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33章 生还者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33章 生还者

    作品:《神医相师

        “你师父……是你杀的吗?”

        水瓶王稍微有些吃惊的看了看狗王,其实关于这些消息,之前水瓶王也是有所耳闻,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狗王竟然是直接和自己坦白了这件事情。。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w.。

        他自认为自己和狗王虽然今天的关系稍微比过去缓和了一些,但是还远远没有到相互坦白的程度吧?

        不过这个可能是他水瓶王自己的做人标准,而狗王给人的感觉,他似乎一直都有着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仿佛很多事情看的都很淡,又或者说,他好像是很多事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所以,在短暂的吃惊之后,水瓶王尝试着问道:“当时杀掉你师父的时候,你心里难过吗?”

        这句话只是试探‘性’的问了出来,水瓶王并没有真的希望狗王能够正面回答他,又或者,水瓶王以为自己早就知道了答案,他一直觉得,狗王对什么事情都表现的情绪很是淡漠,那么,对于他亲手杀死自己师父的事情,他应该也是显得很无所谓才对。

        但是没有想到,狗王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半晌之后,竟然是睁开双眼,结束了静坐,转过身来,用一双看不透到底暗含着什么情绪的眼神看着水瓶王。

        忽然,狗王用那依然平淡的声音说道:“难过,非常难过,这辈子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难过,什么叫做伤心,那种滋味,我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

        顿了顿,狗王有些怅然若失的换了一口气:“我到现在,似乎都还记得他的表情。——当年,师父是那样的强大,强大到所有生肖的高手对忌惮他的实力,那个时候,我们生肖和你们星座,好像还没有太多的合作。所以,你可能不太清楚,不过,就算是算上你们星座的人,当年我的师父的实力,应该也是最为顶尖的。”

        水瓶王听得煞有介事。

        他怎么说也是个老人物了,虽然样貌看起来年轻俊美一些,但是……对于当年星座和生肖各自的事情,他还是有一些自己的了解的。

        之前他也是听说过什么生肖里面有很多强大的高手,可能整体水平要比星座高一些,起初听说的时候,水瓶王还觉得有些好笑,因为在他看来,他们星座的这帮人才是最强的。不过他倒是没有去争论什么,反而是像那喜欢逞凶斗狠的狮子王很不爽,一直是找茬的想着跟生肖的某位王者对战一番,但是后来诸神会的某些大佬出面,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而后来,喜欢逞凶斗狠的狮子王,已经死掉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他这种好战分子的惩罚。

        不过后来通过各种来往多了,尤其是现在这个局势,大多数愿意听命于诸神会的星座和生肖的王者,彼此之间都多了很多了解。而之前的一些传闻,自然也是听说过。

        据说,狗王在覆灭之前,那个王者是相当强大的。

        不过后来似乎是在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之中,狗家军的人全都死光了。

        哦,当然了,还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曾经的那位狗王,一个是如今的这个新晋狗王。

        当时传出来的消息,似乎是说两个人同归于尽了。

        只不过有意思的是,狗家军的基地爆炸之后,满目疮痍,所有人的狗家军成员的尸体都能够找到,却唯独找不到原狗王的尸体,以及现任狗王的尸体。

        而之前的一段时间,这位新晋狗王忽然出现,并且以强大的实力博得了所有人的敬佩,直接站立在了狗家军最顶尖的狗王的位置上。

        当时所有人都很奇怪,这个新晋狗王之前不是和老狗王战斗的时候同归于尽了吗?

        后来狗王只是说自己命硬,没死掉。

        后来大家都不再问那么多了,还是那一句老话,英雄不问出处。

        不过,有一个疑问,一直是在这个水瓶王的心里。

        这个时候,他终于找到机会问了出来:“狗王,你既然可以劫后余生,那么……你觉得,你的师父是不是也和你一样?要知道,当时唯独你和你师父的尸体没有找到,说不定,他自己也活着呢?”

        狗王眯了眯眼睛:“他还活着。”

        “嗯?他还活着?你怎么知道?”水瓶王闻言一愣,没想到狗王会直接这么肯定的说出来。

        狗王说道:“一种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活着。我有很多方面和师父很像,其中最像的一点,就是命硬。”

        命硬……

        水瓶王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狗王没有给出什么让人信服的理由,但是,他的话却是显得很有感染力。

        “如果你再次遇到了他呢?”

        水瓶王问道。

        狗王看向窗外:“我会再杀他一次。”

        “为什么?”

        “为了正义。”

        “正义?”

        水瓶王听到这个词迟疑了很久,很久很久。

        然后,他忽然大笑:“狗王,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嘛?——正义?别闹了,我们这些人,有什么资格来讨论正义?狗王,你和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谈何正义?”

        狗王却是很认真的看着水瓶王:“你错了,正义,是不看方法的,真正的正义,是伟大的。我问你,战争时代,为了抵御侵略,人们站起来反抗,在战争过程中杀掉了无数侵略者,难道就不叫正义了吗?”

        “……是这个道理没错,可是像我们这种……”

        “没有可是,正义永远是要伴随着牺牲的。无论如何,我认为我是正义的。虽然我和诸神会合作,我也知道诸神会似乎是有很多见不得人的计划。但是,目前为止,诸神会还没有‘露’出可憎的面目,那么,它就还是有一定的养分供我汲取的。”

        水瓶王耸了耸肩:“也许,这是你的正义之道吧。但是我不认为我是一个好人,我只想要对我手下的那些伙计们负责。我听命于诸神会,他们听命于我。诸神会可以负我,但是我绝对不可以负他们。”

        狗王说道:“那是当然,对自己手下的人负责到底。这也是我师父告诉我的。”

        “好吧,你继续在这里缅怀你的师父吧。希望你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能够保持足够的冷静吧。哦,我是说假如你能够再次遇到他的话。”

        说完,水瓶王站起身来,打开房‘门’准备离开。

        走出去之前,回头再次看了狗王一眼:“我今天来找你说话呢,主要是感谢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些话,真的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谢谢你。”

        狗王再次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静坐在那里调息,面对窗外,没有回头,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水瓶王也不过多介意,讪笑了一下,深知狗王‘性’格的他,耸了耸肩离开了。--35926+dsuaahhh+2538841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