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207章 楚,楚,楚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207章 楚,楚,楚

    作品:《神医相师

        

        “对啊,小侄子,楚南,我的小侄子,就是你。”

        唐先生此时大大咧咧的坐下来,拍了拍楚南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楚南此时有些蒙圈了:“对,是也没错,按照你我的年龄,你喊我一声侄子,我喊你一声小叔,也正常。”

        不等楚南说完,唐先生却是笑骂道:“正常个屁!老子今年才三十八,俗话说得好,男人三十八,就像一只花,老子一朵花,这年龄怎么可能是你的叔叔?拐着说我老是不是?——我喊你侄子,你喊我小叔,这是辈分!是辈分!”

        唐先生说话就这个样子,楚南之前和他聊天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习惯了,只不过楚南此时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辈分?什么辈分?

        正在楚南沉思之际,一旁的猎豹说道:“楚南,今天知道为什么我单独喊你来后花园一聚吗?——是因为,我们楚家的一些秘密,不方便在其他人面前说,就算再亲在近的人都不行,当然,今天在场的那些人,基本都是可以信任的,但……我们楚家的身世太特殊,而且现在计划在即,马上就要执行起来,我不想咱们的计划被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给打乱。”

        “……”

        楚南沉默了一下,然后慌忙摆手说道:“停停停,猎豹老哥,你先等会,我怎么听不懂啊?我们楚家?是没错,你我亲如同一支血脉的兄弟,但这是一个比方,并……”

        楚南这句话没说完,再一次被打断。

        不过这一次打断楚南说话的,并不是猎豹,而是唐先生。

        “楚南,打什么比方,什么你们亲如同一支血脉的兄弟?你们根本就是同一支血脉的兄弟!”

        “嗯……嗯??”

        楚南一愣,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是随即,他看了看猎豹,又看了看唐先生,很快就笑起来:“哈哈哈,我知道了。你们啊,是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几杯酒下肚,我也是晕晕乎乎,差点儿就被你们骗了!”

        猎豹此时闻言却认真起来:“楚南,我的好兄弟,你现在听清楚了,平时也许我喜欢开玩笑,但是现在,此时此刻,我却不可能跟你开任何一句玩笑,你现在听清楚了。你,楚南,是我猎豹的亲兄弟,当然,我们并非同一对父母,但……我们却都是楚家的人!”

        “……”

        楚南再次陷入沉默。

        他盯着猎豹的眼睛看了好久,好久好久。

        他知道猎豹的眼神,这个眼神告诉他,猎豹没有开玩笑,很认真,非常认真。

        “……猎豹老哥,你……如果不是开玩笑……不,不对,我还是感觉你在开玩笑……不可能……我……我们楚家不是只剩我一个人了吗?我父母又这么多年下落不明……”楚南现在脑子有些混沌,甚至是有些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看着猎豹,再看着唐先生,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想要说什么,但是心思敏锐的他,却又好似已经知道了他们打算说什么。

        “……楚南,你听清楚了,无论接下来的话会让你一直以来所知道的事情多么的颠覆,你都得知道,这是真的。我,代号猎豹,但是我有另外一个名字,我叫楚豹。”

        说着,猎豹看向一旁的唐先生。

        唐先生摊了摊手:“那我也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瑟。”

        猎豹说:“楚南,我是你的哥哥,堂哥。不过你父亲是独生子。我们之间的血脉关系,要追溯到你太爷爷楚天那里。楚天太爷爷,是我的太爷爷的弟弟。而楚瑟小叔,则是我的亲叔叔,也就是我亲爷爷的儿子,我父亲的亲兄弟。——现在,你听清楚这之间的关系了吗?”

        “你是说……我们楚家……到如今剩下的,不止我一个人?”当一个人一直都渴望不到的东西,忽然出现的时候,他情绪往往会有些脱离自己原本的性格。

        就比如此时的楚南,他惊讶到了极致,竟然一点点惊讶的反应都没有了,问出这番话之后,他只是愣神,面无表亲的愣神,眼神仿佛是灵魂抽离一样,飘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对,除了你,还有我,还有小叔。当然,……这是在还没有找到你的父亲母亲下落的前提之下。”

        “我……”

        楚南说着,忽然笑了:“哈哈哈!你们……你们真逗,你们真逗,哈哈哈……”

        楚南此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双手捂着肚子,仿佛是笑的连肚子都抽筋了。

        而猎豹和唐先生……哦不,或者说,是楚豹和楚瑟,他们两个人皱着眉头,眼神之中充满担忧,看着楚南此时的行为,紧绷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楚南的反应,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但是,他们有设想过这一刻楚南的心情,很遗憾……他们无法想象得到。

        一个孑然一身的小男孩,独身撑了这么久,背负了家族这么大这么沉重的使命这么多年,无父无母,爷爷去世后,年仅十岁出头的他就开始独自讨生活,一年一年过去,如今的楚南,已经成长为这么一个超级强者,无数次的生与死徘徊的边缘重新活回来,再次面对新的困难,楚南在人前总是一副乐观泰然的模样,在人后,也从来没有放弃,始终都很坚韧。

        而楚豹和楚瑟他们都深深清楚一点,在场三人之中,楚南的年纪最小,楚南这个年纪,换做是其他人,才刚刚大学毕业没几年,生活简单的多。

        可是楚南……

        承担的太多太多……

        “哈哈哈哈……你们……哈哈哈……”

        楚南继续笑着,继续笑着,笑着笑着……他忽然笑的有些哽咽了。

        他脑海中回想着一切,回想着猎豹和自己共同成长的年少,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猎豹时候那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唐装男人然后苏醒之后发现对方留下的一枚只有楚家正统传承才会有的八卦玉镜碎片,回想起自己一路走来的无尽孤独,回想起自己每一次跌倒都是拍拍身上的泥土没心没肺的爬起来,回想起每个点满星空的夜晚自己望着天想念父亲母亲,想念爷爷,想念家的味道,他是那么的渴望亲情。

        但是这一刻,他却笑个不停。

        哪怕眼泪都啪嗒啪嗒如坠落的珍珠一样洒满脚下大地,他还是在笑,他没心没肺的笑。

        “你们……哈哈,你们……”

        楚南此时捂着肚子,脸上依然挂着笑,但泪水却是仿佛决堤一般,倾泻而落。

        滚烫的泪珠,滑落到楚南衣领下的胸膛,炙热的泪和炙热的心,这一刻,离得那么近。

        楚南一双手颤抖不已,泪水早已崩溃,他忽然伸手紧紧抓住楚豹和楚瑟两个人的手,玩命的握紧,生怕一个不小心会松开:“你们……你们这么些年,都他妈的去哪了啊!!!”

        楚南此时忽然哭了。

        笑容停止住,只剩下哭声。

        他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整个人完全看不到那在别人面前自信满满的模样,他紧紧的我这楚豹和楚瑟的手,不停的颤抖,就仿佛冻坏了一般。

        楚南握紧的双手,让楚豹和楚瑟甚至都感受到了疼痛感,但这种疼痛,此时如同针刺一般,扎在胸口,让他们难以呼吸。

        猎豹紧绷嘴唇,眼泪也是不自觉的流下来,他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不敢说什么,怕自己一旦说出话来,自己会和楚南一样,哭的像个孩子,看到楚南哭的那么无助,他真的忍不住。

        而此时的楚瑟,作为一个长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眼角的泪水自然而然的滑落下来,他反手将楚南的手盖上,温热的手掌,让楚南感受到多少年都未曾感受到的温暖和亲切感。

        “孩子,别哭了,这些年来,苦了你了,妈的,真的苦了你了啊……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