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705章 蛇鼠一窝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705章 蛇鼠一窝

    作品:《神医相师

        有些人,你遇到了,就是遇到了。www.lingdiankanshu.com

        无论你们之前是否有所瓜葛,追溯数百年,无论你们家族曾经是否有些联系,你无论知不知道,那些既定的缘分,一旦是如同烙印一般,烙印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总有一天,这流经山川的河流,总会在某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重新交汇。

        夜色渐深,楚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的整理着药材,时不时看一看睡在一旁的阿龙,楚南看着阿龙那胸口的那枚狗图腾的生肖玉佩,他感慨万千。

        “爷爷当年曾经多次提起慈元阁,说不定,我们楚家,曾经和阿龙的祖先是否也是有些渊源的呢?果然应了那句话吗?种因得果,无论这个福缘是多久之前种下的,若干年后,说不定子孙也是能够得到回报的吧?——当然,若是当初是种下的恶果,后世的子孙,可能也是要跟着遭殃的。所以说,做人啊,不要作恶事,多做好事,种下善因,未来自己的子孙,说不定是会跟着享福,得到好报的。但是若是当年作恶多端,若干年后,说不定自己的子孙们,就需要来偿还这些恶债。”

        奇门之术,这方面是需要根据一个人慢慢的体悟,来逐渐的懂得更多的。

        而现在,楚南对于机缘这方面的理解,有明白了更深了一层。

        境界这东西,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主观的可以提高的,还是要凭借自己的经历,去看破一些事情,参悟一些事情。

        “阿龙这个小子,是一个人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等他伤势恢复了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教教他。”

        楚南站起身来,然后在医馆里面缓缓的踱步,走来走去,他双手背在身后,时不时的看看外面窗外的夜空,很是有一番高人风范。

        “该从哪里教他呢?”

        “要不,我直接是找出他所适合修炼的套路,然后给他一套适合他的功法吧?”

        楚南很清楚,自己现在是我有一套非常强大的修炼书籍的,那就是八门宝典。

        八门,在人体之内,每个人,都有,只是这个人能不能找到,这就看这个人的造化了,很复杂,有血统,有体质等各种原因。

        楚南能够修习八门宝典之中的完整传承,只因为他是楚门的正儿八经的血统,可以完整的将自己身上的八门门脉给悉数激活,只要是能够找到修炼的法门,这不是问题。

        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被楚门老祖宗研究出来的一套功法,就不适合所有人了,之前楚南和苍狼先生的那番对话,已经很明确的让楚南知道了,这种功法,别人也能够练习,但是要看机缘,而且只能是往往参照着其中某一条来联系。

        比如,有些人天生是下肢能力强大,那么楚南就可以尝试着开发这个人下肢力量,并且教授他关于打开下肢力量的门脉的方法,在学有所成之后,当然是无法彻底练就为大成境界,不过凭借这种方法,可以达到常规方法,甚至是一般古武修炼手段所无法达到的程度。

        “阿龙的体质,我还不是非常的了解,等他伤势好了之后,测试一番,然后选择一个最适合的方法,将他身体里的潜力给激发出来,帮他‘开门’。”

        …… ……

        另外一边。

        此时在“夜朦胧”酒吧,一个黄毛胖子,坐在卡座那边,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瞅着一根烟,气呼呼的在说着什么。

        在他的眼前,站立着几个黑衣人模样的家伙,仔细一看,他们就是当初拦路不让阿龙从酒吧逃离的那些人。

        其实这些人,平时算是阿龙的同事,他们都是在这里维持酒吧的秩序的。

        只不过,阿龙是表面上的保安,穿着保安的行头的,而这些黑衣人扮相的家伙,他们是在发生一些“突发事件”,在暗地里面出现,然后维持“规则”的,某些……属于夜朦胧酒吧这里的规则。

        “妈了个巴子,朱老板,你说说,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保安,英雄救美也不看看是谁的场子?”

        “呵呵,黄毛哥,别生气,这小子不是也吃了一顿胖揍吗?今天的这场事情,就权当是杀鸡儆猴了,估计自从今天晚上这件事情之后,黄毛哥的威名,这一带的人,就知道的更多了。”

        “哼!以后谁不认识我黄毛哥,我他娘抓住就打!往死里打!真他娘的,老子三两天不出现蹦跶蹦跶,都不认识老子了?”

        从这个黄毛哥和这个夜朦胧酒吧说话的嘴脸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酒吧老板,其实是有些惧怕这个黄毛哥的。

        毕竟,这里的治安的的确确是有些乱。

        但其实说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吧,这边儿治安乱,有些人,三天两头都喜欢来这个场子找麻烦,这个老板,是有点儿钱,当初开了酒吧,但是开了酒吧之后,却没有门路去维持这种黑色秩序,也就只好让这种江湖上的老大模样的人物,来看场子,撑场面了。

        这个黄毛哥,自从来这里看场子之后,这边就很少有人敢闹大事儿了,就算是闹事儿,也都是一些在酒吧里消费的人的私人恩怨,没有人敢直接找酒吧老板的事儿,毕竟,大家都知道,这里是黄毛哥罩着的,谁敢在这个场子里惹事儿,那也就是跟黄毛哥过不去。

        而这个黄毛哥,虽然平时横行霸道,有些好色,但是,他还算是一个有点儿讲究的人,他不会仗着自己在这里看场子,整天欺压老板的,他很聪明的,平时和这个老板称兄道弟,他很清楚,他这种人物,其实就是靠收保护费,收小弟,隔三差五的弄个小买卖搞钱,但是那钱不稳定啊。

        但是自从在这里看场子之后,每个月,这个朱老板就会给他黄毛包红包,全是他黄毛哥的金主,所谓和气生财嘛,就是这个道理。

        而这一次,在这里上班的阿龙,被打的半死,跑走了,不知道事情会不会闹大,所以这个黄毛哥才专门把朱老板喊过来看看怎么说。

        朱老板也是明白这个黄毛胖子的意思,他说:“黄毛哥,我也知道你的意思,放心,那个在这里打工的家伙,别看个子高,其实是一个穷小子,家里没爸没妈,就一个卧病在床的奶奶,不可能把事情闹大的,你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带着人,带着一笔钱,去找那个小子,只要人没事,就让他把这口气咽下去。黄毛哥,那小子估计当时也是不知道你是谁,才敢叫板的,等他回过神来,打死他也不敢跟你做对了,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