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38章 卜卦凶吉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38章 卜卦凶吉

    作品:《神医相师

        阿龙此时摸着自己胸口的位置。www.lingdiankanshu.com

        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一股炙热的温度,是的,炙热,但是,这种炙热,阿龙已经是早早的就感受到了,他已经适应了。

        缓缓的,阿龙将胸口那狗形玉佩给拿了触摸,缓缓的婆娑了几下,显得非常认真和细心的样子。

        “师父,其实我也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这个狗形玉佩,能够给予我非常强力的气息,我总是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气息,有一种源源不断的感觉,这感觉令我无法停止下来,我渴望着一直在这种状态下去战斗,这似乎成为了我的一个惯性,我无法停止,我不想将我这种随时随地备战的感觉给抛开。师父,无论你觉得是真是假,无论你信与不信,我现在有些喜欢上这种随时随地备战的感觉。”

        阿龙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之中闪烁着某种异样的神采。

        楚南仔细看了两眼,发现,阿龙手中的那狗形玉佩,似乎又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那原本就已经藏于玉佩之中的,仿佛血丝一样的痕迹,似乎是比之前更加蔓延开来了,正是因为这种成长,才能够让狗形玉佩之中的气息和灵气,更加源源不断的灌注到了阿龙的体内了吧?

        怪不得!

        楚南现在终于是知道,阿龙为什么这么多天以来,一直是保持这种状态,却是仍然都不感觉疲惫了。

        不然的话,楚南很清楚,仅仅是凭借自己给阿龙熬制的药物,也不能够完全阿龙每天保持这种高强度的备战状态而不让他出现任何的疲累感。

        “师父,我始终感觉,这玉佩,是父亲留给我的,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告诉过我,但是……我感觉,这似乎是有我的使命。即便是如今我才感受到这玉佩与我血肉相连的感觉,不过,在之前,我就一直认为这玉佩是我身上的一部分,我感觉,这玉佩之中,有我父亲的信念,有我们家族的信念,我不能辱没了我的家族,辱没了我父亲对我的祈望。——我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放弃,就算是现在也依然保持这种高强度的备战状态,就是我不愿意放松,既然这玉佩给予了我自身源源不断的气息能量,那么……我就必须用到这一点,若是不用,就等于荒废了,就等于放松了,我不干。”

        楚南抬起手,重重的拍了拍阿龙的肩膀。

        “阿龙,你会走的很高很远的。”

        楚南这句话,发自内心,他很清楚,如今的阿龙,就算是没有他楚南的带领,未来,恐怕也是会有自己的一番作为的,一个人才,一个能够走上很高的巅峰的人才,他能够看得出来。

        阿龙现在心中念及自己的父亲,念及自己的家族,明白自己的使命,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这一切的一切,跟当初的楚南,是多么的想象啊!

        也许,当年……楚南心中一动,收了阿龙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徒弟,可能是在当时就隐隐察觉到了这一点。

        虽然,当初的阿龙,并没有现在表现的那么的出色。

        但是楚南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如今,在这场战胜争霸赛的系列赛之中,阿龙逐渐的崭露头角,说句实在话,在整个亚洲拳坛,甚至是一些关注这方面赛事的海外公众以及媒体,也都是对阿龙有了一番了解,直白一点说——阿龙,现在也算是拳坛的名人了。

        但是……

        名人还是有区别的。

        有些人,昙花一现,而有些人,成为传奇。

        阿龙到底是能够成为传奇,亦或者只是简简单单的昙花一现,楚南知道,明天的战斗,将会给自己一个非常直观的答案。

        “还有,师父,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告诉你,只是我一直都不太确定。所以,我只是在心中一直思附,并没有与你开口。”

        迟疑了半晌,忽然,阿龙说道。

        楚南问道:“怎么了,阿龙?你说吧。”

        阿龙此时再次摸了摸自己胸口上的这颗狗形玉佩,缓缓的说道:“一直以来,这狗形玉佩,都是在保持着温热,但是这些天,这温热急速升高,虽然我能够适应这个温度,但是我总是感觉有些蹊跷,甚至是有些时候,这温热会骤然下降,偶尔出现一些冰凉的感觉,我的直觉告诉我,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

        楚南皱了皱眉头。

        听到阿龙这番话,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有灵气的玉佩,尤其是这慈元阁的手笔,更是传说中的十二生肖图腾玉佩之中更多一枚玉佩,楚南不能妄下断言。

        但是阿龙一向都不会对自己说谎,而且他直觉,也一定是比较准确的。

        “阿龙,别想那么多,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你现在啊,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就是你战胜争霸赛的最后一战了,努力做到最好,就必须要保持好自己最大的精力,整理好自己的精神状态。喝完这些汤药,你就休息吧。”

        “……好,师父,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休息。”

        楚南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走了出去:“阿龙,我出去走走,可能会有些晚,你就不用等我回来了。”

        …… ……

        黑夜。

        天空中星星点点。

        楚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树林里面。

        楚南脚力并非常人可以比拟的,在他心中想着事情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里,这里人迹罕至,哦,或者是因为现在是天黑的原因,感觉这里是比较荒凉。

        楚南走到了月下一个比较不错的位置,将自己许久没有使用的八卦玉镜掏出来,然后摆下一个熟稔于心的八卦阵法,借着天空中投射下来的蓝魅月光,将阵法激活,然后开始卜卦推演。

        足足用了差不多十分钟的功夫,楚南才缓缓的停下了卜卦推演。

        “许久不适用这些不挂推演的术法,真的是有些生疏了啊……果然这些东西,也是要经常练习的,之前那些符篆文字,一直是没有找到新的,所以,暂时也就放弃了钻研,看来,以后还是要经常的钻研钻研。”

        楚南缓缓的叹了一口气,额头上,似乎是有一些细密的汗珠。

        “这一卦之中,显示出一些凶相,但是这凶相,这一两年以来,一直都是时有出现,可后来都被我一一化解。也许,并不代表什么吧?”

        楚南之所以这么久都不适用卜卦推演,就是因为人生,就是总要经历各种磨难的,但凡是磨难,只要是提前揣测,一般都是会显示凶相。

        可……

        磨难,并不代表是必死无疑的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