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26章 警民合作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26章 警民合作

    作品:《神医相师

        其实所谓的合作伙伴,就是那种工作上的合作。

        很显然,皇甫齐天和安康都算是楚南的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却又区别于朋友。

        大多数的合作伙伴,基本一切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上,双方的利益达成了共识,那么将面临一场比较愉快的合作,甚至是好几场愉快的合作,不否认,在合作过程中,双方可能逐渐的与对方发展成工作以外的私交,但是但凡是做大生意的,这种演变而立的私交,反而是比较少的。

        哦,不是比较少,是非常的少。

        但是。

        刘探长此时看着眼前的众人,他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这些人,不单单是楚南的合作伙伴,还是楚南的私交。

        楚南这一次所经历的事情,是比较棘手的,而据刘探长所了解,无论是皇甫齐天还是赵子鸿,他们都是与南月集团有项目合作,而其中,并没有HONGKONG这边的项目,也就是说,楚南的楚门在这里是否成功,与他们并没有直接关系。

        皇甫齐天与南月集团的合作方式,是组成联盟,渠道一定程度上共享,可以结伴朝未来的目标进发。

        但,这种合作方式,却是随时都可以急流勇退的,退一万步说,这一次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必要出面。

        因为楚南所面临的,南月集团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这一次的公关危机,现在谁来躺着一趟浑水,从大面上来看,都是来自讨没趣,往自己身上沾腥味儿,一不小心,可能自己也会跟着被质疑行为。

        但是,无论是皇甫齐天,还是赵子鸿,都是来了这里,设身处地的来为楚南计划解决办法。

        这个,已经从某种意义上体现出了楚南的个人价值。

        这一刻,刘探长再一次为自己的选择而自豪,看来,他这一次,真的有可能获得了一个非常不错的筹码。

        “刘探长,请坐,喜欢铁观音吗?这里暂时没有备着极品好茶,这铁观音是在超级市场买来的,但是味道还不错。”夏月婵根本一点点的架子都没有,直接是亲自将茶水给沏好,然后端放在刘探长的眼前。

        刘探长坐下来,虽然他多多少少是被眼前的几个大人物的气场给稍稍震慑了一下,但他也毕竟不是个小人物,很快就适应了,微笑着说道:“夏总不要客气。安先生,赵先生,皇甫先生,对于各位的事迹,刘某人早有耳闻,今日得意见到真人,真是三生有幸。”

        赵子鸿笑着摆了摆手:“千万不要客气。楚南说了,你现在是我们的朋友,那么我们就是朋友。说起来,我们很感谢刘探长这一次愿意帮助我们。”

        刘探长笑道:“不是帮助你们,而是帮助法律。——之前楚先生的那番话,是真的打动了我,他说要除掉HONGKONG的黑色势力,这是我非常希望看到的,所以,在这种事情上,我这个在岗位上兢兢业业这么多年的老条子,怎么能够不出一份力呢?”

        刘探长自嘲的说着,轻轻将自己手中已经准备好的文件放在了面前。

        “这里,是光头龙这些年所犯下的大大小小的罪行记录,他也是很多次进入号子里,但是时间都不长,总是有各种办法脱身,愿意往往都是证据不足,最多只是判他一些小监禁。所以,这里所记下来的,都是我对他犯罪的场景还原记录,是我私人记录,并不是官方记录。我带来这些,是想让各位对光头龙的行事风格和手段进行一番了解,希望可以帮到各位。”

        太行首当其冲上来将这档案给打开,然后迅速的翻阅起来。

        实际上,让太行来看一看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太行可以说是楚南的冲锋将军,他更加明白光头龙这种人的手段。

        大概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所有人将光头龙的这些“光荣事迹”看了看,最后同时总结出了一个结论——这货,始终还是一个乌合之众,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他的阴谋,耍的非常的漂亮。

        “好了,看完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我们现在已经在计划将黑棋帮覆灭了。只是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你提议让楚南不要出来。”夏月婵问道。

        刘探长说道:“如果楚先生现在就出来了,那么光头龙肯定会非常小心,到时候我们不好寻求突破口,现在,楚先生在里面捆着,我们就更加容易抓住光头龙的辫子,你们看了刚才那些档案,应该可以明白,光头龙是一个行事风格非常嚣张的人,现在,他一定已经是得意忘形,我可以向诸位保证,不出两天,我就可以找到光头龙的马脚。”

        “……”夏月婵说,“我不太赞成,我想,我们可以有更加直接的方法,两天的时间,——不短。”

        夏月婵是根本就不忍心让楚南在那里被困上两天的时间,她会心疼的。

        “夏总,我想你应该明白,既然楚先生都说要消灭黑色势力了,那么,我们就一定要在手段上稍微柔和一些。我们不能硬碰硬,更何况我也出面了,所以,你们放心吧,两天之内,若是我这边没有任何成效和近战的话,那么随便你们闹,我都不会管,甚至是会协助你们闹,夏总,各位,你们看,我这个提议可以吗?”

        “……”

        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家其实也都很清楚,想要从局子里面捞出楚南来,相对比较容易,但是,重点显然已经不在这方面,他们必须要长远的考虑。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安康说话了:“你这么说,看上去很有道理。不过,楚南在局子里面,我们很担忧他的安危,所以……我为了确认他的安全,还是和我的一个朋友招呼一声吧。”

        其实安康是想进一步确定这个刘探长的诚意。

        此时他拿起电话,要拨打自己的那个“老友”李警官的电话。

        而此时,刘探长随口问了一句:“不知道,安先生是打给哪位警官?——我想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自己人,这个问题,应该不算是过分吧?”

        安康说道:“李刚李警官。”

        “李刚李警官??”

        闻言,刘探长当即一愣!

        随即他再次重复了问一遍:“你是说,那个李刚李警官?!”

        安康看到刘探长的这个反应,皱了皱眉头:“是的,就是他,据我所知,你们那里好像只有一个叫做李刚的警官。”

        “……安先生,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沉吟了一会儿,刘探长抬起头对安康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