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08章 灵与煞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08章 灵与煞

    作品:《神医相师

        

        这种感觉?!

        是灵气?!

        对,就是灵气!

        奇门之术,有煞气,也有灵气!

        楚南手上一直是带着暗月之牙的戒指的,所以,自己那暗含着诡秘煞气的暗月之牙戒指,在接触到这个家伙的肩膀的时候,一股强势的灵气,竟然是将自己的手给直接弹开了。

        楚南朝后方快速的退却了两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尽快的将自己体内那暗存的灵气给酝酿出来,当这股灵气酝酿出来的时候,楚南忽然感觉自己那一只被对方灵气震慑的有些疼痛的手掌,终于算是轻松了许多。

        但是,自己的手掌的虎口处,还是有那一条黑色的印记的!

        刚才仿佛像是被微型的闪电给狠狠劈中了手掌的户口一样,这种感觉很奇妙,并不像是真正的击打和震颤,而是……在那一刻,楚南感觉自己仿佛是化身为一抹邪恶,而对方则是用一种至刚至阳的感觉,阳光普照自己,而自己的心灵,被不小心耀眼的刺疼。

        这个,就是关于奇门之术之中的两股最关键的气息,煞气和灵气。

        楚南,是一个非常罕见的体质,他自身,是可以同时拥有灵气与煞气的,并且,他可以将这种灵气和煞气交融在一起,并不互相排斥。

        当然,这个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当初,楚家可是为这每隔一代就要传承的熔阳绝脉而感到深深的头痛,如若不是祖辈之上,如若不是太爷爷楚天那一代遇到了一个名外贵人的话,恐怕这熔阳体质,以后楚家根本就无法轻松解决。

        据楚南所知,祖上的时候,熔阳体质就是一直存在的,而当时处理的方法,一般都是算尽气运,铤而走险迎来某种解决办法,当时的楚家,是完全无法掌握这个主动权的。

        而自从有了生死术典的传承之后,熔阳体质就得到了根本的遏制,只要代代楚门子弟,修习这家传古武,按照这传承的内容历练的话,肯定是可以逃出死亡命运的侵袭,虽然一般不会彻底的根除,但是伴随着自己的慢慢修习,伴随的实力提升,寿命就会完全不受影响,反而,会伴随着实力的增长,而让自己的寿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一些。

        楚南如今已经是拥有了星境巅峰的实力,他达到了这个实力,和熔阳绝脉,基本上就告别了。

        当然,告别的只是其中不好的一部分。

        而熔阳绝脉还有很牛的一部分,就是修习古武术法的速度,要比寻常人的体质,迅速的多!

        楚南如今在这个年纪,没有依靠任何的外力,没有精力任何的捷径,就可以拥有如此的实力,绝对是世之罕见的。

        所以,他的体内,可以讲两种气息共存,无论是灵韵之气,亦或者是凶煞之气,他都是可以顺利轻松的驾驭。

        而其他人,却完全不可以。

        当然了,其他人可以通过符篆,或者某些某些附着了灵气亦或者是凶煞之气的物体,进行灵气和煞气的引导,不然的话,某个奇门之人,他一开始修习的是灵气为主的功术,那以后就只能在自己的体内拥有灵气,若是一开始休息的是煞气为主的功术,则反之。

        简而言之,就是楚南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就可以使用两种气息。

        而别人,若想两种气息都能够使用,就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借助外力和外物。

        所以,此时楚南以最快的速度化解了刚才那灵气针对煞气的强大震慑,那个家伙在发现楚南竟然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惊骇的面色有些迟钝。

        “好家伙,竟然可以用自身将灵气化解!虽然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方法,但是……你不愧是当初将古训草给收拾掉的奇门高手!师父说的没有错,我还是有一些太轻敌了!”

        这个家伙当即说出了一大堆话语。

        而楚南则是从这番话之中,听出来了一些猫腻。

        古训草?

        “你是古氏一门的人?”

        楚南此时问道。

        由于对方现在表现的有一些有恃无恐,所以,楚南还是不敢贸然向前,此时他站立在原地,一双手悄然的合拢在一起,准备时时刻刻迎接这个家伙的手段。

        毕竟,楚南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古氏一门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无论眼前的这个家伙,装扮的多么的普通,多么的让人无法注意,楚南都不敢轻视他。

        “哎哟,刚才不小心说漏嘴了,是的,没错,我就是古氏一门的人,而那个古训草,则是我的师弟。哦,也许你会说,我看起来年纪似乎比他小,但是谁规定了年纪小的人就不能做师兄了,对吧?”

        这个家伙忽然开启了话唠模式,一堆话朝着楚南的这边甩过来:“不过你放心,虽然我和古训草是同门的师兄弟,但是我个人是不太喜欢他的。不过呢,今天我是来这里逛一逛的,不要想多,我并没有打算对付你,你和古训草有仇,不代表和我有仇,对不对?而且,我们古氏一门若是想要弄死你的话,你当初根本就来不了美国,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不用紧张,那个什么,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先走?”

        楚南皱了皱眉头:“你以为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就没事了?你以为我没有看到你偷偷的对我们今晚晚宴的宾客下药?”

        “下药?”

        这个家伙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没想到被你发现了。啧啧,还真是不小心啊。可惜啊,既然是被你发现了,那么你肯定就可以解决了。那么我的计划就泡汤了,啧啧,真是可惜。”

        “……”

        楚南再次皱了皱眉头。

        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家伙有些奇怪,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被自己发现了,对方竟然是这一副吊儿郎当的嬉皮笑脸的模样。

        此时楚南感觉,这货一身呆板的装扮,全是这么一个嬉皮笑脸的性格,还真是在某种程度上,伪装的不错。

        一个有城府的人啊。

        直觉告诉楚南,这个人……要远远比古寻草难对付。

        “好吧,既然这一次计划失败了,我就以后在计划一些其他的计谋吧。嗯,提醒你一下,这一次是我个人的行动,和古氏一门无关。我只是喜欢看到你手忙脚乱的模样,毕竟,你是楚门的传人,将楚门的传人给耍的团团转,会让我很有成就感。不过,我还是有些小看了你。嗯,那什么,既然你也知道了我的计谋,那就赶紧去解决吧,那几个人,吞服的毒药并不是我的特质毒药,寻常解药就可以解酒,你忙去吧,我就先告辞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