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860章 终于踏出这一步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860章 终于踏出这一步

    作品:《神医相师

        侧重点的变化,主要是考虑到谈话对象的人不同。www.lingdiankanshu.com.

        太行和楚南所关心的问題的侧重点也是不同的。

        和楚南说话的时候,老爷子自动是忽略了关于太行的身份的问題,虽然楚南一再询问,但是李霸道只是止于“他曾是生肖之中的一员”的话題,而沒有说太行的确切身份。

        这主要是出于之前他所担忧的考虑。

        反正未來总会有一天知道,何必要影响楚南进步的方向感呢。

        “这么说來,太行,你想起了过去的事情,还是不打算回去吗。”

        楚南很认真的问道。

        太行点了点头:“是的,我仔细想了想,过去的那种生活,已经完全不适合我了,我也不喜欢那样的生活,过去的那些人,已经是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我干脆享受我的新生不是更好吗。”

        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偏激,并沒有说出对于过去的那些曾经害过自己的那些人的恨意,反而是比较风轻云淡说了这番话,不知道他是真的看开了,不恨了,还是可以的将某种恨意沈埋在心底,然后再等未來宿命中的某一天才重新面对。

        见到太行都是如此看得开,楚南便不再说什么了。

        紧接着,老爷子又吩咐楚南的一句:“总而言之,楚南,老头子我不知道多久才出龙骨一趟,这一次出來,肯定是惊动了不少暗中的人物,所以,你一定要让我的这一次出山,变得更加有价值一些,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楚南认真的点了点头:“放心,老爷子,我都明白,而且,我能做到比你想象的更好。”

        “很自信,自信的有些自大,但是,我喜欢……想面对未來你将要面对的那种存在,说不定,还真的需要一些自信到有些幼稚的自大呢,呵呵。”

        老爷子哈哈笑了笑,随即摆了摆手:“行了,你们回去吧,今天该说的我都说了,啧啧,让我休息一下吧,真是的,这个把月说的话,都沒有今天一天说得多。”

        老爷子在摆手说完之后,就按动了一下桌面上的一个按钮,很快,外面送楚南和太行过來的司机,就礼貌的将楚南和太行请了出去。

        从这里离开之后,楚南和太行一路无话,很显然,今天李霸道给两个人的内容,信息量都是非常大的,所以,他们需要慢慢的消化一下。

        而当这台车将楚南还有太行终于是送到了李氏家族的宅子的时候,忽然,那司机的手机响了。

        几秒钟之后,司机将手机递给楚南:“楚先生,老爷子有话要跟你说。”

        楚南愣了一下,老爷子还有什么沒有交代的吗。

        心中想着,已经是接过电话。

        “喂,楚南。”电话里面传來老爷子的声音。

        “老爷子,您说。”

        “今天你走的时候,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还记得我之前交给你的那颗红色玛瑙吗,就是我说当年你太爷爷给我的护身符。”

        听闻此言,楚南低头,将脖颈之上挂着的红色玛瑙掏出來看了看:“嗯,戴着呢。”

        “恩,戴着就好,记着,等你以后稳定了门脉的力量之后,打算修习我给你的那部典籍之中的方法的时候,一定要将红色玛瑙摘下來。”

        “嗯,为什么,,,这红色玛瑙,不是为了免除周身那充满暴戾的煞气的吗,如果摘了的话……”

        “对,就是让你摘了,那样,那本典籍的功效,才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來,知道什么叫破而后立吗,到时候,你身上不能佩戴任何保命的护身符,摆好你的八卦阵,让所有的力量,在你身上喷涌,只有这样,你才能最大程度的激发出你的潜能,这么说吧,打个比方,同样都是九死一生,区别只在于一个痛苦,一个非常痛苦,但两者危险系数都一样,痛苦的方法可以让你晋升到星境,而非常痛苦的那个方法,可以让你晋升到月境,你选择哪一个。”

        “当然是后者。”

        “嗯,那好,记住我的话。”

        说完,电话便直接是挂断了。

        留下此时的楚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摸了摸自己勃颈上的红色玛瑙,心中暗道:“这么久以來,我不停的钻研那符篆的力量,研究那诡异而暴戾的气息,之所以一直是沒有遭受到一丝丝的反噬,恐怕这红色玛瑙,也是发挥了非常奇特的效用吧,倘若我以后真的是将这红色玛瑙给摘除下來的话,非但是会受到那功术的反噬,甚至是会遭受到其他更多暴戾诡异气息的反噬吧。”

        叹了一口气,楚南便不再去想这些了。

        司机离开,当然,是载着猎豹离开的,猎豹在离开的时候,再次拥抱了一下楚南,认真的说道:“兄弟,努力吧,未來,我们兄弟二人,总会讨回一个公道的,。”

        听到猎豹这句话,楚南总感觉猎豹心中知道些什么,但是沒有告诉自己,但是……他很知趣的沒有问,该明白的,他心中自然明白,而需要重视的,他一刻都不会放松,所以,他也是很认真的说了一句:“无论何时,我会努力,无论你说的未來是怎样的,我都早已做好的准备,并且一直在准备。”

        “好,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你已经超越我了。”猎豹踏上车子,咧嘴笑道。

        楚南哈哈一笑:“一定,。”

        …… ……

        一夜无话。

        第二曰。

        整个京城,出奇的平静,周云强更是连夜回去了东海市。

        虽然如此,楚南却是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他知道,周云强是那种很喜欢算账的人,区别只在于,什么时候算,如何算。

        所以,自己还是要努力,公司要搞好,药物要继续生产,另外,广南省那边,也需要正式踏入了。

        中午的新闻发布会,夏月婵和楚南等一众南月集团的核心成员,亲自参与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宣布,正式进入南方市场,而广南省那边早已经是投入了一大批产品,正在筹备上架。

        这消息如同炸开了锅,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颤,,,终于,南月集团踏出了这一步,只有南方市场也一并拿下之后,南月集团才真正算得上是全国范围内的一个顶尖医药集团。

        发布会之后,按照惯例,是一场宴席,走走过场而已,楚南和夏月婵等人都是在开始的时候,分别发表了一些言论,就提前离席了。

        “楚南,准备什么时候再去广南省。”

        在车上,由夏月婵驾车,楚南坐在副驾驶。

        不过他沒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上去猝不及防的亲了一下夏月婵白皙粉嫩的脸蛋:“我感觉,与其说这个,我想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比较好~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