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714章 略施手段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714章 略施手段

    作品:《神医相师

        是的,第二课。www.lingdiankanshu.com

        这,就是今天楚南摆了这么一桌烧烤晚餐的目的。

        阿龙恢复的很好,因为有楚南的极品琼浆,还有楚南那相当厉害的医术,所以,虽然是身体还没有彻底复原,吃烤肉,也是没有问题的。其实,现在的人,哪有这么娇气?

        有些人说,什么生病了,不要吃这个,不要吃那个,必须要多吃这个,必须要多吃那个的。

        楚南很想问,哪有那么多事儿?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讲究,自然是有的,病从口入,药从口入,的确是这个道理。

        但是,也没有那么娇气。

        想一想,古时候战争的时候,士兵将军们,拉了一个帐篷,随便扎了营地,打完仗,身上挂点儿彩,很正常,照样该大口吃肉吃肉,该大口喝酒喝酒。

        现在,楚南就是让阿龙正常的吃喝就行了,不用讲究,他神医妙手可不是摆设。

        当然,眼下的重点,是楚南将要给阿龙上的第二课。

        之前,两个人在吃吃喝喝的时候,阿龙不止一次的问:“师父,都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还这样海吃海喝,合适吗?”

        楚南当时笑道:“合适,很合适。这个,就是第二课的预习,让你记得,无论风雨将会来的多么猛烈,既然已经有了所谓的计划,那么干着急,是没有用的,与其把自己搞的那么紧张,还不如坦然去面对。这个,就是所谓的心态,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只要是你自己把握的好,心态,未来会成为你做事情的坚实基础。”

        而今天,楚南的心态,着实是让这个阿龙打心底捏了一把冷汗。

        真心是搞不清楚楚南的脑袋里面,都是在想些什么。

        就包括现在。

        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三十多个人,阿龙搞不清楚,师父就算是再能打,难道他心中就不感觉到害怕吗?

        说实话,现在的阿龙,心中感觉很害怕,这是实话,面对这浩浩荡荡的三十多人,就算是再有胆量的人,估计也是会有点儿心悸的。

        “师父,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咱们香饵街的所有街坊,可都是在全哥那里蹲着,只需要一个手势,咱们的人就会出来!”

        阿龙看到楚南已经作势要站起身来,忍不住就再次提醒道。

        楚南笑了笑,再次轻抿了一口酒水,将酒杯放下之后,他留下一句话:“从现在开始,当做看戏,继续吃你的烤肉,即便是我教你的第二课,也不用那么紧张。”

        拍了拍阿龙的肩膀,楚南已经是站起身来,转身朝前方走去。

        黑夜之中,看着楚南那不算是特别高大的身影,阿龙心中如同有一个厚重的秤砣被忽然抽离了一般,他很担心,楚南会一去,而无法回来。

        但是……

        他没有动作,他相信楚南的实力,那么,他就要放心的听从楚南的吩咐,安安静静的,吃着烤肉,看完这第二课!

        “啪嗒,啪嗒。”

        楚南一步步的朝前方走去,脚下如同是扎了根一样,走的很缓慢,但是相当稳重。

        其实,楚南并不是说,要和眼前这三十多人硬碰硬的战斗的,他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做事,往往不喜欢完全用蛮力的。

        当然,为了好好的露一手,为了让阿龙学到这所谓的第二课,楚南必须要实战一些战斗上的本事。但是前提,楚南是已经提前在这里埋好了陷阱。

        八卦阵。

        又是八卦阵。

        楚南摆出了一个隐形的八卦阵,但是搭配上一些阴煞的手段,这一条街,至少,是靠近自己的这片前方的区域,是充斥着充填的诡异恐怖的感觉的!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整条街看上去阴森森的原因,当然,这里空荡荡,会让人害怕,但连阿龙都感觉心神不宁,主要是因为楚南布下的这个阵法,对周围的一种磁场的辐射。

        站定脚步。

        楚南现在已经是处在了这个自己提前摆好的阴煞阵的正中央的阵眼位置。

        这不是一个复杂的阵法,阴煞程度,也远远不是之前楚南曾使用过的让人吓得屁滚尿流的阴煞凶阵,这个阵,有煞气,但是没有太多杀气。

        而楚南,自己现在作为一个活阵眼,他只要戴上自己的暗月拳套之后,就可以轻松的催动出来更多的煞气,并且将这些煞气的强弱程度,掌握在鼓掌之中,想让谁中招,就让谁中招,如果他愿意,将自己暗月拳套之中的煞气催动到极致,也是可以直接将对方的某个人吓得跪倒在地哭喊妈妈。

        “妈的,看清楚了!就是他!黄毛哥!就是他!!我次奥!兄弟们,砍死他!他竟敢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完全不怕我们!?黄毛哥,他这是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中啊!!”

        朱以致看清楚了前方那个站立在原地,双手一背,不动不响的家伙之后,立刻就呼喊起来。

        他是走在人们身后,所以,他感受不到那明显令人汗毛直立的煞气,但是,走在最前面的黄毛胖子,带着自己身后的这三十多口子人,伴随着越发接近的步伐和队伍,他越发的感觉,心里有些发毛。

        这种感觉,来的毫无头绪,但是就实实在在的存在于他的心中。

        他害怕了。

        对方只有一个人,他们有三十多个人,对方看上去赤手空拳,甚至是还有些瘦弱的感觉,而自己这边,都是带着橡皮棍和板刀的大老爷们,只有对方害怕自己,没有自己害怕对方的理由,但是,他就是这么怕了。

        当然,他不能说出来,作为带头大哥,他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胆怯,不然的话,就不战自败了。

        其实不只是他,他身边的这些小混混们,也是忽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实际上,他们现在距离楚南所摆放的八卦阵的阴煞范围,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但是这种自然而然扑面而来的阴冷感觉,已经令他们头皮子发麻了。

        “我次奥,不能这样,怎么能够让一个小家伙给唬住了?”

        黄毛胖子自己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然后就壮了壮自己的胆子,对着前方的楚南大喊了一声:“你就是楚南,是吧?妈的,臭小子,很有种啊!揍了我黄毛哥的人,竟然敢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等我们找上门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骂人,是可以壮胆的,一直在很多偏远的地方,甚至是一些乡镇农村,你问一些老年人,万一是遇到了所谓的邪乎事儿怎么办?

        往往得到的回答是有两个,第一,不去理会,该忙你的忙你的。第二,说脏话。

        说脏话,可以壮胆,以毒攻毒。

        所以,黄毛胖子就是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