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824章 笑里藏刀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824章 笑里藏刀

    作品:《神医相师

        “呵呵,早知道皇甫先生和姬先生大家光临,我一早就应该出來迎接了。www.lingdiankanshu.com”

        周云强缓缓的走向门口的位置,然后整个人仿佛是还挺有威严的感觉,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物们。

        “呵呵,幸会。”

        皇甫齐天和姬冠强都是微笑着走了一个照面,虽然他们都是看周云强不太爽,但是这最起码的表面上的照脸还是要给点儿面子的。

        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除了周云强的那两个朋友,其他人恨不得将周云强给捏碎。

        “邱大少,吴先生,我周某人有失远迎,实在是抱歉啊。”

        周云强这边跟皇甫齐天以及姬冠强打个照面之后,直接是看向了夏月婵的方向。

        “月婵,约了你好多次,今天,你终于是想通了,感谢你能够过來。”周云强微笑着对夏月婵说道,而且眼神之中写满了一种温情的感觉,就仿佛自己真的是在和自己的女朋友说话一般。

        “你不要误会,我今天來这里,只是单纯想和我们自己人聚会一下而已,碰巧,听说这里开了一个**阁,就來感受一下这边的气氛,这有什么其他特殊意义吗。”

        夏月婵表情不咸不淡,语气冰冷冷的随口说道。

        其实,她现在已经非常气愤了,周云强竟然是在门口立下这么一个告示牌,这根本就是要让楚南在进门之前,就先吃一下闭门羹而已,一点点的薄面都沒有给,这让夏月婵如何不生气。

        “呵呵,无论如何,來了就好。”

        周云强说着,就准备朝夏月婵走过去。

        虽然,他一直目不斜视,但是楚南可以看得出來,这个家伙,眼角的余光,一直是看向自己这边。

        “哦,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楚南心中冷笑一声。

        他看出來了,这个周云强,从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压根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当然,这只是表面上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而已,实际上,他却是悄然的注意着楚南,很显然,他想要在楚南的身上,找到破绽,就包括现在,他忽然出现,一圈人打过招呼,但是唯独不去理会楚南和楚南最亲密的那些人,比如李乾坤,赵子鸿,但是却对皇甫齐天以及姬冠强打招呼。

        这个,就是比较浅显的离间之术,虽然比较浅显,但是若是换做其他心中器量不够的人,或者多疑的人,心中肯定是开始打鼓了,因为,皇甫齐天和姬冠强,的确是楚南非常稳固和重要的合作伙伴,若是现在沒有了他们,南月集团,真的是更加的艰难了。

        这是要让楚南心中产生动摇,让楚南心中产生一些不稳定的情绪,再然后,周云强故意和夏月婵套近乎,脸皮很厚,但是表演的很到位,自己就仿佛是和自己的女朋友之前闹矛盾了似的。

        这个时候,换成其他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两重压力的讥讽之下,就算是不发作,多少也会有些愠怒,行为上估计是会乱了方寸,而在这个时候,若是乱了方寸,那么就会着了对方的道。

        其实现在周云强的方法非常聪明,他就是想勾、引楚南先冲动挑事儿,露出破绽之后,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让楚南进门,就可以分分钟把他拿下。

        他这样一幅不理会楚南的模样,若是楚南贸贸然的和对方说话,对方直接怔怔的看着你,來一句:“您是哪位。”,直接就可以把楚南弄懵了。

        就算是这门口的告示,是周云强不占理,但是人家可以推卸责任嘛。

        该丢的人丢了,说再多都沒用。

        现在的周云强,看起來根本就是无从下手。

        但是……

        楚南不得不说,这周云强还真是有些小看自己,或者说,……如果楚南连这第一关都过不去,那么他完全可以不用活了,还拿什么玩意儿跟周云强斗,。

        “这**阁,也不知道是谁开的,真的是能力太差了,啧啧,虽然表面上装潢的富丽堂皇,但是水平太低,在京城立足,不单单是要利于一个表面,还要立住一个内核,太差了,真差。”

        楚南此时看着这个**阁的豪华门头,在那里不停的摇头咂嘴,品头论足。

        你周云强心中打定主意忽视我,根本就不理会我,沒关系,我也不自讨沒趣和你说话,直接是说道说道你这个**阁,指桑骂槐谁不会,楚南算定周云强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所以,他算定,自己这么一说,对方一定是会还击。

        “哦。”

        果然。

        周云强闻言心中一凛。

        对方这样说起來,周围都是人,而且楚南气沉丹田,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个人听得很清楚,后面还有迎宾小姐在眼巴巴的看着,周云强这个场子可不能丢,说自己**阁不行,说自己能力差,次奥,这世界上说老子能力差的人还沒有出生呢,你个小小的楚南竟然这般说我。

        周云强陡然扭过头來,眯着眼睛看了楚南一会儿,笑呵呵的道:“呵呵,还沒有见过这位,请问你是。”

        楚南说道:“本人楚南,楚河汉界的楚,南方的南,南月集团首席配药师。”

        装作沒见过,呵呵,可以,陪你玩。

        “原來如此,原來阁下就是南月集团的楚南啊,久闻不见,今日果然是非同凡响。”周云强笑哈哈的说道,口中也是不吝啬夸赞之词,但是感觉的出來,这话语之中,充满了讥讽的意味。

        顿了顿,周云强却是面色一凛,话锋陡然一转。

        “不过,刚才楚先生不是在寻找这**阁的老板吗,我周云强便是,我可不是太同意你刚才那番话,若是你无法给我解释一番的话,按照惯例,按照我的脾气,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周云强是笑着说的。

        但是伴随着他的这番话,这里的火药味忽然就弥漫了起來。

        楚南指了指那告示牌上的字说道:“刚才我已经做过自我介绍,周云强先生你还不明白吗,我想,周云强先生,应该不是那种喜欢装迷的人吧。”

        “哦,呵呵,原來如此,这个倒是我们**阁的有些职工疏忽了,楚先生,让你和畜生在一起相提并论,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就派人将那个做告示的员工给炒了,然后把告示牌换掉。”

        周云强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呵呵的摆了摆手,他竟然是再次强调了一遍将楚南和畜生相提并论,真他娘的欠揍啊。

        “呵呵,这个倒是不必。”

        楚南也是淡淡的微笑摆了摆手,然后……

        就在所有人都还沒有來得及反应的时候,他上去狠狠的一脚,。

        “嘭,,,。”

        一声重响,那告示牌,被楚南一脚踹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