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53章 豹子头?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53章 豹子头?

    作品:《神医相师

        楚南的力道,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

        虽然眼前的这个家伙的实力,也是算非常强横的了,和楚南比起来,并非是天壤之别,但……楚南在他的这个实力阶段之中,也算是佼佼者,甚至是算一个异类!

        因为……

        他拥有特殊的体质,可以讲灵气与煞气共存,同时,也由于他修炼的家族传承功术实在是相对质量逆天,所以,一来二去,即便是对方在境界上和自己完全持平,楚南也一样可以凭借自己的特殊性,制造出一定程度上的优势!”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眼前的这个家伙口中喷吐鲜血,主要是因为楚南的内劲非常的浑厚,楚南使用的内劲,从自己的双拳迸发而出,虽然楚南也是明显感受到对方在阻拦自己的拳头的时候,那温热的掌心之内,也是有一股足够强势的气息来进行抵挡,但……终究是架不住楚南这种灵煞相通的强力内劲。

        “咳咳咳!”

        这个家伙此时缓缓的朝后方退却两步,然后迅速的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个药瓶,朝自己的口中灌了下去,貌似是绿色的药液,楚南也不zhidao那是什么成品。

        但是稍微一愣,楚南后知后觉的发现了猫腻!

        这……这瓶子,不是玉露琼浆的包装吗?!

        不过不是极品琼浆,而是稍微次级一些的,但即便如此,对方竟然是用他楚南制造的玉露琼浆的药物来进行疗伤!这的确是令楚南有些惊讶。

        此时这个家伙拿出一张手帕,在自己的嘴巴上擦了擦,那献血被擦掉,然后他哈哈大笑起来:“嘿嘿,还好随身带着你们的那个玉露琼浆,这玩意儿,你别说,入口口感,而且效果非常的显著,我可是让我哥们给我搞的很多呢!”

        这货虽然是吐血了,但是似乎对楚南一点都不生气,仿佛刚才两个人只是简简单单的切磋一下,丝毫都不伤和气shide。

        其实楚南也是这么想的。

        他刚才其实并非像要打的这家伙吐血,只是想给他全力一击,毕竟不zhidao对方是什么来头,到底是敌是友,可是谁zhidao这货面对楚南那势大力沉的攻击,不躲不闪,直接硬生生的接下来。

        这也是一个奇葩啊。

        尤其是看这货现在这嘻嘻哈哈的样子,楚南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有……

        他刚才说,他手中的玉露琼浆,是他哥们给他搞了很多?

        楚南下意识的就想,会不会是自己认识的人?

        但是转念一想,也没有百分之百确定,毕竟,对方使用的是玉露琼浆系列的药液,并非是极品琼浆。极品琼浆的话,的确是就那么几个人可以从自己这里多得到一些,但是玉露琼浆的其他系列药液,就稍微显得不那么紧缺了。

        “你只是这么喝下去的话,效果无法充分的发挥出来,你需要立刻进行静坐调息。放心,我是不会打扰你的。”

        楚南内心隐隐感觉对方并没有恶意,而对方丝毫都不埋怨自己的行为,也让楚南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他缓缓的将一只手伸进自己的布包里面,掏出了一颗药丸,然后朝这个家伙丢过去。

        “呐,这个是帮助你气息稳固的药丸,不是玉露琼浆之类的药物,但是辅助效果很好,作为药引,现在你吞服下去,明天醒来,我保证你会发现全身充满力量,刚才不小心伤及的内息,也会差不多回复个七八成。”

        高手都zhidao,尤其是内家高手,他们很清楚,一旦是在战斗之中受伤,什么皮外伤,哪怕是筋骨的非毁灭程度的伤势,相对都是比较好复原的,哪怕时间上有的会比较长,但至少是容易医治。但是……内息一旦是不小心出现了wenti,那么就不是说给多久的时间便能恢复的,一定要找准方法。

        刚才楚南也算是认真的打出了自己的攻势,内息强势的袭击入对方的内息之中,现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楚南那带着一丝煞气的气息,绝对是已经在这个家伙的体内,嚣张肆意乱窜了。

        看眼前这货仍然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楚南不相信对方不难受,所以,他隐隐有些佩服眼前这家伙的毅力,和坚韧的精神力。

        “多谢了。”

        这个家伙上去接过楚南的药丸,然后二话不说就往自己的嘴巴里面丢进去。

        完全没有表现出对楚南的不信任,他就不担心楚南直接给他一个毒药?

        此时楚南煞有介事的抱起了膀子,缓缓的朝旁边的墙壁上依靠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家伙。

        身上是非常简单的休闲装,不过令楚南在意的,是对方的黑色皮质短靴。

        那很像是特种兵的短靴,之前楚南还让阿龙为楚门的那些兄弟们订购了不少类似的短靴。

        “你是军人?”

        楚南问道。

        这货此时已经盘膝坐在地上,缓缓的进行调息,虽然是不能剧烈运动,但是简单的交谈还是完全没有wenti的。

        “呵呵,不用猜了,我今天来啊,是背着豹子头来的,他一直对你赞不绝口,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么称赞过一个人,所以,实在是忍不住,就来和你过过手,今天见了一面,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

        这个货说着说着,一不小心话题又有要转移开来的征兆,楚南当即接过话茬:“豹子头?是谁?”

        “哦,就是猎豹咯。他是我们的老大,我们平时都喊他头儿,久而久之,就多了一个豹子头的绰号咯。你刚才不是问我,是不是军人?那我现在可以给你准确的答复,确切的说,我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军人,没有军人的正式编制,但是却在一名军人的手下做事。”

        “猎豹?!”

        楚南当即一惊:“你是说……你是猎豹的人?”

        猎豹,楚南不keneng不认识啊!几乎是一起才龙骨里面长得亲如手足的好兄弟,同时对方也算是楚南一直心中敬佩的好大哥。不过,就算对方说的都是真的,猎豹不是应该在龙骨吗?怎么keneng是他的头领?离开龙骨单独干事情了?应该不会,老爷子不是正在对猎豹进行特训吗?难道特训已经结束了?

        忽然,楚南意识到,这之前自己记得的猎豹接受老爷子某种特训的消息,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好些年了。

        这些年楚南一直忙碌,甚至是有些模糊和淡化了这个时间概念了。

        心中满是疑惑,楚南正在整理语言,但是还没有等他说完,眼前的那个家伙就缓缓的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将气息稳稳的压住:“不用猜了,这些情况都是机密,不过看在你身份的特殊性上,我感觉透漏给你也没什么。”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