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93章 牌匾挂起,有客到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93章 牌匾挂起,有客到

    作品:《神医相师

        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www.lingdiankanshu.com.

        楚南是这样,而这个李保全,也是如此。

        楚南羡慕李保全,羡慕这条香饵街的所有民众,他发现,人生竟然是可以这么过,也许一辈子没有什么大出息,但是坎坎坷坷,小打小闹,有味道,有嚼劲,这种人生,未尝也不是一种幸福。

        而李保全,若是知道楚南的生活轨迹的话,他估计也是要羡慕的。

        人就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满足,羡慕这个人,羡慕那个人,却往往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所获得的的一些东西和经历,以及那些宝贵的记忆,也同样是很多人都在羡慕和渴望得到的。

        “全哥,是不是我不小心触及你的伤心处了?”

        “哈哈,没有,你看我这把年纪,四十多岁的人了,回忆起以前十七八岁时候干过的荒唐事情,随便就感慨了一下,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说什么吧……你既然以后会在这里生活,那么就要好好的去了解每一个人,这条街上,有好人,也有坏人,但有些人,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好就好,而有些人,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坏就坏。”

        李保全一对大道理说的楚南脑子直发懵,不过还真是有一些道理在里面,楚南也是明白对方是在说什么,其实无论如何,楚南都知道,这条街上的很多人,以后都要逐个接触,至于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楚南自己自然是懂得分辨的。

        “不过全哥,我很想知道,你说你以前是混社团的,对吗?”

        “是的。”李保全哈哈一笑,“年轻的时候,为了威风嘛!不过你是南方人,可能不太清楚这边的情况,不光是你,广南市其他地方的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我们香饵街这边,却是很特殊,由于距离hongkong很近,所以,那边的一些社团势力,曾经波及到了我们这边。”

        “那么……你有没有听说过洪帮?”

        “洪帮?”

        一听这话,李保全哑然失笑:“小楚,你是野史看的多了吧?——我发现你们年轻人有一个毛病,就是一说起来黑色社团,就马上想起了华夏国的洪帮,其实你知不知道,洪帮最初是从什么演变过来的?”

        “从什么?”

        “据说是从天地会……”

        “天地会?”

        楚南一愣:“您是说……鹿鼎记里面,平生不见陈近南,变成英雄也枉然的天地会?”

        “呵呵,那都是小说和电影里面多少有些戏说了,不过的的确确是有来历的,而且……现在的HONGKONG,那么多社团里面,却是没有一个是打着洪帮的旗号做事的。”

        “嗯?”

        听闻此话,楚南不由一愣。

        那个安氏家族不就是洪帮的其中一个分支吗?他们难道势力范围没有波及到HONGKONG?

        在楚南心中思索的时候,那个李保全继续说道:“虽然全哥我现在金盆洗手了,但是对于这方面还是挺了解的,HONGKONG那边,现在就是两家社团轮流唱戏,今天是【黑棋帮】,明天就是【红联社】。”

        等等!

        红联社?

        楚南忽然想起来了,之前夏月婵似乎是调查之后,跟自己说过,安氏家族在东南亚方面的势力,并没有直接叫洪帮,而是红联社,为什么不叫那个老字号的名头,楚南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肯定是有些原因的。

        于是,楚南又是安安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李保全讲述的一些事情,对很多方面的消息,就更加的了解了。

        “今天耽误了你不少时间,全哥,那什么,我就先走了。哦,对了,这包烟先放着了,回头你要是不够抽了,直接去找我,我再给你拿几包。”

        楚南不抽烟,但是他料想到会用到,所以就从京城带来了一些北方的香烟,没想到,刚到了这里,就交好了一个当地的百事通李保全。运气不错,开张大吉啊。

        “哈哈,小楚,你太给面子了,行,就冲你这句话,全哥就跟你做朋友了。——对了,你这医馆刚开起来,宣传方面什么的,需要帮衬尽管找我,我这人交朋友不图钱,就看聊不聊得来!要是你需要招伙计的话,跟我打招呼,我这边也有几个任劳任怨的小伙计可以给你介绍!”

        “好的全哥,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楚南就抬着牌匾要走人。

        “等等,你自己一个人抬不动吧,我帮你。”说着,李保全就卷起袖管。

        楚南说道:“全哥就别客气了,你店里也没人照看,我自己可以。”

        “哈哈,看你身子板儿不壮,力气可不小。”也许是为了照顾楚南,想让他有些亲切的感觉,所以,虽然李保全说的是一口带着粤语感觉的普通话,但总喜欢在话语之中加上儿化音,挺有意思。

        …… ……

        楚南独自一人抬着牌匾,来到顶楼,然后一屁股坐在天台旁边,高空作业,挂起了牌匾。

        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搞定了。

        牌匾上还有一些小字,标注了“楚门”是在几楼。

        收拾好了之后,楚南准备计划往自己这个“奋斗的小窝”安置摆设和物件,但就在楚南围着空荡荡的场地兜圈的时候,忽然就有一个粗狂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这里是楚门吗?”

        楚南闻言心中一顿,我擦,真的让我这么顺吗?刚挂上牌匾,还没来得及装修,就来客源了?

        想着,他就回过头去,当即就看到了一个个头差不多一米九多的大高个男人,身上穿着运动衫,背后扛着一个小包,两只手上,还缠绕着拳头绷带。

        一看这货就是一个练家子,不过应该是小皮毛的外家功夫,学习散打或者西洋拳的吧?又或者是其他门路的小套路功夫。

        “是的,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我叫阿龙。”

        这个叫做阿龙的人,进门直接是把小包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面,然后回头朝门外看了看,最后又将目光回到了空荡荡的室内场地,锁定在楚南的身上。

        “这位仁兄,请问教练在哪里?”

        “教练?”

        楚南有些懵了,什么教练?你来这里不是看病的么?问什么教练?医馆里哪来的教练?你该不会是得了精神病吧?这病有点儿难治了估计。

        “是啊,教练在哪里?让我看看教练的本事,露两手之后,我才能决定要不要在这里交学费。”

        阿龙人高马大,面容刚毅,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子牛劲儿。

        “什么学费?”

        楚南猜想对方是搞错了,于是就半开玩笑的无奈道:“非要说教练的话,我就是。”

        “你就是教练?”

        阿龙闻言一愣,眯着眼睛打量了楚南一会儿,发现他身板儿略显单薄,随即便轻蔑一笑:“看来你这楚门,也是坑蒙拐骗的馆子,我算是白来一趟了。”

        PS:第十更!……十更,拼到了凌晨四点多钟,左手做到了。兄弟姐妹们,都活跃起来吧!有鲜花多投鲜花,有票票多砸票票,啥都没有的,直接点顶或者留言,让左手看到大家的支持吧,支持越猛烈,左手爆发的越猛烈!