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13章 神机妙算?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13章 神机妙算?

    作品:《神医相师

        

        “不,不行,三师尊很明确的说……如果古寻木师兄无法找到自己身上被人下的手段,就不能进去。”

        “你!”

        这古寻木想要发作,但是还是忍了下来。

        他现在心情很不好,所以说话就会有一些浮躁和愤怒。

        毕竟,他身上,之前被楚南那几支银针,这让他感觉很不爽,没有几个人在身上有伤的情况下,还能够彬彬有礼的和别人说话的。更何况,他还算是有些经验,他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上,有某种毒性存在。

        虽然他感觉并不是太致命的毒性,可这也不能让他耽误啊,不然的话,毒性一旦是进入了皮肉之下的骨骼之上,那一切就晚了。

        心中烦闷不已,被一个小小的门童挡在外面,这古寻木虽然生气,但是还是最终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静静的错动起自己腰间的玉佩,缓缓的感受起身上到底是有什么东西没有注意到。

        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小小门童,肯定是不敢毫无原因的戏弄自己的,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就是师傅肯定给他下了一些命令,而在这些命令之下,这个小小门童才会如此的坚持。

        既然如此,古寻木在这里发火也是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用处的,师父神机妙算,肯定是算计到了,自己身上被某人下了什么手段吧。

        但是,在玉佩的灵气感应了一段时间,他根本就找寻不到身上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唯一不对劲的地方,就只是自己身上那被楚南的银针给制造的伤势,这里面只是有一些毒性而已,若是这就是师父说的下的手段的话,那也没有道理让自己在外面,不准进去啊?

        郁闷不已的古寻木,感觉自己身上的毒性慢慢扩散开来,火急火燎。

        由于那毒性似乎是带有某种燥热的感觉,他在烦闷之下,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外套褂子脱掉,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

        “到底是哪里被人下了手段啊?”

        古训木烦躁的将眼镜摘下来,卷起了裤管,燥热的感觉,让他直接将鞋子给脱掉。

        但是……

        就在他将鞋子脱掉的一刹那,忽然……

        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是的!

        自己的鞋子上面,有一个什么东西?!

        古寻木将鞋子端放在眼前,然后快速的将自己刚刚摘掉的眼镜戴上,赫然发现,在自己的鞋子底部,有一个小小的黑色东西!

        这小小的黑色东西,也只有小拇指甲那么大而已,而且一路走来,自己的脚下已经满是泥泞,藏在泥泞之中的黑色东西,看上去十分的不显眼,如果不是古寻木平时养成了明察秋毫的习惯的话,肯定也是发现不了的!

        “啪嗒。”

        伸手从鞋子底部,将这个黑色的东西摘掉。

        然后古寻木细细打量了一下,然后面色一顿!

        “这……这是窃、听、器?”

        古寻木误会了这个东西的效用,这只是一个追踪器而已,这个追踪定位器,就是之前血榔头神不知鬼不觉的植入在他的鞋底的追踪器。

        血榔头高明的地方,就在这里。

        他将这个追踪器,改造成一个窃、听、器的外观,虽然两种东西在外行人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内行的人,可是能够一眼看出的。

        将追踪器改造成一个窃、听、器的外观,这显然是用来混淆视听的。

        所以,此时古寻木迅速的将这黑色的东西摘下来,放在地上,一拳头狠狠的砸碎!在他看来,这窃听器是彻底的废了。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追踪器,现在就算是他将这追踪器毁掉,在远方的某个地方,血榔头也依然将现在的这个地点,给牢牢的记在脑海里。

        刚才,在找寻身上所谓的“下的手段”的时候,古寻木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所以,这么长那个时间的一个逗留情况,然后这追踪器直接被毁掉了,那么,血榔头有理由将这里当做是一个关键坐标地点来进行标注。

        终于是将这追踪器毁掉,那古寻木心中叹然!

        果然,在他毁掉这追踪器的时候,这个门童忽然接起了腰间的那个对讲机,里面传来一声传呼。

        然后门童的白衣男子就对古寻木说道:“古寻木师兄,师父说你现在可以进去了。”

        听到这话,古寻木愣了一下,随后慌忙的将鞋子还有外套褂子穿好,二话不说就往山门里面窜去。

        “师父果然厉害!玄算之术,如今竟然是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恐怕,论及实力,我的师父,已经接近于大师尊了吧?”

        这古寻木心中敬佩而又自豪的想到。

        竟然是能够算出这“窃听器”的存在,实在是厉害的有些令人忌惮了!

        而且,刚才自己在毁掉那窃听器的一瞬间,师父竟然是传呼门童放自己进去山门!

        神机妙算大哦如此程度,这古寻木根本就猜不透啊!

        心中怀揣着对师父的崇拜之情,他激动的跑到了师父平时研究奇门之术的门堂之外,请示了一声,便走进去,看到了那玄关后面,隐隐约约的师父的身影,恭敬的道了一声:“师父!寻木回来了!”

        “我正在练功,看你说话的气息不稳,是不是中毒了。”

        “师父果然是明察秋毫,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眼睛!——寻木真是佩服,师父竟然是能够通过玄妙的奇门之术,推演出寻木身上有窃、听、器的存在!寻木就算是穷极一生,恐怕都无法达到师父这种水平。”

        听到这话,那玄关后面的模糊的身影,仿佛是沉默了一下。

        其实……

        这个古寻木的师父,就算是神机妙算再过厉害,也无法算出这窃、听、器之类科技物件的存在,他最多是能够算出那些奇门之术的物件。不光是他,就算是其他奇门之术的高手,也是无法算出科技物件的存在的。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在每一个外出的徒弟的身上,都悄悄安放了那种电子定位器,若是徒弟再被其他的定位器锁定住的话,那么,古寻木的师父这边,就能够通过仪器看出电子波动的干扰。

        他只是发现了古寻木身上的电子波动干扰,所以,才早早的告诉了门童,说古寻木回来的时候,让他移除被“下的手段”,他之所以说的那么玄乎,是因为他在徒弟的身上安放电子定位器的事情,当然不能够让徒弟们知道,不然是会产生反感。而他说的这么玄乎,恰巧也能够装作很厉害的样子,让徒弟们心生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