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25章 访客到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25章 访客到

    作品:《神医相师

        “等等。”

        楚南忽然含住刘探长,然后扬起嘴角笑道:“麻烦随手关门,我喜欢清静。”

        …… ……

        门。

        刘探长没有自己去修,毕竟他是探长,不是维修工人。

        他只是跟手下的人随便交代了几句,很快,就有人来给他擦屁股。

        不过也没有人敢问,刘探长只是说门不小心弄坏了,赶紧去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实刘探长并不害怕这件事情被那个李jing官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够怎么样?他能说什么?说他和楚南达成了某种交易?不可能的,无凭无据,他凭什么这么怀疑?

        在这里,在hongkong,一切都是讲究证据的,这是一个法治社会。

        更何况,若是真的调查起来,一直在和某些地下人物有某种交易存在,李jing官肯定是更加如意被调查的家伙。

        从审讯室里出来之后,刘探长就彻底开始忙碌起来了,他一方面是赶紧的去调查这个案件的具体真相,另外一方面,已经是派自己的线人,去盯紧光头龙随时随刻的动向,他要掌握光头龙接下来的动作,说不定光头龙还会再次和李jing官联系。

        这是一个很深的夜晚。

        一向都是生活节奏非常规律,至少是已经规律了好些年的刘探长,在凌晨的时候,戴着太阳帽,非常低调甚至是有些神秘的悄悄来到了南月集团在hongkong成立的分部。

        这个点,南月集团所有的职员都已经下班了,但是从楚南那里,刘探长得到了一个情报。——那就是,南月集团里的核心人物,一般是会留在大厦里面的,因为这里也有休息室,可以当做住所来使用。

        “这个是谁?”

        夏月婵,赵子鸿,太行,皇甫齐天,安康。

        五个人根本就毫无睡意,一个个也是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在会议室里,一直是在商议计划,虽然之前楚南打来了那个电话,但是,还是不能单单让楚南的计划自己一个人实施的,即便楚南现在被困着,但一样是需要里应外合的,少了这几位大人物的帮衬,楚南自己一个人也是卷不起什么大的风浪的。

        此时,他们忽然从楼下的监控镜头看到了一个身穿咖啡sè风衣,咖啡sè太阳帽的男人,站定在了门口。

        此时大厦已经是紧锁着大门,如果不是里面的人给开启大门的话,他根本是进不来的。

        “这个人……遮到了自己的脸,根本就看不出是谁。”

        “他这么晚来这里是做什么?”

        太行此时皱了皱眉头,然后站起身来,一只手已经是摸向了自己的腰间,作势要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利刃给抽出来。

        “夏小姐,赵先生,安先生,皇甫先生,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着,太行就准备离开会议室,看他这个样子,傻子都知道他是要干什么去。

        “太行,不要轻举妄动。”

        夏月婵说道。

        而此时,忽然夏月婵的电话响起来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监控摄像之中的那个带着太阳帽的人,正巧是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放在了他自己的耳边。

        夏月婵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是那个刘探长?之前楚南就是用这个手机号码给我打电话的。”

        “哦?——难道,这个半夜摸上门来的家伙,就是刘探长?”

        “那应该是友非敌了。”

        “不,先不要那么早下定论。虽然之前楚南说了是要和这个刘探长合作,但是难保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是我们不知道的,也不能排除楚南现在已经被人胁迫、身不由己的可能xing。亦或者是楚南没有能够看穿这个刘探长的真实目的。所以,我们一定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小心行事。”

        夏月婵沉吟了一下说道:“基本上,凭借楚南的本事,很少有人能够胁迫他,而且,楚南看人也是非常的准的。不过安先生的担忧也都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过无论如何,这个电话,我觉得是需要接的。”

        说完,夏月婵直接就是接起来了这个电话。

        “喂。”

        “你好。”

        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而监控镜头里面,刘探长对着镜头挥了挥手。

        “你好,我想你现在应该可以看到我在对着你挥手吧?”

        “就你自己?”

        “很显然。”刘探长对着镜头摊了摊手,“难道我凌晨行动还要带着一支jing队吗?”

        “好,我让人下去接你。”

        说完,夏月婵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赵子鸿再次问道:“嫂子,……咳咳,我是说,夏总,就这么放这个人进来?这是公司大厦,我们现在讨论的都是比较机密的事情,若是让他这么一个外人上来……”

        有的时候,赵子鸿会喊夏月婵嫂子,虽然,楚南比赵子鸿的年纪小,但是平辈的兄弟之间,无论大小,有的时候,为了表示尊重,也是会喊一声嫂子。夏月婵也不会太计较,甚至是她心里有时候还会有些暗爽难道她会告诉别人吗?

        而此时赵子鸿临时改口了一下,毕竟,皇甫齐天和安康也都在场,赵子鸿感觉楚南和夏月婵的关系方面,自己还是不要过多的提及。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赵子鸿作为楚南的好兄弟,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哥们,情商有些低。

        但是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种看上去仿佛非常不会处理感情关系的男人,往往会有一种令人羡慕嫉妒恨的艳、遇本领,赵子鸿不止一次的感慨,他甚至有好几次都想去找楚南取经讨教一下,但是后来随便交流一下他就发现,楚南对于感情和把妹方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技巧,总结下来就是……这货,就是命好。

        “楚南说过,在这个刘探长把身份暴露在我们的面前的那一刻起,咱们已经是同一条船上了。我们都应该清楚,南月集团以及各位合作同盟的未来几年的计划,甚至几十年的计划,楚南都是我们的核心,将楚南平安无事的捞出来并且完成hongkong 的平定,是如今的重中之重,而且,jing民合作这种事情,不是挺好的么。”

        …… ……

        十分钟之后。

        刘探长走进了会议室,他迎面看到了夏月婵,赵子鸿,皇甫齐天以及安康。

        是太行将他带来这里的。

        刘探长心中还是微微惊了一下。

        虽然他这种人物,显然是经常见识一些大世面的,但是……眼前的这些人,无论是其中任何的一个,放在哪里跺跺脚,都是要嫌弃一番风浪的!

        这些人都是楚南的合作伙伴?

        怪不得,楚南能够那么自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