也只是理论上构想一下,真正战斗起来,谁知道是谁胜谁负呢。

        这个“元晶”,就是之前让楚南等人分外困扰的白‘色’‘药’丸,因为是使用元能量晶体的一些效用再次利用制作的‘药’丸,‘药’丸大小和形状,却又一种晶体感,所以,他们就直接称呼这种短时间内提升一个人实力的‘药’丸叫做“元晶”。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水瓶王将自己身上仅剩下的两颗“元晶”掏出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最后无奈的笑了笑:“这种东西,副作用那么大,但是诸神会却很慷慨的给了我们一些。看上去似乎是对我们这些强者的欣赏,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将我们看做是替他们卖命的傻子吧。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做人类看待,只不过是战斗的工具,只不过是实现他们野心的试验品?”

        水瓶王一直都觉得,想自己这么人‘性’化的家伙,根本就不适合在这个世界里面生存,但是自己却凭借着自己足够机灵的思维,懂得随机应变的‘性’格,以及不俗的实力,一路活到了今天。他很庆幸,自己还有一些人情味。

        正是这种幸好没有消失的人情味,让自己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的角度,看透了很多问题。

        当然,如果不是那看上去似乎很冰冷很机器的狗王与自己说出那番话语,自己可能还‘蒙’在鼓里。

        也不是说这些道理,他自己悟不出来,而是生存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他似乎差点早就忘记了去思考和感悟的习惯。

        “如果不出意外,这两天楚南那边的人就要主动进攻了吧?现在手下的高手人数不足,那么就靠这‘元晶’来进行辅助吧。不知道……狗王那里还有几颗。”

        实在是一点点的睡意都没有,于是就走到了阳台上,点燃了一支雪茄烟,颇有小资范儿的仰望天上的星星。

        不知道那倾盆大雨什么时候忽然就停了,停了之后,夜空迅速的放晴,那点点星辰看上去让人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美,曾经进入到这个世界里面的时候,早就做好了随时四声的准备,也许对于他们这些高手来说,只有战斗胜利之后的“功勋感”能够让他们多少感受到一点自己还活着。

        但其他的那些幸福呢?

        没有。

        水瓶王忽然意识到,自己甚至是好久都没有这样安静淡定的仰望星空了。

        然而……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就连安静的欣赏一下星空都不行,水瓶王忽然感觉到有一丝丝的气息在靠近自己这边。

        然后,那气息似乎是潜伏在了某个方位。

        “……有人监视我们?楚南那边的人?”

        水瓶王皱了皱眉头,认真的用气息感受着附近的气息,希望能够捕捉到一个相对确切的位置。

        而就在这时,自己身后缓缓传来脚步声,水瓶王迅速回头,发现是狗王犬牙争吵自己这边走过来。

        “你也感觉到了?”水瓶王问道。

        狗王点了点头:“感觉到了,我直接进来你的房间,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水瓶王讪笑了一下,“礼尚往来嘛,我去你房间打扰你,你来我房间打扰我。这很正常。还有,我这总统套房,本来就大,自己一个人也‘挺’无聊。”

        “现在是三个人了。”狗王说道。

        “是的。”水瓶王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气息明显增幅了一些,似乎是刻意的想让自己察觉到对方的方位一样。

        “还有一个人,似乎是很想和我们见面。”

        说着,水瓶王直接是披上了自己的外套,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这里有三层楼高,按照他的身手,随意蹬踏一下,刻意很平稳的着陆,而狗王也是紧随其后。

        两个人一步步朝那个方向靠近,狗王的表情却是忽然变化了几番。

        “怎么了?”水瓶王看出了狗王的表情的微妙变化。

        狗王摇了摇头:“没事。应该是错觉。”--35926+dsuaahhh+254620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